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學校

3753

故事發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俄國阿爾柴瑪斯城職業學校里有一個15 歲的學生,名叫鮑里亞。他的爸爸在第 12 西伯利亞步兵團服役當兵,他的媽媽是一個護士長。

有一天傍晚,有人來敲門。進來的是一個柱著拐杖、裝著木腳的兵士。他是爸爸的戰友,殘疾了,復員回來,順便給鮑里亞帶來一個小包。打開小包,里面是一把不太大的手槍和一個子彈夾。這手槍十分精致,槍柄上雕有花紋。

幾個月后的一天夜里,突然,前房傳來輕輕的門鈴聲。門一開,進來的竟是爸爸。他滿腮胡須,身上濺滿了泥漿,全身濕漉漉的。

鮑里亞高興得尖叫一聲,一下跳過去,馬上,被爸爸粗硬有力的大手緊緊抱住了。原來,爸爸不愿為沙皇賣命,溜了回來。過了兩夜,他又偷偷走了。

三天后,爸爸當逃兵的消息傳了開來,鮑里亞馬上成了眾矢之的,人人都遠遠地避著他,就像他是一個大麻瘋病人似的。不久,他知道爸爸原來就藏身在看墓人那里,這樣,鮑里亞就常常夜里偷偷跑去與爸爸會面。但是有一天深夜,鮑里亞與爸爸會面后走出屋來,他穿上外衣,跳到臺階上,看墓人還沒有來得及在他身后插上門,鮑里亞突然覺得有一個人從旁邊向他猛撞。這一撞,將他撞得老遠,跌倒在地,連腦袋都埋到雪堆里去了。門廊里立刻傳來了腳步聲、哨子聲和喊叫聲。

士兵們進去抓住了他爸爸。他爸爸被捆綁著出來,一眼看見鮑里亞,立刻挺直了身子,大聲說:“不要緊的,孩子!再見了!代我親吻媽媽和你妹妹,幸福時代就要到了!”1917 年 2 月 22日,沙皇政府下令將他爸爸槍斃了。事后,鮑里亞才知道,原來爸爸還是一個布爾什維克黨員。

3 月 2 日,從彼得堡傳來一個電報,沙皇政府被推翻了。然而日子并沒有改變,以克倫斯基為首的一幫資產階級篡奪了革命的果實。接下去,社會顯得亂糟糟的,很不安定,要曉得十月革命的前夕,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之間的斗爭是十分的劇烈的。

平日里,鮑里亞總是隨身帶著爸爸送給他的那把小巧玲瓏的手槍,因為它是爸爸的禮物,是他死后唯一的紀念品。然而不知怎么一來,

這事傳了出去。有一天,下課鈴響過以后,鮑里亞站起來向教室門走去,但他立刻發覺,力氣最大的幾個同學已經站在門前攔住了他的去路。他們在他前面列成一個半圈形。他的同學法捷加挺身而出,朝他走來。鮑里亞問:“你準備怎么樣?”法捷加橫蠻地說:“把手槍交出來,交給級會,到明天你可以領到一張收條。”鮑里亞惡狠狠地叫道:“這槍是你給我的嗎?不是,那么,給我滾開,省得吃我的拳頭!”他迅速地轉過頭去,只見他背后站著 4 個同學,正準備從后面抱住他。于是他向前一竄,想沖到門外去。法捷加抓住了他的肩膀。他向他打了一拳,但立刻又被另一個人扳住了肩膀。有人甚至想把他的另一只手從袋里拉出來。于是,
他像落在陷阱里的一只小獸那樣尖叫起來。他拔出手槍,用拇指撥開保險機,鉤動了扳機。“砰”的一聲響,緊抱他不放的 4 雙手立刻松開了。他一躍上了窗臺。從那兒,他只來得及看了一眼同學們棉花一般白的臉、地上被槍彈擊碎的黃石板和門口呆若木雞的老師。接著,他毫不猶豫地從二樓向下面花壇上跳去。當然,這樣一來,學校就開除了他。他也只好離家出走了。

且說鮑里亞離開了家,原想到舅舅家落腳去的,可舅舅是一個很自私的人,不愿收留他,他只好去別處謀生。

半年后,鮑里亞坐上火車想去前線和白軍作戰。坐到第三天深夜,隨著一陣猛烈的震動,車廂搖晃著,“咣啷”一聲,撞擊了一下。鮑里亞從坐著的行李架上飛了下來,

落在下面人們的頭上。接著,尖叫著的人們涌出了車門。列車出事了,遭到了一伙哥薩克人的搶劫。鮑里亞隨即逃進了樹林。這一天夜里,他是在樹林中過的夜。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