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保爾?阿斯納(法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747

保爾·阿斯納又來看我了。 我料想他有苦衷。 當我們倆單獨在一起時, 我好不容易才使他把隱藏在心里的苦衷吐露出來。 他向我介紹了他的經歷。

下面就是他說的話:

“正如我對你說過的, 先生, 我父親在外省當鞋匠。 我們一共五個孩子, 我是老三。 父親年邁時, 我大哥已經成年, 所以父親得以告老退業。 他家業 微薄,

與一個女人重婚。 那個女人既無漂亮的外表, 又無善良的心腸;既不 年輕, 也不富有。 但是, 她支配了我父親的思想, 損害了他的聲譽, 揮霍了 他的錢財。 父親上了當, 感到很不幸, 尤其他又是個很鐘情的人, 那個女人 行為極不檢點, 使他十分嫉妒。 于是, 他就像我們這個階層里一般心情憂郁 的人一樣, 成天以酒澆愁, 借以麻醉自己。 可憐的父親!我們對他都很寬容, 因為他實在令我們憐憫。 我們知道, 他過去是很明智, 很和善的!后來, 他 終于完全不能自持了。 他的性格完全變了, 稍不稱心, 就向我們撲過來, 揍 我們。 我們已經不是孩子, 對這個忍受不了。 再說, 我們是在溫柔的愛☆禁☆撫中 長大的, 習慣不了挨打受氣。 后來呢, 唉!父親又對我大哥產生了嫉妒心。

因為我大哥是個又漂亮又和善的小伙子, 后媽向他獻媚取寵, 但大哥威脅說, 他要到父親面前去告發她。 那女人于是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就像悲劇《費德爾》①里的女主人公一樣。 爾后, 我每次看這出戲就止不住落淚。 后媽誣蔑我 大哥對她動邪念。 大哥一氣之下, 便離開了家, 賣身頂替別人服兵役去了。

二哥預感到同樣的命運將落到他頭上, 也背井離鄉來到了巴黎尋找出路, 臨 行時對我說, 一旦他生活有了著落, 就捎信叫我來。 我和兩個妹妹留在家里。

我的日子過得倒還算平靜, 因為我拿定了主意, 不管那個惡毒的女人如何吵 鬧, 我橫豎不理她。 我自有一套消遣辦法, 過去在學校里學的東西我還記得 相當牢,

每當店里沒有活兒時, 我就看書或者找一些廢紙畫畫, 因為我從小 就喜歡圖畫。 但由于我覺得圖畫這玩意兒永遠不會有什么用處, 所以我盡量 不把時間耗費在這方面。 有一天, 一位在我們那個地區漫游并研究風景的畫 家, 向我們店里訂制一雙大號皮鞋, 我被派去給他量尺寸。 到了那位畫家下 榻的旅店里, 我看見他窄小的臥室里的桌子上, 攤著幾本畫冊, 便請求他允 許我看一看。 我這種好奇心引起了畫家的注意, 他塞給我一張紙和一支鉛筆, 叫我憑想象給他畫一張人像。 我以為他想嘲弄我, 但那支鉛筆是那樣黑, 那 張紙是那樣光滑, 能用它們畫一張畫多來勁!這種誘惑壓倒了自尊心, 我憑 著想象畫了一個人。
畫家把它端詳了一會兒, 并沒有笑話我, 甚至樂于把它 貼在他的畫冊里, 在上面寫上我的姓名、職業和住址。 ‘你不應該繼續當工 人。 ’他對我說, ‘你天生是從事繪畫的。 假如我處在你的地位, 就會拋棄 一切, 跑到某一座大城市里去求學。 ’他甚至表示愿意把我帶走, 因為那位 年輕畫家是個善良慷慨的人。 他把自己在巴黎的住址告訴了我, 讓我在心里 想離開家時, 就去巴黎找他。 我感謝他一片好心, 但既不敢跟他走, 也不敢 對他說的話寄任何希望。 我回到店里繼續與皮革和鞋子打交道, 和父親在一 起又相安無事地過了一年。

① 拉辛一六七七年發表的悲劇, 取村于希臘神話。 費德爾是一個淫☆禁☆蕩的女人, 向義子伊普利特傾訴愛情,

遭到拒絕, 便在丈夫泰賽面前誣陷義子, 致使義子被處死。 ——譯者注

“后媽很恨我, 但由于我在她面前老是忍讓, 所以架老吵不起來。 但是有一天, 她突然發現我的已十五歲的妹妹路易松出落得很俊俏, 并且發現左鄰右舍的人都注意到了這一點, 于是她把路易松視為眼中釘, 罵她是個小騷貨, 甚至比騷貨還壞。 然而, 可憐的路易松就像一個才十歲的孩子一樣純潔, 而且像我們可憐的母親一樣驕做。 她絕望之下, 把我教她不聲不響地躲開的勸告拋到腦后去了, 一下子火冒三丈, 與后媽對罵起來, 并且威脅說要離開這個家。 父親想維護路易松, 但馬上被他妻子制服了。 路易松橫遭了呵斥、辱罵。 拷打。 可憐啊!先生。 我最小的妹妹蘇柵納也想站在姐姐一邊,

大吵大鬧轟動了鄰居。 在這種情況下, 有一天, 我便一手牽著大妹妹路易松, 一手牽著小妹妹蘇柵納, 三個人沒帶一分錢, 沒帶一件襯衫, 頂著烈日, 哭哭啼啼地徒步上了大路。 我打算去找姨媽昂里埃特, 她住在離我們那座城市四十公里遠的地方。 我一見到姨媽就說: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