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揭秘泰國地下代孕產業 利潤高于販毒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5 1742

揭秘泰國地下代孕產業

對于成千上萬個生育困難的外國夫婦而言,泰國是能讓他們成為人之父母的夢想天堂——泰國的代孕服務收費不貴,也沒有相應的法律禁止代孕。要知道,在大部分國家商業代孕都是非法的,即便是合法的,也會有高昂的收費,如美國。大多數情況下,貧窮的泰國代孕媽媽們通常會收到一筆8000~15000美元的代孕費。

21歲的泰國媽媽帕塔拉蒙,也像很多代孕媽媽一樣,為了撫養兩個年幼的孩子,當了代孕母親。她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代孕的經歷居然震驚了泰國乃至整個世界,也掀開了泰國代孕產業的黑幕。

隨著兩起有爭議的代孕風波曝光,泰國有關部門正在抓緊制定禁止商業代孕的法律。根據媒體披露的草案,代孕母親和客戶將面臨最高10年的有期徒刑以及6200美元的罰款;從事代孕服務的中介、廣告商、代孕母親的招募者面臨最高5年的有期徒刑,以及3100美元的罰款。

“泰國的代孕技術已經出現很久了,現在之所以出現嚴重的問題歸根結底就是別的國家已經出臺了嚴格的法律,但泰國在司法領域還是空白。現在是時候讓這些外國人明白,泰國的法律一樣嚴格。”泰國社會發展和人力安全部一名官員說。

這似乎意味著,泰國的有償代孕市場行將消亡。

本報訊 去年底,在泰國代孕中介的撮合下,一對來自澳大利亞的夫婦成為了帕塔拉蒙的客戶。雙方很快簽訂了代孕協議,按照中介的許諾,帕塔拉蒙可以得到一筆9500美元的代孕費。然而在懷孕4個月的時候,帕塔拉蒙得知肚中的龍鳳胎發育出現了問題。當時這對澳大利亞夫婦要求她墮胎,但帕塔拉蒙拒絕這么做,認為這有悖于她的佛教信仰,而且墮胎也違反泰國的法律。

孩子出生后,這對澳大利亞夫婦只帶走了健康女嬰,而留下患唐氏綜合征的男嬰甘米。帕塔拉蒙決定自己照顧和撫養甘米,但昂貴的治療費她無力負擔,而且她至今沒有拿到屬于自己的9500美元代孕費。8月初事件被媒體披露后,在泰國和澳大利亞引起廣泛爭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泰國媒體7日又披露,一位日本富翁涉嫌通過代孕一口氣在泰國生了9個孩子,這無疑為泰國的代孕爭議火上澆油。更讓人震驚的是,泰國警方的進一步調查發現,這位日本富豪在其他代孕機構也生了4個孩子,總數竟然達到了13個。泰國社會一片嘩然,泰國的跨國代孕黑幕由此拉開。

疏于監管 代孕盛行

泰國的代孕產業從上個世紀90年代就一直公開存在。統計顯示,泰國現有45個公立和私立醫院可以開展代孕手術,擁有代孕業務執照的醫生共240人。和絕大多數國家法律嚴禁代孕不同的是,泰國的代孕產業缺少相應的法律予以規范。泰國目前只有泰國醫學委員會的《行為準則》有針對代孕的規定。這項規定1997年擬定并于2002年修改,禁止有償代孕,但允許精子或卵子來自代孕者親屬的代孕行為,而且不得付費。一些不法分子趁機鉆空子。

按照一名泰國公共衛生部官員的說法,“血緣以外的代孕行為”均屬違法,更不用說有償代孕,“如果允許(非執業)醫生開展代孕手術,醫院負責人將面臨600美元罰款和一年刑期”。但事實上,監管不嚴是泰國代孕產業快速擴張的重要原因,泰國的監管機構對這些公開存在的代孕機構一直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直到甘米事件的曝光。

