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圣誕夜休戰

4039

戰爭是殘酷的。你死我活,各不相讓。

戰爭是不擇手段的。打起仗來,只要能置敵于死地,各種戰術,各種武器,各種策略,無所不用其極。那么,在古往今來數不勝數的大大小小戰爭中,有沒有令人稱奇,使人感到意外的戰斗事例呢?有!這里講的,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一個小小的插曲,聽來頗具傳奇色彩。

1944 年底,第二次世界大戰已到尾聲。盟軍已開始進攻德國本上,轟炸機不斷出動,輪番轟炸德國占領的比利時、奧地利這些與德國相連的國家。

在靠近比利時邊境的德國亞爾丁森林里,有間小木屋。小木屋里住著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太太,

人稱漢斯奶奶。她丈夫原是守林人,戰爭開始不久,被征召到兵工廠做工,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喪生。兒子在前線陣亡,媳婦被盟軍的飛機炸死,現在只剩下她和孫子科爾曼相依為命。

祖孫倆躲在森林里,靠半袋面粉和地窖里的 8 個馬鈴薯苦捱時光。森林里,幾乎沒有什么聲音,飛禽走獸,好像也被可怕的戰爭嚇得不見了影兒,連小鳥也難得鳴叫幾聲。只有漢斯奶奶養的那只唯一的大公雞,每日引頸高叫幾聲,否則,真是靜得可怕。而這可怕的寂靜,卻又十分珍貴,因為它總比槍炮聲、廝殺聲、呻吟聲美好啊。在這戰火連天的年代里,漢斯奶奶住的小木屋,就成了世外桃園,人間樂土。祖孫倆既滿足、又不安;既焦急、又留戀地住在森林里打發日子,

等待戰爭結束。此時此刻,他們不希望任何人來打擾。

然而,戰爭是無情的。戰火還是燃燒到大森林邊,槍炮聲不時地透過重重樹枝,隨著一陣陣寒氣,傳進寧靜的小木屋里。

1944 年的圣誕節到了。殘酷的戰爭,并未使人們忘記這一神圣歡樂的節日。祖孫倆坐在昏暗的燈光下,商量過節的事兒。他們沒想到,希特勒并沒有把過圣誕節放在心上。他的軍隊在戰場上節節敗退。但他不甘心就此失敗。他要作垂死掙扎,妄圖背水一戰,向盟軍反撲。戰斗在這邊境地帶展開。德軍困獸猶斗,盟軍志在必勝,雙方都傷亡慘重,但仍不分勝負,只得以亞爾丁這片森林區為界,各自構筑工事,尋求戰機,

再決一死戰。

卻說當漢斯奶奶跟孫子商量如何過好這凄慘的圣誕節時,突然響起了敲門聲。漢斯奶奶慌忙將蠟燭吹滅,又將孫子摟在懷里。她靜靜地聽了一會,門上又“篤、篤、篤”地響了幾下。這敲門聲,既含著焦急,又帶有乞求意味。

漢斯奶奶將孫子掩在身后,兩手抖抖地將門閂拔下。門一開,只見白茫茫的雪地上,站著兩個頭戴鋼盔的士兵。在他們的身后,還有一個士兵躺在地上。他受了重傷,大腿上的血已染紅了一片雪地。

站著的一位士兵,操著聽不懂的語言,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比劃著。漢斯奶奶立刻朋白了,一站在他面前的是德國的死敵——兩個美國兵!

美國兵不懂德語。漢斯奶奶又不懂英語,相互無法交談。美國兵十分吃力地講著,

比劃著。漢斯奶奶靈機一動,用不太熟練的法語問道:“你們是誰?”

幸好,那位受傷的美國兵懂幾句法語。他仰著頭,用斷斷續續的法語說:“老……老媽媽,我……我們是美國……美國士兵。我……我們迷路了……我傷得不輕……希望得到……您的幫助……”

漢斯奶奶彎下腰,問:“我能幫助你們什么呢?”

受傷的美國兵,有氣無力地說:“請……請讓我們……我們進屋去……暖暖身子,看在上……上帝的份上……讓……我們包扎……包扎好傷口……我們……不留在這兒……這兒過夜,決不……決不……連累您……”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