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打開兒童新視野促進提高兒童藝術樂園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牽著孩子的手, 或者讓孩子牽著你的手, 去美術館打開視野吧。 敞開心靈和作品對話, 勇敢地肯定自己, 哪怕是錯覺, 也積淀了你對美術作品的認識。 逐漸地, 你會像孩子一樣恢復對視覺藝術的感覺和親近……

今年暑期, “藝術兒童工作室”在中國美術館組織的活動可稱精彩,

但也讓我不得不反思、不得不呼吁:打開孩子的藝術視野——走進美術館!因為大多數的孩子們是第一次走進美術館!而大多數的媽媽們竟然也是第一次跟隨孩子走進美術館!

1997年, 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術館, 除了初見梵高原作的激動, 我還被一個場面深深感動:一群3歲多的孩子坐在梵高的《臥室》前, 仰著小臉, 認真地和老師對話。 我聽不懂荷蘭語, 以為孩子們在聽老師講作品的創作過程, 結果, 他們的老師用英語告訴我:孩子們是在通過這幅畫認識“床”、燈”、“屋子”、“椅子”, 認識“黃色”、“橙色”。 另外有5個孩子跟著媽媽也加入進來了, 他們比這群孩子大, 6歲了, 媽媽們是從德國開了3個多小時的車專門帶孩子來的。 孩子們說, 因為阿姆斯特丹還有倫勃朗的美術館, 媽媽會經常帶他們來, 不過他們更喜歡梵高。 媽媽們告訴我, 她們除了去度假地外,

只要是到城市, 都會先看美術館和博物館的, 哪怕是最小的都會去到。 我問她們:孩子們覺得漢堡的現代美術館怎么樣, 因為我剛從那里過來。 媽媽們說:她們就住在附近, 經常通過電話查詢展覽, 那也是他們的孩子常去的地方, 很多新藝術家的新展覽, 孩子們都喜歡極了。 我又問媽媽們:你們覺得美術館對于孩子來說是個什么地方?媽媽讓孩子來回答我提出的問題。 小海曼說:“美術館是個神秘的地方, 有很多好看的畫, 還有我想不到、夢不到的顏色, 還有會在地上寫字的打字機呢!”我知道, 那部打字機是漢堡美術館中一件著名的現代裝置作品。

2000年, 我應德國藝術教育委員會的邀請, 帶著中國的老師和孩子們到柏林青年藝術學院作展覽交流時, 就把“走進美術館”作為活動的另一個重要主題。 展覽結束后, 從德國的柏林美術館開始, 到法蘭克福美術館、漢堡現代美術館、法國的奧賽美術館、蓬皮杜現代藝術館、盧浮宮、馬蒂斯美術館、里昂美術館、荷蘭的梵高美術館、倫勃朗和皇家美術館,

最后到了西班牙的畢加索美術館和米羅的公園, 孩子們的興奮溢于言表, 他們每天早餐時都會問我:今天我們是去XX美術館么?其實, 他們前一天就已經知道了。 進到美術館后, 總有一群孩子緊緊跟著我, 怕聽漏了、看漏了, 孩子會站在自己喜歡的作品前, 讓其他人幫他拍照, 好帶回去給爸爸媽媽看。

在蓬皮杜現代藝術館, 原來3小時的計劃最后成了一天, 當我讓他們用一句話概括自己的感受時, 9歲的男孩兒張一明來了一句:“其實, 我覺得梵高很古典。 ”這話著實讓我嚇了一大跳。 當我讓他用更多的話來解釋給大家聽時, 他說:“我很喜歡那件作品——用大毛氈包著的鋼琴。 我看了, 還摸了, 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上面還有一個紅十字。 老師告訴我, 這個藝術家的作品是和他參加世界大戰的經歷有關, 那個大毛氈就是他打仗時用過的。 我好像就明白了, 鋼琴被包起來, 誰也彈不了, 就不能有音樂了, 世界有戰爭, 就沒有音樂了。 梵高的畫我很喜歡, 但我一看就知道他畫的是什么。 我覺得藝術是讓我們想一想的, 老師說那個鋼琴是現代藝術, 它就讓我想了, 那么我就覺得, 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的畫應該很古典。 ”孩子們馬上吵吵嚷嚷沸騰起來。 贊同的不少, 還舉了例子, 如奧登堡的巨大紅色消防栓作品。 我被震驚了, 孩子對藝術的感受是那樣親近, 他們的直覺在感受的過程中是那樣完美, 還得到了真切的釋放和發揮, 這也是孩子們為什么比我們更能讀懂現代藝術作品的原因之一。 不用多說, 走進美術館對孩子意味著什么。