根據媒體的調查,泰國的商業代孕機構大部分都是外國人開辦的。他們表面上是做嬰兒用品銷售的,但暗地里卻從事商業代孕服務,其客戶大部分是來自澳大利亞、日本等東亞國家的富裕階層。澳大利亞夫婦詹姆斯和米琪,曾嘗試多種懷孕的方式但均沒有結果。2012年,倍感失望的兩人遂來到泰國碰運氣。“我們非常渴望能有一個家庭,于是我們去到泰國,希望能達成心愿。”最終兩人在付出了30000多美元的代價后,將一個可愛的女孩帶回了澳大利亞。

代孕黑幕之利潤高于販毒

本報訊 與拐賣和走私兒童的犯罪不同,代孕中介們打著幫助別人圓夢的旗號,游走在法律和制度的灰色地域,通過合法地“出售孩子”來獲得比毒品貿易更加巨額的利潤。

由于缺乏保護女性的法律,泰國代孕黑市充滿剝削。澳大利亞廣播電臺的記者2012年曾經在泰國調查過代孕產業,他發現代孕媽媽的酬勞最多能拿到10000多美元,而中介向外國客戶的收費一般是在30000~50000美元。

泰國的很多代孕機構聲稱代孕母親沒有結過婚或沒有生過孩子,其實并非如此。泰國的代孕母親一般年齡在20歲上下,像甘米風波中的代孕母親帕塔拉蒙雖然只有21歲,但她此前已經生過兩個孩子,分別是6歲和3歲。

吹噓醫療技術

更夸張的是,不少泰國的代孕機構都打出了“成功率高達80%”、“生兒子,生雙胞胎,排除遺傳病”、“合法支持PGD基因篩查”、“26天圓你心愿”……這是不少承接赴泰國做試管嬰兒業務的中介打出的廣告詞。為了招攬顧客,中介們紛紛打出“合法基因篩查、選擇性別”招牌,甚至直接把泰國吹捧成全球第二強的“試管王國”。

諸多赴泰做試管嬰兒的中介公司招攬顧客時都會強調,泰國的試管嬰兒技術高。“全球美國第一,泰國第二”之類的宣傳語,屢屢見諸多家中介的廣告中。但事實上,業內沒有所謂的泰國成功率高的說法,也不存在什么美國第一、泰國第二的世界試管嬰兒成功率排行榜。

“你想想,有可能泰國技術會比日本、德國、新加坡、英國好嗎?都是中介吹出來的。”一位從事跨境生育的匿名中介坦率地表示。“中介推廣業務時都宣稱,自己是泰國某某醫院代理,或與泰國某某醫院合作,其實都是瞎忽悠的。”事實上,曼谷衛生局嚴格禁止醫院與中介合作,任何中介其實都沒有和曼谷任何醫院有合作關系,只是提供住宿、翻譯安排、預約醫院而已。

代孕黑幕之血腥孕媽走私

本報訊 代孕市場的需求增大,以及代孕行業驚人的利潤,也意味著鄰國女性會有被販賣至泰國做代孕母親的危險。2011年,越南駐泰國使館工作人員接到一名越南籍婦女的舉報電話,該女子自稱被一家公司騙到泰國當代孕母親,同行的還有幾名越南婦女,其中一些人因不愿接受公司安排,遭到暴力威脅。沒想到,求救電話竟然牽出了泰國首起跨境“嬰兒工廠”大案。

警方根據線索在曼谷近郊的別墅區找到這處嬰兒工廠。警方在別墅里發現13名被軟禁的越南籍婦女,其中9人稱剛開始自愿當代孕母親,因為公司承諾每生一個孩子能得到5000美元。這些女子中有7人即將分娩,另有4人被解救后發現已懷孕。

