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北京兒童醫院體驗日志 掛號排長龍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1304

?北京兒童醫院體驗日志

?潘峰

按照雙體驗活動安排, 我于8月7日上午到兒童醫院參加醫務體驗活動。 當我早上7:20來到兒童醫院掛號大廳時, 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 每個掛號窗口都排著長龍, 感覺自己在春運期間的火車站售票大廳。 實實在在感受了一下兒童醫院暑期門診過萬的場面。

8點, 我被工作人員領到神經康復科,

跟隨方方主任的體驗正式開始。 按照慣例, 每周三上午一早科室利用有限的時間進行早會, 該科門診的醫護人員都參加, 由科室負責人傳達近期醫院的工作要求和文件精神, 通報醫療工作情況, 并就有關工作提出要求。 因為受場地限制, 早會在門診的一個神經康復室召開, 條件有限, 沒有桌椅, 醫務人員們都是站著參加早會。 好在時間不長!

8點半, 我帶著神圣、敬畏的心情跟隨方主任開始體驗門診。 方主任向我介紹, 神經康復這個專業看病比較慢, 因為需要詳細詢問病史和日常表現, 才能得出初步診斷。 她每次出門診掛20個號, 但是有沒掛上號的復診病人來找她, 她就給加號, 一般要看將近30個病人。

半天的病人看完通常要到下午2點了。 方主任坦言:“我出門診半天最多也就能看30個病人, 因為要不停地問診, 不停的看病, 再多看我就發懵了”。

方主任的病人多數是癲癇、智力低下、孤獨癥、遺傳代謝病等, 孩子從剛出生到十歲的各個年齡段, 很多是從外地專程趕來。 因為面對的病患都是孩子, 所以家長對孩子的病情表現和日常行為描述尤為重要。 有個智力發育低下的孩子, 家長從河南老家帶著孩子來就醫, 因家長表達和理解能力有限, 總是答非所問, 或回答模糊不清。 唉, 遇到這樣糊涂的家長, 真是讓醫生沒有辦法啊。 方主任很無奈, 只能憑著經驗診斷了。

面對一個個幼小的病患, 有的甚至還不會說話, 有的因為疾病哭鬧不停,

有的在診室里跑來跑去的玩耍, 但方主任似乎已經習慣各種情況。 有一個孩子不由自主的在診室里大便, 家長特別的不好意思, 一個勁的向醫生抱歉。 而方主任并未感覺意外或責怪家長, 只是告訴家長“繼續說孩子的情況, 待會保潔人員會來處理”, 讓家長緊張的情緒放松了下來。 有一個孩子因為智力發育障礙, 5歲了還不能完整表達, 當她口齒不清、不連貫的說出一句“爸爸昨天又喝酒了”時, 方主任樂了, 看著她說“會跟媽媽告狀了。 ”把我們現場的人都逗樂了。

半天的體驗很短, 但感覺很豐富、很充實。 但想到醫生要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面對患者, 周而復始的重復著相似的工作時, 內心深處對醫務人員產生由衷的敬意。

看著一個個前來就醫的小不點, 那么天真、頑皮的年齡就要開始與疾病做斗爭;看著一個個家長面對醫生時祈求和渴盼的眼神;心里有著說不出的滋味, 真心希望所有的孩子都能健健康康的成長!希望孩子家長能與醫務人員攜起手來共同戰勝病魔!

其實, 醫患雙方在面對共同的敵人——疾病時, 有很多立場和目標是一致的。 但在就醫時間和交流充分方面卻有著無法解決的矛盾。 每個病人及家長都希望醫生多看一會, 多了解一些, 多交流一些, 更深入一些, 更細致一些。 但面對兒童醫院暑期過萬的門診量, 醫生為了多看幾個病人, 特別是很多專程從外地趕來, 以及那些掛不上號前來加號的病人, 只能直奔主題、盡量簡短的提問,

盡量節省時間, 把有限的時間留給更多的病人。 其實這也是醫患雙方供需矛盾造成的, 希望我們的醫改能從體制上緩解供需矛盾, 能讓醫生有更寬裕的時間、更從容的面對每一個病人。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