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埃博拉疫苗或上市 埃博拉疫情或源于一非洲男童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赞助商链接

綜合媒體報道, 英國葛蘭素史克藥廠(GSK)10日表示, 預計很快就會展開埃博拉病毒疫苗的臨床試驗。 這支疫苗是GSK與美國科學家合作研發。

GSK疫苗已在包括靈長類動物在內等動物實驗取得成效, 準備展開第1階段的人體試驗, 之后再通過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核可。

赞助商链接

GSK發言人表示, 臨床試驗應該“今年稍晚”就會展開;而GSK合作伙伴、美國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NIAID)發布在官網的聲明表示, “最快2014年秋天”, 意味可能9月就會展開試驗。

不過就算試驗順利與采取緊急程序, 新疫苗還是不太可能能趕在2015年以前量產。

世界衛生組織(WHO)9日表示, 英國葛蘭素史克藥廠(GlaxoSmithKline)研發的伊波拉病毒疫苗, 可望下月進行臨床試驗, 最快明年上市。

西非這波埃博拉疫情已奪走近千人性命, 預計還會持續蔓延好幾個月, 科學家必須跟時間賽跑加快藥物的研發工作。 (中化新網)

疫情回顧:

《紐約時報》報道稱, 研究人員懷疑, 此次埃博拉疫情的首個病例可能是一名死于去年12月6日的???????兩歲兒童, 死亡前幾天這名兒童在幾內亞蓋凱杜省的一個村莊染病。 蓋凱杜地處三國交匯處, 毗鄰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 因此埃博拉病毒得以在該地區迅速蔓延。

赞助商链接

一周后, 小男孩的母親被病毒奪走了性命, 然后是三歲的姐姐, 接著是他的奶奶。 所有患者都發燒, 嘔吐和腹瀉, 但沒人知道他們究竟是得了什么病。

在奶奶葬禮上, 兩名送葬者把病毒帶回自己的村莊。 一名醫療人員把病毒傳染給另一個人, 結果兩人雙雙死亡。 其它村莊的親屬相繼被感染。 到今年3月確認埃博拉病毒時, 數百人已經在幾內亞死亡, 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均出現疑似病例。

蓋凱杜當地的一家醫院主管卡利薩·紐凡索梅勒(Kalissa N’fansoumane)表示:“這種感覺太可怕了。 ”他不得不勸說員工來醫院工作。

赞助商链接

3月31日, 無國界醫生組織稱此次埃博拉危機空前嚴重, 并警告稱病情已經在多地爆發, 對抗病毒的任務極端困難。

目前, 全球已經發現1,779例埃博拉病毒感染者, 其中961死亡, 疫情已蔓延至尼日尼亞。 此次埃博拉疫情已經失控, 而且形勢日益嚴峻。 流行病學專家預測, 控制此次疫情需要數月時間。 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表示, 抗擊疫情還需要增加數千名醫療人員。

一些專家警告, 此次疫情還動搖了該地區的政府地位。 它已經導致公眾恐慌和破壞活動。 上周六, 為了防止病毒蔓延, 幾內亞宣布關閉與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的邊境。

赞助商链接
醫生還擔心, 如果埃博拉病毒消耗業已脆弱的醫療系統, 該地區還可能爆發瘧疾、痢疾和其他疫情。 該地區一直嚴重缺乏醫療人員, 但埃博拉病毒又讓醫療人員大幅減員, 145名醫療人員感染病毒, 其中80名已經死亡。

此前, 埃博拉疫情并非首次爆發, 通常幾個月便可撲滅。 那么, 為何這次疫情會失控呢?這與非洲的現代化進程不無關系。 或許這還是一次警告——未來的疫情不可避免, 人類將面對更嚴峻的挑戰。

