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烏鴉送的禮物(俄羅斯)

1807

我跟瓦西里·伊凡諾維奇在林區的一條河里鉆井,從深層取出巖樣,好讓地質學家和工程設計師們根據巖樣作出這里能否架設一條公路橋的決定。

此時樹上還沒綻出新芽,春天的太陽卻已經有了暖意。太陽天干起活來更帶勁兒。這里是一片山楊林,透過那些淺綠色的樹干,可以看見遠處的村子和國營農場寬闊的田地,田地上的拖拉機看上去酷似腰腰鳴叫的紅色甲蟲。烏鴉在樹梢上啞啞地叫,忙得不亦樂乎。

瓦西里·伊凡諾維奇是個著名的鉆探能手,長得結結實實,什么時候都是樂呵呵的。

盡管鉆探工活兒不輕,卻從沒見過他有疲倦的時候。他總是聚精會神地望著高速旋轉的鉆頭,偶爾摸摸并用手指研碎從深層取出來的粘土。看他的臉色,像是在考慮什么重要問題。但他馬上又跟我、跟他的副手開起了玩笑,說:

“咱們呀,別佳,可別太使勁兒了,”他調皮地向我使著眼色,“要不鉆頭從地球的那面鉆出來,可 就得出國際洋相嘍!”

他的玩笑使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更是開懷大笑。真叫人難以置信,他怎么會有白頭發呢? 當下,在壓縮空氣的壓力下軟管往外沖了出來,那聲音竟如同槍響!從頭到腳都濺滿泥漿,就眼白和牙齒是白的。我們彼此瞅著,不禁哈哈大笑。

烏鴉被那聲音驚起,黑壓壓一片,把太陽都遮沒了,連我們的工作平臺也變得一片昏暗。

瓦西里·伊凡諾維奇拭去嘴上的泥漿,朝鉆機點點頭,說:

“它也知道,大熱天里不妨給咱們沖個澡。”然后他像沒那么回事兒似的跟我一道繼續去把套管接長。

烏鴉啞啞地使勁叫。最后,瓦西里·伊凡諾維奇回過頭去看了他們一眼,說:

“看來地上還剩下不少吃的東西。你瞧,繁殖出來多少哇!動物多了也是個害。”我對他的話堅信不疑,因為他出生在農村,知道那些事。

“你聽得出它們在叫什么嗎?”他一本正經地問我,“咱們該吃東西了!”

他瞧了一眼手表,拿到耳邊聽了聽。他總是這樣:只要看表,一定得聽聽。

瓦西里·伊凡諾維奇的那塊表可不尋常:表盤上不是數碼,而是潦草的字體。我從他嘴里知道,是一次到國外出差因工作出色而拿到的獎賞。

“別佳,你來燒茶吧。我去洗把臉。”

我給噴燈充滿氣,讓蔚藍色的火焰燒著行軍茶壺,也下到河邊去了。

陽光在水中的石頭上閃耀,淡白色的小鮭魚逆水停著,一動不動,這樣望著水里休息,有多愜意呀!

瓦西里·伊凡諾維奇把上身扒光,俯在水面上仔細地洗耳朵。

我突然看見他不知為什么焦急起來,不斷向四下張望,在岸邊來回走動,兩眼直盯水里。

“你在開玩笑吧?”他笑瞇瞇地問我。

“什么?”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你把我的表藏起來了……”

“您說什么呀!我剛過來。”

“我把手帕鋪在那塊大石頭上,把表放在上面。”

我也不知所措地前后左右看了一遍,還瞧了瞧河里黑糊糊的深水處,因為表還真有可能滑到里面去了。

可是沒看見!

我偶爾抬眼朝樹上一望,一只好大的烏鴉就落在岸邊的一根樹枝上,粗大的喙里有個東西閃閃發亮。

“瓦西里·伊凡諾維奇!那不是表嗎!”我用目光向上示意。

“對了!正是我那塊表!”他驚訝得甚至跳了起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