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卡債與壞賬背后的眾生相

2551

近日,央行發布的《2009 年第二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稱,截至第二季度末,國內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已達57.73 億元,與第一季度相比增加8.03 億元,增長16.2%,同比增長131.3%。這一數據再一次坐實了有關媒體“信用卡壞賬來襲”的觀感,市場和研究機構已有預期。然而在央行報告中,信用卡額度和貸款的增幅卻令不少媒體和分析師大感意外——截止第二季度末,國內信用卡授信總額11736.46億元(銀行核定的持卡人信用額度之和),同比增加69.3%;應償信貸總額1879.23億元(信用卡貸款=尚在免息期+計入循環利息的信用卡欠款),

同比增加77.0%。事實上,信用卡債務及壞賬并未在最近的幾個季度有明顯惡化或失控之勢。卡債與壞賬其背后反映的各銀行市場地位和競爭策略值得投資者玩味。
關于信用卡債與壞賬的誤讀
央行二季度支付體系報告并不意味著中國的信用卡債務已經過分膨脹,更不能證明信用卡危機已經逼近。因為在該報告中,信用卡額度、卡債及壞賬全部運用的是“同比”的口徑。大家都知道,統計學中的“同比”與“環比”在象征意義上具有巨大的差異。作為一個新興市場,中國信用卡市場在過去幾年間的成長可謂一日千里,各項業務治標均呈快讀遞增之勢。2009年上半年,信用卡壞賬余額(逾期半年以上)雖同比增長1 倍以上,但信用卡貸款余額同比增長也接近1 倍。
由于分子分母“放水沖沙”,信用卡壞賬比率增長的幅度其實并不高。
信用卡額度與信用卡債(即欠款)的高速增長在根本上來自于銀行發卡量的持續增長、來自于擴大內需的宏觀經濟因素,更直接來自于信用卡消費行為的普及 ——據央行數據,銀行卡消費占全社會消費比率首次超過了30%。需要說明的是,雖然信用卡“應償信貸總額”已達1879.23億元,但這并不意味著中國持卡人需要為這一千多億卡債支付利息。因為大概有2/3甚至更多的欠款在經過免息期之后會被持卡人全額還款。根據各類機構所進行的持卡人調查和銀行公開信息情況,可以確認大約有60%以上的中國持卡人是免息期后全額還款-“交易型”的信用卡用戶。
以招商銀行2009年半年報有關數據為例,截止年中招行給予持卡人的信用卡額度之和為1020億元,其中持卡人大概只使用了信用額度的三成左右——應償賬款331億元;而在331億元中進入循環信用、需要支付利息大概又只占1/3。招行信用卡的客戶資質與活躍度在業內頗具代表性,其信用卡貸款利息收入也居行業領先水平。半年報披露,招行信用卡計息余額占比由上年末的 37.34%上升至37.95%,信用卡循環客戶占比為23.38%。其余多數發卡銀行尚不能達到招行上述指標。由此來看,信用卡債務目前整體上仍然是處在比較理性的水平。
對于2009年以來信用卡壞賬額同比和環比的同時上升,主要的原因還是在于過去數年間中國信用卡“圈地運動”發卡量泡沫的惡果,
伴隨其間的“假冒偽劣”申請、信用卡欺詐以及金融危機和經濟周期影響——需發卡銀行正視各類風險,清理發卡源頭。但一個很重要的技術原因是,信用卡壞賬在銀行財務管理中難以核銷。根據財政部 2008 年8 月發布的《金融企業呆賬核銷管理辦法》,銀行對信用卡呆壞賬的認定須經歷重重司法程序。受制于此,不少銀行的信用卡逾期只能“月積年累”、有增無減。正因如此,筆者依然認為信用卡呆壞賬對發卡銀行來說只是“疥癬之疾”。

2009年的激進者與保守者
那么,2009年激增的信用卡債主要來自哪些“債主”?從2009年上市銀行的半年報數據來看,發卡銀行似乎已“各懷鬼胎”:卡債規模的“大躍進”主要源自于國有銀行的“貢獻”(中國信用卡市場主要的發卡銀行僅有農行、廣發和光大尚未上市)。

工、中、建、交四大行信用卡貸款余額新增近200億元,卡債較年初增幅最高為工行的42.35%,最低為交行的20.32%。而股份制銀行的信用卡貸款余額與增幅普遍較低,民生銀行僅增長0.22%(參見表一)。

2009年幾乎已成為中國信用卡市場的風險暴露之年,面對市場環境變化,發卡銀行在信用卡領域似乎已經形成“激進”與“保守”兩個陣營。國有銀行在發卡量和卡債兩方面同時表現出后發制人的“激進”,而股份制銀行以招行為代表普遍策略謹慎。招商銀行半年報公開承認“信用卡業務增速趨緩”。從披露發卡量的上市銀行數據來看,國有銀行新增發卡量明顯高于股份制銀行(參見表二)。曾經不分軒輊的工行與招行在信用卡發卡量指標上的差距擴大。而曾經在信用卡發卡營銷中開風氣之先的股份制銀行,上半年新增發卡量普遍不高。