之前的疫情通常在偏遠、小范圍地區爆發, 這次疫情始于邊境地區, 該地區交通便利, 而且人員來往頻繁。 在這種情況下, 衛生部門的介入速度難免會顯得遲緩。

當然, 該地區從未爆發過埃博拉疫情。 醫療人員無法確認疫情, 更無法避免交叉感染。 該地區的醫院一般都缺少自來水和醫療手套, 因此就成為了滋生病毒的土壤。

赞助商链接

公共衛生專家認為, 地方和國際社會對病毒的初始反應都不夠充分。

美國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主任托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表示:“這是一個明顯的案例。 看看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 ”

他還表示:“幾個月前, 大家錯誤地認為疫情是可控的, 接著放松警惕, 最后突然發現疫情比以往更加嚴重。 ”

弗里登認為, 根據烏干達等地區的成功經驗,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衛生專家相信他們可以控制埃博拉病毒。

但是, 這些成功取決于大量的疾病預防宣傳活動。 在改變葬禮方式方面, 人們也做了很多工作。 以前, 送葬者會接觸具備高度傳染性的尸體。

但是在西非, 人們對埃博拉病毒還一無所知。

在一些地區, 恐懼、饑餓的人攻擊醫療人員, 甚至指責他們帶來了疾病。

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格雷戈里·哈特爾(Gregory Hartl)表示:“在疫情爆發初期, 至少有26個村莊或小城鎮沒有與我們合作, 它們沒有讓村民回到村莊。

赞助商链接

埃博拉疫情分為三波:前兩波規模相對較小, 第三波開始于大約一個月前, 規模非常大。

美國援助機構撒瑪利亞救援會副總裁肯·艾薩克斯(Ken Isaacs)表示, 救援會和無國界醫生組織承擔了抗擊疫情的大部分工作。

他表示:“全世界讓這兩個援助機構與當地衛生部門并肩作戰, 這證明全球對疫情缺少關注。 ”

幾內亞的艱巨任務

3月中旬, 幾內亞請求無國界醫生組織赴蓋凱杜提供幫助。 起初, 該組織的專家懷疑是拉沙熱, 這種疾病流行于西非地區。 但患者的病情更為嚴重。 醫療人員設立隔離區, 檢測顯示為埃博拉病毒。

與很多非洲城鎮一樣, 蓋凱杜地區到處都是載滿旅客的摩托車和小貨車。

人口流動性加大了疫情控制的難度。 唯一的方法就是隔離感染者, 跟蹤他們接觸過的所有人, 再隔離病人。 如此重復這個流程, 直到最終不出現新病例。

赞助商链接

但是, 如果跟蹤名單人數增加到500人, 怎樣才能給這些人連續21天量體溫呢?

無國界醫生組織派往當地的護士莫里婭·薩耶(Monia Sayah)表示:“他們會去田里干活。 一些人有手機, 但不一定有信號。 一些人會說, ‘我很好, 你不用來了, ’但我們必須要給他們量體溫。 如果有人想撒謊, 吃了退燒藥, 他們就不會發燒。 ”

在幾內亞首都的東卡醫院, 英國急診醫師西蒙·馬代爾(Simon Mardel)發現, 這是他見過的最為嚴重的疫情。 馬代爾參與過7次出血熱疫情救援。 昨晚送來一位新病人, 病人呼吸急促, 而且伴有腹痛。 之前的幾天, 這位病人已經輾轉了兩家私人診所, 靜脈輸液后, 被送回家中。 由于沒有發燒, 醫生沒有懷疑他感染埃博拉病毒。 但在這種疾病的末期, 發燒癥狀會減輕。

東卡醫院的治療室非常昏暗, 而且沒有下水道。 由于消毒設備短缺, 與病人接觸后, 醫療人員甚至無法清洗手部。

赞助商链接

這位病人在達到兩小時后死亡。 隨后證實, 他的埃博拉病毒檢測呈陽性。 數不清的醫療人員和疑似病例暴露在埃博拉病毒面前。

幾內亞醫院還缺少醫用手套, 每副手套售價為50美分, 但這里很多人每天生活費用還不到1美元。 在需要照顧病人的家庭, 甚至連盛水的塑料桶、用來洗手和消毒的漂白劑都短缺。

