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韓寒教育女兒有一套 扒一扒明星給孩子寫的信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5 1342
赞助商链接

面對大眾, 他們是鎂光燈的焦點;面對孩子, 他們是最平凡的父母。 近日, 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的新書《成長, 請帶上這封信》, 匯集了張泉靈、白巖松、黃磊、黃菡、于丹、劉瑜、韓寒、安妮寶貝等30位來自各領域的知名人士為孩子寫下的家書。 他們細數孩子成長中的酣暢與迷茫, 期待孩子們能“遵從內心, 成為最好的自己”。

韓寒教育女兒有一套 扒一扒明星給孩子寫的信

劉瑜:望子成龍令我不安

當《送你一顆子彈》、《民主的細節》作者劉瑜被問到“為什么決定要孩子時”, 她用了一個很常見也很偷懶的回答:為了讓人生更完整。

赞助商链接
朋友反問:這豈不是很自私?用別人的生命來使你的生命更“完整”?劉瑜則無語。

因為, 她總覺得, 生孩子是一件自私的事, 所以不敢對孩子有什么“寄望”。 她甚至覺得沒有幾個詞語比“望子成龍”更令人不安。 所以, 她希望女兒布谷長大后能完成自己的夢想。 劉瑜對女兒說:“我祈禱你能成功, 但我所理解的成功, 是一個人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敬畏與熱情——在媽媽看來, 一個每天早上起床都覺得上班是個負擔的律師, 并不比一個驕傲地對顧客說‘看, 這個發型剪得漂亮吧’的理發師更加成功。 ”

劉瑜不強求孩子與她相像。 她在給女兒的信中這樣說:“如果你寧愿跟你那個滿臉青春痘的胖姑娘同桌而不是媽媽交流人生, 那么我會為你的人緣而高興。 如果我們為‘中國往何處去’以及‘今晚該吃什么’吵得不可開交, 如果你也像媽媽一樣脾氣火爆, 我也希望你憤然離家出走的時候記得帶上手機、鑰匙和錢包。

赞助商链接

韓寒:那只飛蛾會變成花

2010年, 小野出生, 她的父親是作家、賽車手韓寒。 特立獨行的韓寒對女兒的教育也頗有一套。

韓寒教育女兒有一套 扒一扒明星給孩子寫的信

小野在很小的時候從奶奶那里學會了一種評判標準:害蟲和益蟲。 有天韓寒正吃飯, 她突然從旁邊飛身而出, 口中大喊一句:“害蟲, 打死。 ”4歲的孩子認為這是一個二元對立的世界, 韓寒卻深信這是個包容的世界。 他力圖讓女兒懂得, 黑與白、好與壞無法一概而論。 他借著女兒殺蟲, 以嚴厲口吻責問她。 孩子有點畏怯道:“它是壞的小動物, 它是蒼蠅。 ”韓寒反問:“什么叫壞的, 什么叫好的?你不可以傷害它們, 如果它們沒有傷害你, 知道了么……”

韓寒說罷, 小野凝滯幾秒, 瞬間大哭。 韓寒怕孩子為此反而留下更大的心理創傷, 便心生一計。 他把飛蛾撿起,

赞助商链接
帶上小鏟子, 牽著小野到了一片土地, 挖了一個小坑, 讓小野把飛蛾扔了進去, 他說:“我們把它埋了起來, 它就會變成一朵花。 ”趁孩子去拿水壺澆水的空當, 韓寒跑到十幾米外摘了一朵花, 把花插在剛才埋飛蛾的地方。 當小野看到那朵花時, 驚詫得說不出話。 韓寒說:“你看, 就在剛才, 它變成了一朵花長了出來, 說明它已經原諒你了。 ”小野破涕為笑。

在韓寒眼中, 所謂教育就是這樣:“愛與耐心, 加上孩子能明白的方式。 ”

曹文軒:我愿意哄著你長大

幾年前, 作家、北京大學教授曹文軒的妻子去美國, 兒子與他共同生活。 不久, 他發現, 事情遠不如自己想象的那樣美好。 孩子關心的一切, 都與學習無關。 并且, 脾氣暴躁, 毫無克制。