以小博大的天花板?
2009年信用卡業務“激進”與“保守”策略孰優孰劣?國有銀行是否可以自此在信用卡領域一舉戰勝股份制銀行?答案顯然并不確定。
國有銀行信用卡業務的規模優勢在擴大,但質量卻依然堪憂。各發卡銀行都不宜再盲目追求規模。銀監會新規無疑也在約束片面追求發卡量的“政績觀”。簡單對比數據,我們不難發現,工、中、建等國有銀行信用卡額度的“空置率”較高,其背后必定蘊藏著較低的客戶活躍度和較高的“睡眠卡”比率。而且需要注意的是,工行、中行等發卡銀行至今仍運營較大規模的“準貸記卡”——這一類“信用卡”已成為中國銀行卡市場的夕陽產品。另一方面,國有銀行的信用卡資產業務規模與其發卡量明顯并不匹配。工行、建行、中行的信用卡貸款規模均低于招行,單卡貸款余額也低于股份制銀行的平均水平。在國內銀行卡收單市場銀聯商務壟斷、商戶扣率過低等惡劣生態下,銀行信用卡業務已很難靠持卡人“喜刷刷”--銀行收商戶手續費來盈利,唯一的出路便是在風險控制的前提下發展資產業務——分期付款、信用卡借貸等高收益服務。2009年,招行、民生、中信、華夏等股份制銀行也正著力于此。 中國信用卡市場可以說是銀行業迄今為止,業務競爭最為市場化的領域。由于對信用卡戰略價值的重視,股份制銀行在這一業務領域一直處于領跑位置。觀察家們一度認為,由信用卡推而廣之整個零售銀行業務,股份制銀行似乎最有可能藉此“以小博大”改寫銀行業的市場格局。其代表者便是招商銀行,在贏得客戶與市場的同時還構筑了面向未來的“品牌霸權”。而海外銀行業市場的經驗均顯示,中小銀行在零售業務的高增長過程中必然面臨著邊際成本的天花板和其他類型銀行的市場擠壓。與此同時,新興市場的個人客戶信用危機——無論是否情愿總是難以避免,類似風險對中小銀行的沖擊要遠大于大型銀行。在中國信用卡發展史上,廣東發展銀行亦曾獨領風騷,2001年時根據VISA國際組織年度的統計數據,廣發貸記卡占據了中國貸記卡80%以上的市場份額。但因種種內外“天花板”因素,這種領先局面并未能持續。2009年究竟是保守者審慎經營、提升信用卡質量的契機還是激進者發力超越的機遇?答案目前仍不明朗,但過程肯定需要銀行經營者和銀行股投資者持續關注。因為在未來,信用卡業務終將成為銀行股業績的重要看點。
以小博大的天花板?
2009年信用卡業務“激進”與“保守”策略孰優孰劣?國有銀行是否可以自此在信用卡領域一舉戰勝股份制銀行?答案顯然并不確定。
國有銀行信用卡業務的規模優勢在擴大,但質量卻依然堪憂。各發卡銀行都不宜再盲目追求規模。銀監會新規無疑也在約束片面追求發卡量的“政績觀”。簡單對比數據,我們不難發現,工、中、建等國有銀行信用卡額度的“空置率”較高,其背后必定蘊藏著較低的客戶活躍度和較高的“睡眠卡”比率。而且需要注意的是,工行、中行等發卡銀行至今仍運營較大規模的“準貸記卡”——這一類“信用卡”已成為中國銀行卡市場的夕陽產品。另一方面,國有銀行的信用卡資產業務規模與其發卡量明顯并不匹配。工行、建行、中行的信用卡貸款規模均低于招行,單卡貸款余額也低于股份制銀行的平均水平。在國內銀行卡收單市場銀聯商務壟斷、商戶扣率過低等惡劣生態下,銀行信用卡業務已很難靠持卡人“喜刷刷”--銀行收商戶手續費來盈利,唯一的出路便是在風險控制的前提下發展資產業務——分期付款、信用卡借貸等高收益服務。2009年,招行、民生、中信、華夏等股份制銀行也正著力于此。 中國信用卡市場可以說是銀行業迄今為止,業務競爭最為市場化的領域。由于對信用卡戰略價值的重視,股份制銀行在這一業務領域一直處于領跑位置。觀察家們一度認為,由信用卡推而廣之整個零售銀行業務,股份制銀行似乎最有可能藉此“以小博大”改寫銀行業的市場格局。其代表者便是招商銀行,在贏得客戶與市場的同時還構筑了面向未來的“品牌霸權”。而海外銀行業市場的經驗均顯示,中小銀行在零售業務的高增長過程中必然面臨著邊際成本的天花板和其他類型銀行的市場擠壓。與此同時,新興市場的個人客戶信用危機——無論是否情愿總是難以避免,類似風險對中小銀行的沖擊要遠大于大型銀行。在中國信用卡發展史上,廣東發展銀行亦曾獨領風騷,2001年時根據VISA國際組織年度的統計數據,廣發貸記卡占據了中國貸記卡80%以上的市場份額。但因種種內外“天花板”因素,這種領先局面并未能持續。2009年究竟是保守者審慎經營、提升信用卡質量的契機還是激進者發力超越的機遇?答案目前仍不明朗,但過程肯定需要銀行經營者和銀行股投資者持續關注。因為在未來,信用卡業務終將成為銀行股業績的重要看點。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