馬代爾表示, 醫療人員無法跟蹤所有病人的接觸者, 結果就會產生未知病例, 這些病人又出現在未采取標準感染控制措施的醫院, 疫情就在“一個惡性循環”中惡化蔓延。

追蹤疾病源頭

與以往的埃博拉疫情一樣,沒人知道首個病例是如何感染病毒,也沒人知道病毒是如何傳入這個地區。埃博拉病毒可感染猴子和猩猩,早前的疫情可能與人類接觸被感染動物的血液有關。蒸煮處理可殺死病毒,因此感染風險不在于吃肉,而在于生加工處理。埃博拉病毒還可能感染果蝠,因此屠殺蝙蝠也可能被感染。

一些研究人員還認為,被感染蝙蝠的糞便會感染水果或其他食物,人類可能因為生食這些食物而被感染。

一旦人類被感染,他們的體液就會傳染給其他人,隨著病情的加重,病人會變得更具傳染性。與流感不同,埃博拉病毒不會通過空氣傳播,但人類接觸體液是不可避免的,通常通過眼睛、鼻子、嘴或傷口。一滴血可以包含數以百萬計的埃博拉病毒,而尸體更像是病毒炸彈。

一支研究團隊調查發現,這場疫情可以追朔到死于蓋凱杜的那名兩歲兒童。這名兒童及其親屬并未被檢測出埃博拉病毒,但他們的癥狀與病情相符,而且他們也符合其他病例的傳染模式。

但是,沒人能解釋清楚為何這么小的孩子會成為首個病例。被感染的水果可能是原因之一。用被感染的針頭注射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研究團隊成員希爾萬·貝茲(Sylvain Baize)表示,在這名兩歲兒童之前,可能還有更早的病例。

他表示:“我們推斷,首個病例是因為接觸蝙蝠而被感染。這只是一種可能,我們還不能確定。”

卷土重來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副代表法茲勒·哈克(Fazlul Haque)表示,在3月和4月出現一些病例之后,醫療人員認為疫情已經消失。但是,一個月后疫情又卷土重來。

哈克稱:“這一次似乎來勢兇猛。現在,感染者的增長速度非常高。”

從6月30日到8月6日,利比里亞政府共報告170余個病例,超過90個病例已經死亡。

哈克認為:“目前,我們的努力不足以阻止病毒蔓延。”

哈克還表示,多數衛生機構認為,因為當地人不敢前來就診,再加上當地衛生部門檢測能力薄弱,真實的感染人數可能更高。駐利比里亞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言人表示,為了避免被送往隔離區,或者由于傳統觀念(生病是對做壞事的懲罰)而產生的羞辱感,一些家庭會隱藏病人。

哈克表示,疫情跟蹤對于疾病控制至關重要,但我們太過遲緩,根本無法及時發現新病例。七個縣已經確認疫情,利比里亞政府已經在首次發現疫情的洛法縣部署安全部隊。但是,利比里亞政府等于向這些地區派遣了不必要人員,我們不清楚他們如何讓這些人與病人隔離。由于太多的醫療人員生病,一些醫院已經關閉。

利比里亞已經關閉市場和邊境通道。利比里亞政府還表示,邊防檢疫站將測試和帥選病例。但在上周四,位于伯米縣克雷(Klay)地區的檢疫站就沒有開展篩選工作,那里停放著一排裝滿貨物的卡車。

一名卡車司機表示,他已經在困在這里兩天了。“他們把我們當成人質。”他說道。

絕望的呼救

到6月和7月,塞拉利昂已成為這次疫情的中心。在凱內馬市的政府醫院中,舍克·烏馬·汗(Sheik Umar Khan)醫生領導著治療工作,并控制著疫情。

但是,他非常渴望得到醫療物資供應,包括消毒用品,手套,防護眼鏡和防護服。7月初,他聯系美國好友和醫學院的同學,請求他們的幫助,并發送了一個列有短缺物品和已有物品的電子表格。實際上,已有物品欄目幾乎空空如也。其中一項短缺物品是尸體袋:3,000個成人尸體袋和2,000個兒童尸體袋。

