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一件人命案

4678

話說印度德里城外的一個鄉村里住有一家姓杜基的莊戶人家,這戶人家父母早亡,就兄弟兩個。兄弟兩個都已成親。大媳婦長有一張醬色的扁臉,濃眉如刷,又寬又密,眼睛細長,扁鼻朝天,配上一張又闊又大的凹嘴,丑八怪似的,偏生脾氣又異常暴躁。弟弟的媳婦叫瓊德拉,這是個嬌憨美貌的少婦,雖說外表清秀,然而內秉風雷之性,這兩人猶如一對鈴鐺,不碰上也罷,碰上了總要了當作響。不是我挖苦你幾句,便是你搶白我幾句。一個講話鋒利尖酸,另一個抓尖要強。逐日價你一榔頭我一扁擔的,兩個雞爭鵝斗地使性較量著,

鬧得家翻宅亂、人嚎鬼哭的。兄弟兩人常常各自勸自己妻子別這么斗嘴斗舌的,可是說了也等于白說,只要兄弟兩人不在家,她們還是照吵不誤。

這天一大早,兄弟兩個吃了早飯,就手提砍刀干活去了。兄弟兩個前腳才出門檻,妯娌兩個的早功課后腳就開場了。隔壁鄰居對于她們的相罵聲早已司空見慣,也不在意,只是說了句“嘿,又干起來了!”任她們揚鈴打鼓地瞎折騰去。其實,這類事,在他們家里已是家常便飯,所以她們的兩個丈夫也并沒放在心上。

且說這天傍晚,兄弟兩個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里來。一進家門,發現家里冷冷清清的。

這時屋外還是悶熱異常,青蛙在屋后牛欄附近的洼地里“呱呱呱”嚷個 不停。

寧靜的空氣中彌漫著蛐蛐的叫聲。

中午的一場暴雨就像從天上傾倒下來似的。山上洪水暴發,大水淹沒了 黃麻田和稻田,沖毀了許許多多的農田。農民們都趕忙到水里去收割已經成 熟了的稻子和黃麻。唯有兄弟倆被地主的狗腿子拖了去修理地主家的帳房,只好眼睜睜看著自己到手的莊稼泡在黃黃的臟水里發芽發霉。帳房屋的屋頂 裂了兩條縫隙,地主逼著他們淋著大雨將它搶修好。兄弟兩個攀高爬低,淋得像只落湯雞似的,這才算修理完畢,可是自己家的莊稼卻因整整泡了一天而已成了一堆爛草,這怎么不叫他們傷心呢?一年辛苦又落了空,今后拿什么來填自己的肚子?拿什么來養活老婆孩子?

當兄弟倆垂頭喪氣地回到屋里的時候,只見小媳婦沉著臉坐在地上。她與大媳婦從早上吵到傍晚,各顯其能,各不示弱地斗了一整天,早已舌干口焦,神倦力竭,只是坐在地上將息。大媳婦鐵青著一張丑臉,眉間猶如罩著一層黑云。她坐在陽臺上還在嘔氣,她的那個一歲半的兒子已哭得睡著了,扎手舞腳仰臥在陽臺地上。

弟弟還未跨進門,聽見屋后的牛在哞哞大叫,連忙上屋后喂草去了。

哥哥則走進屋來,看見這幅情景,也不理睬,他勞累了一天,早已饑腸轆轆,一進門,就嚷嚷道:“餓死我了!快拿飯來!”

大媳婦雖算不上是窮嘴笨腮,但還總是及不上小媳婦的伶牙俐齒,這一天爭斗下來,她少不得吃了不少口舌虧,這口惡氣正沒處出,

見丈夫進門來,不先向她陪話,反大聲粗氣的,就像火藥桶里給扔進了一顆火星。

她一跳跳起來,雙手一叉腰,大聲吼道:“你這天殺的,發什么清秋大夢?你要吃飯,叫我上哪兒弄飯去?你帶回來米了嗎?莫非還要我出去為你掙米不成?”

哥哥這一天辛苦下來,不僅拿不到一文工錢,反被那個刁鉆刻薄的地主家帳房賊頭鼠腦、臭短臊長地罵了一天,更何況自家的莊稼已泡了湯,一肚子的怒火正沒氣出,聽了妻子的話,一時急怒攻心,眼露殺氣。

他怒發如狂,咆哮道:“你,你說什么?”

話音未落,他手抄起砍刀,一刀向她頭上砍去,這一刀砍個正著,大媳婦應聲倒地,正仆在坐在地上的小媳婦身上,這時,大媳婦已腦破骨裂,血汩汩地流出來,

早已一命嗚呼了。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