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湖南湘潭一產婦慘死手術臺 醫生護士集體失蹤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8月10日下午, 湘潭縣婦幼保健醫院一名張姓產婦, 在做剖腹產手術時,

因術后大出血不幸死亡。 “我們認為她是非正常死亡, 醫院存在很大責任, 如果發現及時不至于死亡, 也不至于隱瞞我們這么久。 ”張女士的家屬認為, 醫生在搶救方面存在問題, 但醫院方面一直沒給家屬一個關于推遲死亡時間原因的確切答復。 圖為產婦家屬看到手術臺上的產婦后的反應。

據了解, 張女士今年27歲, 9號凌晨4點有了臨產的跡象, 10號上午張女士的丈夫劉先生帶著妻子住進了湘潭縣婦幼保健醫院,

準備待產。 上午11點, 婦科醫生給張女士做了一系列產前檢查, 胎位正常, 但由于胎兒較重, 醫生建議家屬做剖腹產。 隨后, 張女士被被推進了五樓的手術室。 12點05分, 手術室護士告訴家屬, 產婦順利產下寶寶。 圖為產婦家屬看到手術臺上的產婦后的反應。

孩子被護士抱出來后, 張女士一直沒有從手術室內出來。 半個小時后, 護士通知一直守護在手術室外的劉先生,

稱產婦出現大出血的情況, 需要輸血600CC, 讓其趕緊簽字。 劉先生說, 1個小時后, 護士又通知他, 稱出血情況沒止住, 要其趕緊去買止血藥, 劉先生立刻就到一樓繳費。 直到下午3點, 醫院請來市里專家進行協商, 進進出出, 好像很急的樣子。

圖為產婦家屬看到手術臺上的產婦后的反應。

下午5點左右, 一名護士從手術室出來通知劉先生, 稱產婦大出血, 現在必須切除子宮, 需要劉先生簽字。 劉先生聽了心里涼了半截, 但想著只要妻子能活命, 怎么都行。 就這樣又過了幾個小時, 直到晚上9點, 劉先生家人聽到有人在議論, 說產婦已經死了。 情急之下的劉先生上前使勁拍打手術室的大門, 這時, 出來一個自稱是代理院長的人, 說產婦仍在搶救, 有脈搏。 劉先生只得在外繼續焦急的等待。 圖為情緒激動的家屬。

直到晚上11點, 劉先生再也按倷不住, 再次敲門, 詢問護士情況, 可此時, 手術室內沒有任何人回答他, 因為手術室的門被反鎖, 劉先生不得不撬開手術室的大門。 可進去之后, 劉先生看到的了他難以置信的一幕:妻子赤身裸☆禁☆體躺在手術臺, 滿口鮮血, 眼睛里還含著淚水, 可卻再也沒有了呼吸。 而本應該在搶救的醫生和護士, 卻全體失蹤了, 房間里只有一些不明身份的男士在吃著檳榔, 抽著煙。

圖為產婦生前照片。

短短半天, 劉先生經歷了悲喜兩重天, 從初為人父的狂喜, 墜入痛失愛妻的深淵。 回憶全過程, 劉先生對湘潭縣婦幼保健院提出了諸多質疑:妻子產前檢查一切正常, 為什么死亡以后就說是羊水栓塞?先前怎么沒有檢查出來?在產后搶救過程中, 為什么也沒有講過?在產后大出血搶救過程中, 病人病情危機, 為什么醫生不下達病危通知書?為什么在下午3點的時候打電話去梅林橋鎮詢問有沒有這個人, 并說已經死亡了?最讓劉先生難以理解的是,妻子在死亡以后,為什么醫生不及時通知家屬。圖為圍堵在手術室門口的家屬。

“如果醫院責任心強一點,這個悲劇完全可以避免的”。而且事后,院方始終沒有道歉,只是反復訴說他們已經盡力搶救。圖為院方領導。

死者親屬反映的情況屬實?8月12日中午,本網記者前往湘潭縣婦幼保健院,院長胡亮在電話里告訴記者,自己此時在匯報工作,政府已經介入,詳細情況不便介紹,主要這個病人是因為羊水栓塞發病比較急。

隨后,記者和湘潭縣衛生局齊局長取得聯系。齊局長稱,8月11日上午,湘潭縣政府、縣衛生局等部門先后派來負責人,約死者家屬、院方代表和政府代表三方在湘潭縣紅葉賓館協商,但雙方未達成一致。目前,院方和死者家屬還在就賠償問題進行協商當中。

并說已經死亡了?最讓劉先生難以理解的是,妻子在死亡以后,為什么醫生不及時通知家屬。圖為圍堵在手術室門口的家屬。

“如果醫院責任心強一點,這個悲劇完全可以避免的”。而且事后,院方始終沒有道歉,只是反復訴說他們已經盡力搶救。圖為院方領導。

死者親屬反映的情況屬實?8月12日中午,本網記者前往湘潭縣婦幼保健院,院長胡亮在電話里告訴記者,自己此時在匯報工作,政府已經介入,詳細情況不便介紹,主要這個病人是因為羊水栓塞發病比較急。

隨后,記者和湘潭縣衛生局齊局長取得聯系。齊局長稱,8月11日上午,湘潭縣政府、縣衛生局等部門先后派來負責人,約死者家屬、院方代表和政府代表三方在湘潭縣紅葉賓館協商,但雙方未達成一致。目前,院方和死者家屬還在就賠償問題進行協商當中。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