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產後

好萊塢明星的寶寶經濟學

1756

安吉麗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的龍鳳胎照片賣出1600萬美元的高價,妮可-基德曼和凱斯-厄本卻拒絕了百萬美元的寶寶照誘惑。

隨著好萊塢寶寶照成為一門經濟學以來,大腕們面對新的生財之道,卻各有各的打算,為錢,為名,為寶寶,還是為其他?但是邀請雜志攝影師進家門,就如同引狼入室。一旦進入,他們就不會放過那個孩子。考慮到多數明星總是抱怨狗仔隊的無處不在,我們會默認他們應該對那些攝影師避之不及,更別說告訴全世界他們的寶寶照究竟值多少錢了,不過明星們有自己的生意經。

以后應當有專門為好萊塢明星媽媽提供咨詢服務的人員,一旦她們生了孩子,就幫助她們確保寶寶照片的利益最大化。在此我們也提供一些建議,它們基于三個關鍵的變量:“分配”、“時間”和“金錢”。“分配”對應的是有多少家雜志將得到第一手的寶寶照;“時間”指的是介于出生和首次曝光的時間線;“金錢”則是明星們對照片的索價。

明星們,歡迎閱讀《寶寶經濟學導讀手冊》!

自我陶醉者的寶寶經濟學這一類的明星拍攝寶寶照,是為了得到公眾的注意力、名聲和金錢。在“分配”上,明星們只能向一家雜志出售獨家照片。在首張照片公布前,明星父母要善于百般勾引媒體,經常出去購買嬰兒用具,但又不把寶寶們帶在身邊;和寶寶一起出去溜達時,要找個好的方法遮住他們的臉(邁克爾-杰克遜深諳此道)。這就限制了照片的潛在供給,可以為寶寶照在雜志上爭取更多的版面。

在“時間”上,寶寶照不必在出生后立刻見報。筆者建議明星們多和你的孩子在一起,想象一下這個啥也不懂的娃娃能賺多少美元;過一兩個星期,

你們可以邀請攝影師來家中。注意:千萬不要等一個月那么久。公眾對你家孩子的注意力最多維持一個月。除非是個別情況——凱蒂-霍爾姆斯和湯姆-克魯茲的小蘇芮到了5個月大才接受了《名利場》的獨家拍攝。

在“金錢”上,獨家的寶寶照應該賣給出價最高的雜志。通過此舉使明星為自己的寶寶確立日后的一個市場價,也會刺激更多的八卦媒體來追拍更多的照片。價格越高,就會越有成就感。當然,自我陶醉者還有另外的變種版本,即道德高尚版的明星寶寶照。該類明星和上面一類唯一的區別就在于:他們如何處理得來的錢財。類似安吉麗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他們會把錢捐給慈善機構,

而不是孩子日后就讀大學的基金會。

假正經父母們想的是名聲

這類明星圖的是個人名聲,但又不愿太過招搖地利用寶寶照謀取私利。由于這類明星目的不純,所以在“分配”上,他們必須得有足夠的創意。拍攝《驚聲尖笑2》的女演員托里-斯培林女士屬于典型案例。

斯培林非常聰明地選擇在孩子尚未出生時,就讓觀眾一睹其容。在美國氧氣臺,她和丈夫的真人秀節目里,與觀眾一起見證了懷孕期間的過程,包括孩子在子宮內的超聲波照片。這檔真人秀每集都有平均一百多萬人的收視率,既讓氧氣臺起死回生,也讓自己的星路更為坦蕩。這就好比產品在上市前的市場調研,一個好的營銷計劃能帶動產品的銷量。

斯培林的真人秀劃清了母親和孩子間的界限:她的咸魚翻身不是因為有了孩子,而是因為她懷孕了。當然,這類明星得帶動新開發的粉絲一起,在孩子出生時達到情感上的共鳴。并且,這類明星的寶寶照要提供給盡可能多的雜志,并且給每家雜志不同的照片,

這樣每家雜志都可以標榜為“獨家”。然后,明星們就可以穩坐好萊塢的“媽媽陣營”,接演電影和電視中一個又一個的母親角色。

此外,筆者建議斯培林一類的媽媽們要留出一兩個星期來吊足媒體的胃口—尤其當你在做一個真人秀時,該季的最后一集必須是你懷孕的最后時刻。至于“金錢”,你既不用捐給慈善機構,也不用免費發放照片。道德上的高標準會影響收益的最大化,反正你是屬于假正經的自我激勵者。

隱居讓好萊塢寶寶毫無價值

這類的明星希望盡可能地遠離狗仔隊。從經濟角度來看,隱居藝術家類型的明星在“分配”上必須反其道而行之。為了避免狗仔隊,他們得盡可能公開地披露孩子的生活。市場供給的泛濫會打破供需的平衡,導致對寶寶照需求的降低。雜志上的照片必須足夠好,這樣其他的狗仔隊就不用再親自偷偷上門拍攝更好的。同樣,這類明星發布博客也可以讓那些狗仔隊興致索然。通過幾星期的集中曝光,公眾就不再感興趣了。明星們的寶寶照讓公眾審美疲勞,而不是讓他們爭相恭維了。

妮可-基德曼是該類別的典型代表。她和丈夫凱斯-厄本曾拒絕了百萬美元的誘惑,并表示不會出賣愛女照片。不過從他們的初衷出發,應該大量發布照片才是。不然,市場上的“零供給”會更大地刺激需求,引來無數的狗仔爭相偷拍。

至于發布照片的時間,要趕早不趕晚。醫院里的照片、老家的照片、新生兒房間的照片,甚至尿布的照片,都應該盡早主動公布。

不過,這就意味著金錢=0美元。總之,寶寶經濟學的關鍵,就在于好萊塢明星們必須懂得控制供應鏈,把自己當成寶寶的公關人,話語權的控制、公眾形象的管理都得操心,還要適時地給觀眾作秀。作為明星,就應該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吧。

隱居讓好萊塢寶寶毫無價值

這類的明星希望盡可能地遠離狗仔隊。從經濟角度來看,隱居藝術家類型的明星在“分配”上必須反其道而行之。為了避免狗仔隊,他們得盡可能公開地披露孩子的生活。市場供給的泛濫會打破供需的平衡,導致對寶寶照需求的降低。雜志上的照片必須足夠好,這樣其他的狗仔隊就不用再親自偷偷上門拍攝更好的。同樣,這類明星發布博客也可以讓那些狗仔隊興致索然。通過幾星期的集中曝光,公眾就不再感興趣了。明星們的寶寶照讓公眾審美疲勞,而不是讓他們爭相恭維了。

妮可-基德曼是該類別的典型代表。她和丈夫凱斯-厄本曾拒絕了百萬美元的誘惑,并表示不會出賣愛女照片。不過從他們的初衷出發,應該大量發布照片才是。不然,市場上的“零供給”會更大地刺激需求,引來無數的狗仔爭相偷拍。

至于發布照片的時間,要趕早不趕晚。醫院里的照片、老家的照片、新生兒房間的照片,甚至尿布的照片,都應該盡早主動公布。

不過,這就意味著金錢=0美元。總之,寶寶經濟學的關鍵,就在于好萊塢明星們必須懂得控制供應鏈,把自己當成寶寶的公關人,話語權的控制、公眾形象的管理都得操心,還要適時地給觀眾作秀。作為明星,就應該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吧。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