首頁 搜索 分類

密林中的罪惡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843
赞助商链接

美國駐蘇聯大使館新聞處官員麗莎·魯德絲正坐在辦公桌前寫一份新聞稿。 今天是她值班, 壁鐘的時針正指向 8 點 45 分。 她剛在稿紙上寫下一行字, 電話鈴就響了。 電話是一個自稱是美國公民的人打來的, 聽聲音年紀很輕, 說是有要緊的事, 想直接與使館負責防務的官員交談。

麗莎小姐在電話中對那位年輕的美國公民說:“我是魯德絲小姐, 我能幫助你嗎?”

對方堅持要與一位防務官員通話, 最好是個負責空軍事務的, 因為事情實在重要, 關系到國家的安全。

麗莎小姐檢查了一下電話錄音裝置, 告訴對方:“這樣重要的事根本就不能在電話中說,

赞助商链接
我們所有的電話幾乎都受到蘇聯情報部門的竊聽。 ”對方表示了解這個情況, 他說:“但是我別無選擇。 我必須在‘克格勃’抓到我之前把一切都告訴你們。 你們能派人來接我嗎?我現在急需援救……”

麗莎小姐聽得出, 對方電話中的語氣充滿了恐懼。 她很鎮定地對他說:“這時你除了信任我已別無選擇, 把事情扼要地告訴我, 如果我認為有必要, 一定會找一名防務官員來。 ”

麗莎小姐翻開值班官員的記錄本, 根據對方在電話中的口述, 作出了如下的記錄:這位美國公民叫格雷格里·費希爾, 今年 25 歲, 剛從法國的一所大學畢業, 昨天開著汽車到蘇聯旅游。 今晚 5 點鐘左右, 費希爾的車子往莫斯科開來, 經過鮑羅季諾時, 他走訪了古戰場, 并且在森林中迷了路。 在鮑羅季諾以北的公路上, 他遇到一個人, 顯然是受了傷, 獨自在步行。

赞助商链接
當那個受傷的人確信費希爾是美國公民后, 才吐露真情。 他原是美國空軍飛行員杰克·道德森少校, 越戰期間在海防被擊落。 后來轉到了蘇聯, 他已經在俄國當了二十多年俘虜, 被關押在鮑羅季諾附近的“伊萬諾娃美容學校”。 這是一個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 專門訓練蘇聯間謀派往美國。 在這所美容學校里關押著幾百名越戰時的美國戰俘, 逃出來的只有他一個人。 道德森少校怕連累費希爾, 不肯搭他的汽車, 只是接受了他的地圖和錢。 費希爾告訴麗莎小姐, 他現在住在莫斯科露希亞旅館 745 號房間。 費希爾在電話中的聲音顯得更為恐慌了, 他說此刻有一個粗壯的男人正向他走來, 可能是捉他的。 他說自己穿的是黑色上衣、藍色牛仔褲……

麗莎小姐告訴費希爾:“這時候你不能回自己的房間, 到酒吧去!把自己介紹給說英語的西方人, 有人阻撓你就叫喊,

赞助商链接
掙扎……我們的人在 10 分鐘之內就到。 ”

麗莎小姐邊說邊在記錄本上利索地記下了 1987 年 11 月 25 日晚 8 點 50分。

對方掛斷電話后, 她立即請來空軍防務官員薩姆·何里斯上校, 讓他聽了電話錄音。

何里斯聽完錄音, 立刻開車前往露希婭旅館。 旅館的守門人向他要住房證。 何里斯說了聲:“國家安全委員會!”一揮手如入無人之境。

何里斯先在旅館休息大廳走了一圈, 沒有看到可能是費希里的美國青年。 他心中一沉:事情不妙!

何里斯上校又從人群中擠進酒吧, 用俄語問女招待:“我想找一個穿黑上衣、藍褲子的年輕美國人。 ”

正在拌和飲料的女招待連頭也沒抬, 告訴他:“沒見過這樣的人。 ”

何里斯上校離開酒吧, 又乘電梯到七樓, 對一位金發女服務員說:“我找費希爾, 美國人。 ”女招待搖搖頭, 什么話也沒說。 何里斯發覺女招待面前的鑰匙板上缺少 745 號房間的鑰匙,

赞助商链接
他就自己找到 745 號, 用力敲門。 門內有人問:“誰?”

何里斯說:“我是美國大使館的。 ”

745 號房間的門打開了, 一個大腹便便、睡眼惺忪的中年男子問道:“有什么事嗎?”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