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產後 » 坐月子

臨時頂替引發工資風波 家政行業待規范

4939

圖為簽訂的合同。

近日,市民張女士致電本報8510000新聞熱線反映,自己經介紹去東阿一個家庭當月嫂,口頭約定工資為每月4000元。在東阿這個家庭服務期間,

用戶無意間透露,自己是支付了6400元一月聘用的月嫂,并有合同為證。

得知情況后,張女士感到很委屈,用戶支付了6400元的工資,為啥我只拿到4000元?對此,鳳城家政稱,張女士是臨時替班,接替了之前的月嫂,而之前的月嫂約定的工資就是4000元。對此,記者進行了調查。

反映

用戶支付6400元,為啥我只拿到4000元

5月23日一大早,月嫂張女士便跟著鳳城家政的工作人員趕往東阿。

東阿的徐女士早產近一個月,而之前簽訂的月嫂王女士由于太過疲憊身體支撐不住了,張女士正是去頂替王女士的。

張女士介紹,自己是通過一個同樣是做月嫂的中間人介紹給鳳城家政的,朋友只是告訴她一個月工資4000元,問她愿不愿意去。

張女士說,去之前她并不了解這個家庭的情況,在去的路上才得知,這個家庭里除了產婦和新生兒,還有兩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5歲。

張女士說,一個月4000元的工資都是口頭約定的。在家政這行,她也干了兩年了,帶的都是1至6個月的孩子,從來沒有帶過新生兒。

“我剛去那個家庭的時候,她家里還有一個鐘點工,可后來不知為什么鐘點工不去了。”張女士說,她提供的是24小時服務,每天早上5點多起來做飯,打發兩個孩子去上學,然后照顧產婦和新生兒,收拾家務,一直要忙活到晚上10點多才休息。

張女士表示,自己比較勤快,和用戶徐女士相處的關系也比較好。在這個家庭服務期間,用戶徐女士與張女士聊天時,無意間透露,自己一個月花了6400元錢請的月嫂,

并拿出了當時簽訂的合同。

這讓張女士心中犯了嘀咕,自己付出了勞動,作為家政公司可以收取相應的費用,但是一月扣下2400元,這個金額是不是太多了點。

隨后,張女士與鳳城家政負責人進行溝通,再三核實后確定自己的工資就是每月4000元。服務期滿后,張女士再度就工資問題與鳳城家政進行協商,最終得到的回復是按照之前的口頭約定,一個月工資4000元進行結算。

調查

屬于臨時替班 前月嫂認可工資四六分

張女士拿出了《家政服務合同》,張女士稱這份合同是用戶徐女士給自己的。記者看到,這是一份三方合同,甲方為用戶徐女士,乙方為服務員,丙方為家政服務中心。乙方一欄為空白,在最后的簽名中,

也只有甲方和丙方的簽名蓋章。

合同中寫明“甲方要求乙方提供月嫂服務,自2014年6月24日開始至2014年8月23日止,每周休息1天,每天工作24小時,每月工資6400元。”

張女士表示,自己是頂替之前的月嫂王女士提供的入戶服務,這份合同上也沒有王女士的簽名。

隨后,記者聯系了鳳城家政負責人馬經理。馬經理拿出了自己手中的合同,記者看到,與張女士手中持有的合同不同,馬經理提供的合同上有乙方的簽名,同時,在工資一項中標注有每月工資6400元,凈工資4000元。“凈工資4000元”為手寫。

王女士告訴聊城晚報記者,東阿的這名用戶早產一個月,當時自己在另外一個家庭提供服務,急忙趕到東阿,5月23日凌晨快一點,感覺實在撐不住了,跟公司說明了情況。

王女士表示,合同是自己簽的,因為當時客戶急著回去,自己還在其他家庭中服務,因此客戶那份合同上沒來得及簽字。但是對于每月4000元的工資,她是認可的。

對此,馬經理告訴聊城晚報記者,張女士屬于她們通過中間人臨時找來頂替王女士入戶服務的,張女士的工資也是按照當初簽訂的合同一月4000元支付。馬經理解釋,家政公司拿多少,月嫂拿多少,這屬于家政服務員與公司的事兒,用戶對此不知情,用戶的合同上不會寫這些信息。

說法

替班月嫂級別不夠 服務不值4000元

張女士認為,自己辛辛苦苦在用戶家服務近兩個月,照顧三個孩子一個產婦,用戶支付了6400元的工資,肯定按照6400元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但自己拿到手的工資卻是4000元。

對此,中間人宋女士表示,當時跟張女士說的就是做月嫂,一月工資4000元,張女士也是同意的。同時,宋女士表示,月嫂的工作只是照顧產婦和新生兒,至于張女士做的其他工作不屬于月嫂的職責范圍。如果用戶要求張女士做其他的家務,她可以跟公司反映,由公司與用戶協商。

家政公司馬經理則表示,近兩個月的時間,張女士確實付出了很多勞動,最后,用戶對于張女士的表現也非常滿意。但是,月嫂做了家政服務員的活,公司不會另外加錢。此外,張女士頂替王女士做月嫂的工作,簽訂合同的王女士是自己公司培訓出來的員工,6400元里包括管理費、服務費等其他費用,公司和王女士采用四六分的辦法結算,對此也得到了王女士的認可。