韓寒教育女兒有一套 扒一扒明星給孩子寫的信

面對孩子的叛逆, 曹文軒陷入兩難困境。 終于有一天, 曹文軒對孩子動粗了。 后來,

赞助商链接
他偶遇一位心理學家。 他對曹文軒說:“不必焦慮, 這是一個正常的孩子, 只不過他的逆反有點超出正常值。 ”他的建議是:“你只有哄著他長大。 ” 曹文軒開始細心反思, 他發現, “叛逆”的責任并不應該全由孩子承擔。 “教育制度、老師的境界與教育方式, 還有我們通常流行的道德觀、價值觀, 都要在很大程度上承擔責任。 ”

由此, 曹文軒開始發現孩子身上的美好。 “那種美好甚至比其他孩子還要多”。 當然, 孩子也在改變, 知道克制自己的脾氣, 并在某些時候作出退讓。 曹文軒在信中對孩子說:“兒子, 鮮亮的青春, 才剛剛開始光顧你。 從今以后, 你生命的光彩會迷倒無數人。 長大吧, 不住地長大, 爸爸愿意哄著你。 ”

畢飛宇:一根煙的成人禮

韓寒教育女兒有一套 扒一扒明星給孩子寫的信

1997年, 作家畢飛宇成為父親。 2014年, 兒子17歲, 即將成人時, 畢飛宇用“一根煙”的故事對他講述自己的成人禮。

赞助商链接

畢飛宇讀大學時, 宿舍里有兩個同學吸煙, 他們掏出香煙的時候總喜歡“打一圈”, 每個人都送一支。 考慮到日后的人際關系, 不會吸煙的畢飛宇接受了。 “這是一個糟糕的開始, 許多糟糕的開始都是由‘不敢堅持做自己’開始。 ”畢飛宇說。

因為校內禁煙, 香煙不能隨身攜帶,畢飛宇把它放在枕頭邊上。 終于有一天, 畢飛宇的父親來看望他時, 發現了枕邊的香煙。 父親什么都沒說, 十幾分鐘之后, 掏出一包香煙, 抽出一根, 猶豫地放在桌面上。 畢飛宇把香煙拿起來, 是父親親手幫他點上的。 點煙的剎那, 畢飛宇差點就哭了, 他認定了這個場景是一個感人的儀式——他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他男人的身份徹底被確認了。 事實上, 這是一個誤判。

畢飛宇在給兒子的信中這樣寫道:“這里頭有一個公開的秘密, 做父親的總是維護自己的兒子, 但這并不意味著兒子的舉動就一定恰當。

赞助商链接
”畢飛宇告訴兒子:“一個男孩到底有沒有長成為一個男人, 一支香煙無論怎樣也承載不起。 是你爸爸夸張了。 夸張所造成的后果是這樣的:爸爸到現在也沒能戒掉他的香煙。 ”

張泉靈:在自己的體驗里讀懂世界

在鏡頭之外, 中央電視臺主持人張泉靈和普通媽媽一樣, 陪伴兒子的成長。 一次, 張泉靈偶然看到兒子的網頁瀏覽記錄——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失事;玉兔還會醒來嗎;航天員是怎樣在太空拉屎的;獵戶座的紅巨星……張泉靈笑了, 孩子的好奇心離現實世界那么遠。

韓寒教育女兒有一套 扒一扒明星給孩子寫的信

張泉靈認為除了閱讀, 能打開世界的方式就是經歷。 從小到大, 她看過很多關于戰爭的書和電影。 可是關于戰爭的概念, 是在2002年的阿富汗的一根電線桿子前建立起來的。 那是一根鐵鑄的電線桿子, 被從不同方向的炮彈穿過,

赞助商链接
留下3個孔。

后來, 在阿富汗一個廢墟上的鄉村課堂里, 張泉靈看見幾個30多歲的男子坐在六七歲的孩子后面。 他們也是學生, 在接受掃盲教育。 戰爭持續了26年, 他們從沒有機會走進學校。 “26年的戰爭, 有多少輕而易舉的毀滅。 我只是看到最淺的表面。 ”張泉靈如是說。

“我能做的, 就是現在多帶你走一走不同的地方, 接觸不同的生活、不同的人。 ”張泉靈告訴兒子, “世界的大小, 很多時候沒有捷徑, 你得用自己的腳步去丈量。 ”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