北京的中國美術館在全國是最好的,

但又有多少孩子走進去了呢?相關調查表明, 北京中小學生每年一次進入美術館的人數不到1%, 這和長期以來藝術教育的欣賞功能缺失或美術館的宣傳有關。 其實, 沒有任何美術館及展覽是拒絕孩子和媽媽們進入的, 而且每個展覽都有介紹作者和相關創作情況的小冊子, 媽媽們通過努力是可以讀懂的。 本來一件藝術作品就是沒有什么標準答案的, 你和孩子可以盡可能地打開想像的翅膀, 跟著自己的感覺在他人的創造中漫游。

我問了許多媽媽為什么不去美術館, 媽媽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理由:“我怕看不懂!”我告訴媽媽們:相信自己, 相信你對色彩、對審美的直覺, 你是有能力去看一件作品的, 就像你能自信地在商場挑衣服、選口紅的顏色一樣, 審美本身并不神秘, 也許有了很好的美術專業背景, 我們能更透徹地欣賞, 但是最常規的欣賞能力是每一個受教育者都應該具備的。

牽著孩子的手, 或者讓孩子牽著你的手, 去美術館打開視野吧, 敞開心靈和作品對話, 勇敢地肯定自己, 哪怕是錯覺, 也積淀了你對美術作品的認識。 逐漸地, 你會像孩子一樣恢復對視覺藝術的感覺和親近。

所以, 走進美術館, 感受對視覺藝術的親近, 始終是藝術兒童工作室的課程內容之一。 當優秀的藝術展覽來到北京, 我們的孩子會把這堂課看做他們的節日, 因為無論來自世界上多遠的國家, 多么著名的畫作, 都會真實地呈現在他們眼前, 他們不僅可以大飽眼福, 還會聽到許多關于畫家的故事。

意大利文藝復興畫展來了, 工作室的孩子們熱愛上了達·芬奇, 知道了維納斯在波提切利的畫里是如何從貝殼里誕生的;墨西哥畫展來了, 孩子們又第一次了解壁畫藝術是那樣的偉大, 色彩也能表達憤怒的情感;印象派畫展來了,

他們又喜歡上了陽光燦爛的花園, 明白色彩是因為光明而美麗;民間藝術展覽來了, 他們又感到無比驕傲, 連鄉村的老奶奶都會剪出那么漂亮的圖案, 中國人好厲害!……這就是我們帶孩子們走進美術館的故事。

每一次在觀看展覽的過程中, 為了加深孩子對作品創作精神的理解, 我們還特別設計在美術館畫畫的內容, 以各種形式讓孩子快樂自由地現場創作。

今年暑假觀看墨西哥畫展時, 我精心安排了一次創作體驗, 讓孩子們用中國的顏料體會墨西哥畫家奔放激情的表現效果:首先是孩子們聚集在美術館東側長廊中, 在巨大的畫布上進行創作, 有的席地而坐, 有的赤腳站立, 有的拿著筆來回奔跑著畫, 在潑灑的墨點與色彩的交融中盡顯他們率真的個性, 每一筆都是自由酣暢的音符。 孩子們在畫布上淋漓盡致地涂抹,

享受著繪畫創作的樂趣, 這時的兒童被徹底解放了, 沒有技巧和主題的限制, 只有對色彩、畫面的幻想和來自心靈的釋放, 如同墨西哥展覽中對人性與自由的解放一樣。 在孩子創作完畢, 徹底體驗色彩帶來的心靈愉悅之后再去參觀墨西哥繪畫展覽, 使他們從自己的色彩夢幻中一下走進了作品, 不再有陌生和疏離的感覺, 好像自己就是一個剛剛放下畫筆的藝術家, 正在和另一個天真或離奇的藝術家對著話。

“走進美術館”作為北京藝術兒童工作室教學內容中的一個重要部分, 還有一個意義是讓孩子帶動家庭一起走進美術的展覽場所, 對大眾進行藝術教育的觀念普及審美滋養。 每一次的課程活動都是要求家長和孩子共同參加的。 越來越多的家長們也已經親身體會到“走進美術館”對兒童的審美能力和創造力所帶來的深刻影響。

“通過體驗讓兒童感受藝術創造的樂趣;通過感受讓孩子了解創作的多種形式;通過理解讓孩子熱愛藝術和文化;通過創造讓孩子擁有美好與崇高”。這是藝術兒童工作室的宗旨,也是現代美術教育理念的一個縮影,而走進美術館則是兒童美術教育中不可缺少的內容之一。

孩子們也在期待著:帶我們走進美術館吧,打開我們的視野,那里也是藝術的樂園!

“通過體驗讓兒童感受藝術創造的樂趣;通過感受讓孩子了解創作的多種形式;通過理解讓孩子熱愛藝術和文化;通過創造讓孩子擁有美好與崇高”。這是藝術兒童工作室的宗旨,也是現代美術教育理念的一個縮影,而走進美術館則是兒童美術教育中不可缺少的內容之一。

孩子們也在期待著:帶我們走進美術館吧,打開我們的視野,那里也是藝術的樂園!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