馬經理表示,用戶支付6400元,購買的是金牌月嫂的服務。但事后,她們才知道,張女士的等級未達到金牌,張女士拿4000元錢的工資已經屬于較多的,張女士也表示,自己第一次帶新生兒,對此鳳城家政也覺得“挺委屈”。

馬經理告訴聊城晚報記者,中間人宋女士在月嫂姐具有一定的口碑,技術也很過關,基于對中間人的信任,加上時間緊急,她們臨時用了張女士。

馬經理說,正常情況下,家政公司會對家政人員的相關資質等基本信息做了解,但這次時間緊急,她們對張女士的技能等級等基本信息沒做了解。

分析

家政市場亟待規范

“我們之前確實不了解這位張女士信息,當時情況太緊急,如果我們知道她是這種情況,也不會‘以次充好’。”采訪中馬經理說,5月23日,之前安排的月嫂王女士身體支撐不住了,一大早就要安排新的月嫂過去,時間太緊急,她們只通過中間人和張女士口頭約定好了工資情況。

馬經理表示,事后,她們才知道張女士的技術不如之前的王女士。但是,服務期間,馬經理一直與客戶徐女士及張女士保持聯系。“客戶對于張女士的服務一直比較滿意,我們才比較放心。”馬經理說。

與此同時,張女士也表示,去東阿之前,她對這個家庭的情況也不了解,在去東阿的路上才略有了解。

連日來記者調查多家家政公司獲悉,月嫂的流動性比較大。月嫂之間臨時頂替的現象也比較常見,一般情況下,如果客戶定下的月嫂是金牌月嫂,該月嫂臨時有事兒,需要調換,家政公司應當調去同級別的月嫂,如果是其他級別的月嫂,應當給用戶做好充分的協商,并補以差價。

鳳城家政馬經理表示,一般情況下,確實應該如此,但當時情況特殊,她們沒來得及看張女士的健康證等相關證件,也不了解張女士的等級。但馬經理表示,她們與用戶徐女士做了協商,并取得了她的同意。

此外,山東永圣律師事務所律師、鳳城家政法律顧問王玉剛表示,如果做了人員的臨時調換,口頭約定雖然也是協議的一種,但彼此之間最好有書面協議。王玉剛表示,家政公司管理方面也確實存在漏洞,下一步他們將做進一步規范。

采訪中,記者獲悉,家政業作為新興產業,各方面亟待規范。目前,家政行業協會也在籌備中,預計下半年成立。

對此也得到了王女士的認可。

馬經理表示,用戶支付6400元,購買的是金牌月嫂的服務。但事后,她們才知道,張女士的等級未達到金牌,張女士拿4000元錢的工資已經屬于較多的,張女士也表示,自己第一次帶新生兒,對此鳳城家政也覺得“挺委屈”。

馬經理告訴聊城晚報記者,中間人宋女士在月嫂姐具有一定的口碑,技術也很過關,基于對中間人的信任,加上時間緊急,她們臨時用了張女士。

馬經理說,正常情況下,家政公司會對家政人員的相關資質等基本信息做了解,但這次時間緊急,她們對張女士的技能等級等基本信息沒做了解。

分析

家政市場亟待規范

“我們之前確實不了解這位張女士信息,當時情況太緊急,如果我們知道她是這種情況,也不會‘以次充好’。”采訪中馬經理說,5月23日,之前安排的月嫂王女士身體支撐不住了,一大早就要安排新的月嫂過去,時間太緊急,她們只通過中間人和張女士口頭約定好了工資情況。

馬經理表示,事后,她們才知道張女士的技術不如之前的王女士。但是,服務期間,馬經理一直與客戶徐女士及張女士保持聯系。“客戶對于張女士的服務一直比較滿意,我們才比較放心。”馬經理說。

與此同時,張女士也表示,去東阿之前,她對這個家庭的情況也不了解,在去東阿的路上才略有了解。

連日來記者調查多家家政公司獲悉,月嫂的流動性比較大。月嫂之間臨時頂替的現象也比較常見,一般情況下,如果客戶定下的月嫂是金牌月嫂,該月嫂臨時有事兒,需要調換,家政公司應當調去同級別的月嫂,如果是其他級別的月嫂,應當給用戶做好充分的協商,并補以差價。

鳳城家政馬經理表示,一般情況下,確實應該如此,但當時情況特殊,她們沒來得及看張女士的健康證等相關證件,也不了解張女士的等級。但馬經理表示,她們與用戶徐女士做了協商,并取得了她的同意。

此外,山東永圣律師事務所律師、鳳城家政法律顧問王玉剛表示,如果做了人員的臨時調換,口頭約定雖然也是協議的一種,但彼此之間最好有書面協議。王玉剛表示,家政公司管理方面也確實存在漏洞,下一步他們將做進一步規范。

采訪中,記者獲悉,家政業作為新興產業,各方面亟待規范。目前,家政行業協會也在籌備中,預計下半年成立。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