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善人寨的祭禮

3114

這件事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的日本。

這年年底,宇野喬一和永井夕子兩個有一個假期,他們結了伴到日本深山一處小溫泉去度假。

宇野三十五六年紀,形相俊雅,談吐謙和;夕子才二十掛零,身材小巧,儀態萬千。

他們只想暫時遠離那熙熙攘攘的紅塵,去與大自然親熱親熱,殊不知火車開到一處隧道里卻被逼停了下來,因為前面有塌方,看來沒有兩三天時間是通不了車的。

正當他們不知所措的時候,坐在他們不遠處的 30歲左右的一位精壯漢子,叫了起來:“哎呀,這不是宇野先生嗎?”

宇野愕了一下,終于回憶起來,

他們曾有一面之交。他說:“你不是植村先生嗎?你上哪去?”

植村說:“我回家去,都快到家了,偏偏遇上了塌方。這位小姐……是與你一起來的嗎?”

夕子落落大方地說:“我是他的外甥女。”

植村笑著說:“好漂亮的一位外甥女。你們去哪里呀?”

宇野說:“我們是到小溫泉度假去的,看來一時是去不成了”

植村笑著說:“兩位若不嫌棄,就到我們村里去逗留幾天。年底了,就在我們那里過年吧。我們村里的人個個好客。”

夕子笑了起來:“是嗎?貴村叫什么?”

植村說:“就叫善人寨,兩位別以為我是在吹牛,我們村確實叫善人寨。村里人個個善良樸實,熱情待客。不信,你們一問附近的人就知道。”

回到喧嘩骯臟的城市里去是不甘心的,到小溫泉又一時去不成,

夕子已經被植村說得怦然心動,她慫恿著宇野,要他接受植村熱情的邀請,去善人寨過一個年。

據植村介紹,這寨里的人個個團結友愛,互幫互助,誰生了病,遭了災,他們就會各自馨其所有去幫助他。外地人去了,他們總是待如親人,吃住自不必說,還會邀他們到家去串門,與你拉家常,扯閑篇,活像是在接待多年未謀面的近親。這種說法,得到了邊上一些乘客的證實,這兒雖說離善人寨最近的村落都有20公里之遙,但這些介紹和證實堅定了宇野和夕子去看一看的信心。

驀地,夕子在宇野耳邊悄悄說:“你注意到沒有,有人在盯看我們?”宇野悄聲回答:“我早注意到了,尤其是一聽到善人寨以后,他的眼睛幾乎就沒有離開過我們。

夕子假裝沒事兒似的轉過頭去,邊上靠窗的座位上坐著一個25歲左右的男青年,一頭長發,穿一件厚厚的皮夾克。他見夕子轉過頭去,就很不自然地將目光移到窗外去了。

宇野和夕子決定到善人寨去后,就下了車,在植村的帶領下,兩個人抄小路往前走去,轉過了兩個山頭,終于來到一個小車站。車站很簡陋,附近連一家像樣點的商店都沒有。但有一輛舊馬車停在那里,趕車的是一個非常和藹的老頭子。

老人一見他們,就樂呵呵他說:“哎呀,是植村君來了,叫我好等,是怎么一回事呀?”

植村說:“有勞耕介爺爺久等了,隧道塌方了,我們只好翻過山頭走來。這兩位是來我家過年的朋友。”

披著破皮衣的老人熱情他說:“歡迎,歡迎,難得城里入肯屈尊上我們這個荒野小村來過年,

這是菩薩見我們山里寂寞冷清特地請來的客人,得好好招待才是。來,來,你們兩位先上車。”

善人寨名不虛傳,光這么一個未見過世面的老人就這般禮敬有加,古道熱腸,確實使初來乍到的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馬匹很老,車子也破,山路又著實的凹凸不平,一路上顛顛簸簸的,但是主人們的熱情使客人一點也不覺得勞頓困苦。山路很黑,幾天前下的雪,使路兩旁像豎起了兩堵白墻。越進山去,氣溫也越低,夕子雖然穿著厚厚的大衣,也已有高處不勝寒的感覺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