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16歲患白血病男孩照顧腦中風母親

譚煒釗坐在醫院的走廊里一言不發,等待著護士來給他輸血。16歲的他,3年前被診斷出患白血病。他的父親因為鼻咽癌,在今年4月份離開了人世;一個月前,

他的媽媽突發腦中風,暈倒在了醫院里。現在的他,只能在照顧媽媽的同時,獨自繼續治療。

晚上11點,譚煒釗一個人從出租屋走到醫院輸血。5年前,他的爸爸被診斷出患有鼻咽癌,媽媽茹藹娟一邊忙地里的農活,一邊帶著丈夫四處看病。

醫院的血還沒有到,煒釗一個人在病房里等待。3年前的9月,煒釗確診為高危白血病。醫生建議骨髓移植,前提是完成術前六期化療。

同在兒科病房的很多病友了解煒釗家里的狀況,經常給送些補品給他。第一期的化療花掉了二十多萬,媽媽只能停止了后面的治療,并安慰他說等錢夠了再來治病。此后的兩年里,他靠中藥穩定病情。

11點半,護士來給煒釗輸血。今年3月,父親病情突然加重住院,他也開始發燒,媽媽只好先照顧病情更重的父親,讓他在家自己休養。一個月后,父親去世,他的病情也日益嚴重。處理完丈夫的后事,媽媽就帶著他來到廣州治病。

醫院免費給了煒釗一個床位,每次輸血要花幾個小時,無聊的他用紙幣折了兩顆心。經過兩周化療后,出院休養的他一個月后癥狀加重,需要馬上輸血。但當時醫院血庫的O型血小板緊缺,茹藹娟只能自己四處聯系配型。

三天后,一名捐獻者打電話同意捐獻,聽到消息的媽媽突發腦中風,暈倒在醫院的走廊里。醫生告訴煒釗,他的媽媽以后可能會癱瘓。中風以后媽媽無法走路,煒釗從兒童病房借來了輪椅,帶她到醫院復查。

煒釗排隊給母親掛號,前一天夜里,他還在這家醫院輸血。“媽媽都是因為我才變成這個樣子的。”媽媽昏迷的那幾天,他每天守在重癥監護室外面,四天以后,媽媽蘇醒過來,轉出了重癥監護室。

煒釗給媽媽交藥費。這段時間他要接受第三次化療,也住進了這家醫院,他的病床在十二樓,而媽媽在九樓。

煒釗聽護士的講解,好幫助媽媽服藥。在醫院復查的時候,媽媽感覺身體不適,醫院臨時給她安排了一個病床休息。

在做檢查的時候,媽媽一再詢問醫生有什么讓自己快些恢復的方法,她說,兒子的病不能沒有她的照顧。

煒釗取藥的時候,媽媽坐在輪椅上靜靜等待。醫生告訴她,就算能夠恢復,也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

媽媽患中風住院半個月后,母子倆先后出院休養。煒釗叫了一輛三輪車送媽媽回到出租屋,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一上午的檢查后,母子倆疲憊不堪。

以前煒釗治療的時候,每天的飲食起居都是媽媽照顧,現在媽媽也病倒了,他身體狀況好的時候,也會主動地為媽媽煲湯。

沒事的時候,煒釗就給媽媽按摩關節,因為醫生說媽媽的病情需要多按摩和運動。回到家的第一個晚上,他打了一桶熱水準備給媽媽泡腳、按摩,這讓媽媽非常窩心:“兒子,我保證,我一定好好休養,把病養好!”

小本子上記錄了煒釗每天的病情。丈夫的去世,讓媽媽更加珍惜兒子:“救不回兒子,我怎么對得起死去的丈夫?”

因為化療,煒釗的頭發全掉光了,媽媽安慰他:“等病好了,頭發長出來,我兒子又是一個帥小伙!”母子倆住在醫院附近的出租屋里,他們漫長的治療仍將繼續。

煒釗排隊給母親掛號,前一天夜里,他還在這家醫院輸血。“媽媽都是因為我才變成這個樣子的。”媽媽昏迷的那幾天,他每天守在重癥監護室外面,四天以后,媽媽蘇醒過來,轉出了重癥監護室。

煒釗給媽媽交藥費。這段時間他要接受第三次化療,也住進了這家醫院,他的病床在十二樓,而媽媽在九樓。

煒釗聽護士的講解,好幫助媽媽服藥。在醫院復查的時候,媽媽感覺身體不適,醫院臨時給她安排了一個病床休息。

在做檢查的時候,媽媽一再詢問醫生有什么讓自己快些恢復的方法,她說,兒子的病不能沒有她的照顧。

煒釗取藥的時候,媽媽坐在輪椅上靜靜等待。醫生告訴她,就算能夠恢復,也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

媽媽患中風住院半個月后,母子倆先后出院休養。煒釗叫了一輛三輪車送媽媽回到出租屋,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一上午的檢查后,母子倆疲憊不堪。

以前煒釗治療的時候,每天的飲食起居都是媽媽照顧,現在媽媽也病倒了,他身體狀況好的時候,也會主動地為媽媽煲湯。

沒事的時候,煒釗就給媽媽按摩關節,因為醫生說媽媽的病情需要多按摩和運動。回到家的第一個晚上,他打了一桶熱水準備給媽媽泡腳、按摩,這讓媽媽非常窩心:“兒子,我保證,我一定好好休養,把病養好!”

小本子上記錄了煒釗每天的病情。丈夫的去世,讓媽媽更加珍惜兒子:“救不回兒子,我怎么對得起死去的丈夫?”

因為化療,煒釗的頭發全掉光了,媽媽安慰他:“等病好了,頭發長出來,我兒子又是一個帥小伙!”母子倆住在醫院附近的出租屋里,他們漫長的治療仍將繼續。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