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維泰利斯先生的雜耍班(法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4217

可能我是在憂傷和恐懼中整整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 我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摸摸我的床鋪, 看一看四周, 以便肯定別人沒有在我熟睡時將我搬走。

整個上午, 巴伯蘭一句話也沒有跟我說。 這樣, 我以為把我送孤兒院去的打算已經放棄, 也許是巴伯蘭媽媽說了話, 逼著他把我留了下來。

但是, 十二點的鐘聲剛剛敲過, 巴伯蘭要我戴上鴨舌帽跟他走。

我驚駭不已, 慌忙把眼睛轉向巴伯蘭媽媽, 向她求救。 她悄悄地向我示意, 意思是我應當聽從;同時她又做了個手勢安慰我, 要我用不著害怕。

我沒有違抗, 跟在巴伯蘭后面出門了。

從我們家到村子的這段距離是很長的, 足足要走一個小時。 巴伯蘭悶聲不吭, 這一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 他一瘸一拐地慢慢在前面走, 連頭都不動一下, 有時他把整個身子轉過來, 看看我是否在后面跟著。

他要把我帶到哪兒去呢? 盡管巴伯蘭媽媽暗示過要我放心, 然而我還是放心不下。 為了躲避這場我已預感到、但心中無數的可怕災禍, 我想到了逃跑。

為此, 我盡量拉在后面。 等到拉得足夠遠的時候, 我就可以跳進一條溝里逃走, 他是無法追上我的。

開始時, 他只是叫我緊緊跟著他走。 過了一會兒, 他可能猜到了我的心思, 便抓住我的手腕拖著我走。

我只好跟著他。

我們就這樣進了村子。

一路上, 來來往往的人, 個個都要回過頭來看上我們一眼, 我活像被人牽著的一條脾氣暴躁的狗。

當我們從咖啡館門前經過的時候, 站在門口的一個漢子叫了一聲巴怕蘭, 邀他進屋。

巴伯蘭揪著我的耳朵, 讓我走在前頭。 我們進屋之后, 他把門關上了。

我感到一陣松快。 咖啡館在我看來并非是一個危險的地方。 再說, 這是咖啡館呀!我早就渴望著跨進它的門檻了!

咖啡館!圣母院旅館的咖啡館!這種地方究竟是個什么名堂? 我向自己提出這個問題已有好幾次了!

我看見過從咖啡館里出來的人, 他們一個個臉上通紅, 兩腿哆嗦。 每當我從店門口路過時, 聽到過里面的陣陣喧嘩聲和歌聲, 聲音大得把窗玻璃都震動了。

客人在里面干些什么呢?紅色幃幔后面發生的是些什么事情呢? 我很快就可弄個一清二楚了。

巴伯蘭和招呼他進去的咖啡館老板在一張桌子前坐下來, 我走到壁爐旁待著, 朝四周看了一眼。

在我占據的位置對面的一個角落里, 坐著一個身材魁梧的白胡子老頭。

他身上穿的稀奇古怪的衣服, 我從來沒有見過。

那老頭的長發如燈草一般披在肩上, 頭上戴著一頂裝飾著紅紅綠綠羽毛的灰色高氈帽, 上身穿一件緊身翻毛老羊皮襖。 這件羊皮襖沒有袖子, 肩窩的兩個開口處, 露出兩條套著天鵝絨衣袖的胳膊, 那天鵝絨最初大概是藍顏色的;一副沒膝的羊毛大護腿, 上面扎了幾條紅綢帶子, 交叉地在小腿上繞了幾圈, 綁得緊緊的。

這老頭靠在椅背上, 右手托著下巴, 胳膊肘支在蹺起的腿上。

我從未見過一個姿態如此安詳的活人, 他很像我們教堂里的一尊木雕圣像。

老頭身邊有三條狗, 躲在他的椅子底下, 擠在一起取暖, 一動不動。 其中一條是白色鬈毛狗, 一條是黑色長毛狗, 還有一條是灰色小母狗, 模樣既狡猾又可愛。 鬈毛狗頭戴舊的警察帽, 脖子上系著一根細帶子。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