雖然這4名女子要求墮胎,但根據泰國法律,唯有在遭受性侵犯或母體有健康風險的情況下,墮胎才合法。泰國移民局和衛生部官員表示,泰國當局希望將這些代孕媽媽和腹中寶寶送回越南。泰國時任衛生部長譴責稱,這種行為不但違法,而且十分不人道,其中一些人甚至是被強奸的。這起事件不僅僅是代孕那么簡單,讓人震驚的是涉及到威脅、強迫甚至是強奸。如此發展,代孕不僅構成了對遺傳工程和優生學的挑戰,更是對現代醫學以及代孕技術的濫用。

代孕黑幕之隱瞞代孕危險

本報訊 隨著現代醫療技術和交通、通訊技術的發展,代孕、借卵生子和跨國兒童收養成為許多想要孩子卻由于種種原因不能生育的家庭和個人的選擇。但由于法律制度上的疏漏,這個“行業”在蓬勃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了種種問題:代孕母親的權利得不到保障、跨國收養讓孩子變成商品……

英國學者的研究證明,50歲以上接受體外授精的婦女更容易發生妊娠糖尿病和懷孕高血壓。在子宮老化和生產能力下降的情況下,這個年齡段的婦女在人工授精后接受剖宮產的比例較高;生雙胞胎和三胞胎的比例也會升高,這都會增加母體和新生兒患病的可能。而生殖診所通常不會告知客戶這些風險。

還有一個容易被忽視的風險是,代孕母親可能遇到心理障礙,則這似乎與代孕中介和客戶們完全沒有關系。它們所做的就是勸說那些年輕健康的女性加入到代孕母親的行業和鼓勵那些已經進入這個行業的女性要趁著年輕的時候大撈一筆。

“子宮外包”引發的問題與糾紛也不少,有些甚至涉及國與國之間的問題。如英國政府規定,由印度代孕媽媽生下的小孩不能自動獲得英國國籍。澳大利亞也開始規范代孕問題,有些州政府出臺法律禁止代孕媽媽生下的孩子獲得澳大利亞國籍。

資料

泰國代孕

本報訊 泰國的代孕機構提供的代孕服務一般可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將需求方的精子送入代孕母親的體內,在體內受精并完成懷孕全過程,這種方法稱為人工授精代孕,孩子與代孕母親有血緣遺傳關系。

另一種是將一對不孕夫妻的精子和卵經過試管嬰兒技術培養成胚胎,移植在代孕母親的子宮里,直到出生的過程,稱為試管嬰兒代孕,孩子與代孕母親無血緣關系。

一般情況下,外國客戶首先通過網站找到泰國中介機構;中介幫忙聯系并選擇代孕母親;將候選的代孕媽媽資料提供給客戶;不同的代孕媽媽依據年齡、相貌、學歷、婚否等條件收取不等的費用;客戶根據自己的需求和喜好選擇最佳代孕人選;診所負責和選擇的代孕母親簽訂相關合同;客戶提供胚胎或受精卵;植入胚胎或受精卵;診所代為照顧代孕母親,為代孕者提供資訊和健康服務;嬰兒出生后,客戶前往診所領取嬰兒。

鏈接

全球三大代孕“天堂”

泰國、印度、烏克蘭

本報訊 代孕產業不僅僅是泰國所獨有的,世界上主要的代孕市場在亞洲。根據美國《基督教先驅報》的說法,泰國、印度和烏克蘭是世界三大代孕天堂。

這三個國家之所以有如此大的代孕市場,價格低廉、技術成熟和法律監管空白是三個重要條件。像在泰國和烏克蘭,雇傭一位代孕媽媽以及懷孕、生孩子的所有費用加起來平均只有3萬美元。在印度,這筆費用更低廉,甚至只要1萬美元。但是相比之下,美國雖然也允許代孕,但總費用大約為7萬美元。在英國,代孕產業被嚴格控制,并受法律約束和管轄,很容易觸犯法律。

印度人均收入不高,醫療保健費用低廉,加上沒有相應的法律監督和控制,導致印度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代孕市場,每年吸引大量外國人來這里做生意。印度的代孕市場年產值估計有120億美元。按照美國《外交政策》雜志的說法,印度已經成為“世界嬰兒工廠”。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