在朋友們回復前,汗已經身染埃博拉病毒。7月29日,他因病去世。(騰訊科技)

與以往的埃博拉疫情一樣,沒人知道首個病例是如何感染病毒,也沒人知道病毒是如何傳入這個地區。埃博拉病毒可感染猴子和猩猩,早前的疫情可能與人類接觸被感染動物的血液有關。蒸煮處理可殺死病毒,因此感染風險不在于吃肉,而在于生加工處理。埃博拉病毒還可能感染果蝠,因此屠殺蝙蝠也可能被感染。

一些研究人員還認為,被感染蝙蝠的糞便會感染水果或其他食物,人類可能因為生食這些食物而被感染。

一旦人類被感染,他們的體液就會傳染給其他人,隨著病情的加重,病人會變得更具傳染性。與流感不同,埃博拉病毒不會通過空氣傳播,但人類接觸體液是不可避免的,通常通過眼睛、鼻子、嘴或傷口。一滴血可以包含數以百萬計的埃博拉病毒,而尸體更像是病毒炸彈。

一支研究團隊調查發現,這場疫情可以追朔到死于蓋凱杜的那名兩歲兒童。這名兒童及其親屬并未被檢測出埃博拉病毒,但他們的癥狀與病情相符,而且他們也符合其他病例的傳染模式。

但是,沒人能解釋清楚為何這么小的孩子會成為首個病例。被感染的水果可能是原因之一。用被感染的針頭注射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研究團隊成員希爾萬·貝茲(Sylvain Baize)表示,在這名兩歲兒童之前,可能還有更早的病例。

他表示:“我們推斷,首個病例是因為接觸蝙蝠而被感染。這只是一種可能,我們還不能確定。”

卷土重來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副代表法茲勒·哈克(Fazlul Haque)表示,在3月和4月出現一些病例之后,醫療人員認為疫情已經消失。但是,一個月后疫情又卷土重來。

哈克稱:“這一次似乎來勢兇猛。現在,感染者的增長速度非常高。”

從6月30日到8月6日,利比里亞政府共報告170余個病例,超過90個病例已經死亡。

哈克認為:“目前,我們的努力不足以阻止病毒蔓延。”

哈克還表示,多數衛生機構認為,因為當地人不敢前來就診,再加上當地衛生部門檢測能力薄弱,真實的感染人數可能更高。駐利比里亞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發言人表示,為了避免被送往隔離區,或者由于傳統觀念(生病是對做壞事的懲罰)而產生的羞辱感,一些家庭會隱藏病人。

哈克表示,疫情跟蹤對于疾病控制至關重要,但我們太過遲緩,根本無法及時發現新病例。七個縣已經確認疫情,利比里亞政府已經在首次發現疫情的洛法縣部署安全部隊。但是,利比里亞政府等于向這些地區派遣了不必要人員,我們不清楚他們如何讓這些人與病人隔離。由于太多的醫療人員生病,一些醫院已經關閉。

利比里亞已經關閉市場和邊境通道。利比里亞政府還表示,邊防檢疫站將測試和帥選病例。但在上周四,位于伯米縣克雷(Klay)地區的檢疫站就沒有開展篩選工作,那里停放著一排裝滿貨物的卡車。

一名卡車司機表示,他已經在困在這里兩天了。“他們把我們當成人質。”他說道。

絕望的呼救

到6月和7月,塞拉利昂已成為這次疫情的中心。在凱內馬市的政府醫院中,舍克·烏馬·汗(Sheik Umar Khan)醫生領導著治療工作,并控制著疫情。

但是,他非常渴望得到醫療物資供應,包括消毒用品,手套,防護眼鏡和防護服。7月初,他聯系美國好友和醫學院的同學,請求他們的幫助,并發送了一個列有短缺物品和已有物品的電子表格。實際上,已有物品欄目幾乎空空如也。其中一項短缺物品是尸體袋:3,000個成人尸體袋和2,000個兒童尸體袋。

在朋友們回復前,汗已經身染埃博拉病毒。7月29日,他因病去世。(騰訊科技)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