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家長與學生的心痛:擇校那難降的高溫

說起擇校,它已成為許多家長和學生們的心中之痛。一些理論專家和社會學家甚至把中國擇校作為中國教育改革失敗的重要標志大加鞭笞。但是,說歸說,罵歸罵,每到升學季節來臨,擇校之風卻濤聲依舊。一些教育主管部門依然熱衷于對名校的傾斜使其優質教育的資源更優,望子成龍的家長們依然使盡渾身解數想讓自己的子女被幸運地擇進名校,從而享受到一流的優質教育。而一些名校的校長們一邊是牛氣沖天,一邊是在開學之前迫不得已地玩起了關機的游戲。 擇校熱在各種名目的掩飾下一年又一年依然熱烈如熾。

名校爭擇好學生高燒不退

“北京人現如今把一年一度的生源大戰稱之為‘掐尖’。一所學校名聲的奠定,與能否得到優質生源的關系確實太大。”太原市一位重點中學的校領導直言不諱告訴記者:生源、師資、教學環境是目前公認決定一所普通中學起落的因素,有了好生源,教師教學輕松,師資隊伍穩定,生源多了,學校收入高了,改善教學環境也相對容易。只有把生源工作抓好了,學校各方面工作就可迎刃而解。

所以,為獲得優質生源,確保升學率,每年不到夏季,各家學校都會使出渾身解數,爭擇優質生源。在太原,一所重點中學的教導主任告訴記者,每年春節一過,學校就要提前召開招生工作聯席會議,

對一年一度的招生工作進行周密的布置,教導處要負責澄清太原市周邊一些知名小學前10名優秀學生的名單,并要想方設法拿到這批優質生源家長的電話號碼,然后在私下把家長和學生請到學校達成口頭協議,如果有些家長和學生思想有波動,想到其他重點中學就讀,學校一般就會用免除擇校費和進入實驗班的條件做挽留。這項工作基本上在3、4月份以前就要全部搞定,而且都是在極其保密的狀態下進行的,一是怕其他學校挖墻腳,二是怕教育局點名通報。把這批優質學生一搞定,每年一度的招生工作就算完成了一多半,事實證明,這部分學生是學校優質升學率的保證,每年的中考狀元都是在這部分學生中產生,
這部分優質生源可以說是學校的“門臉”,而且是學校不花錢的活廣告。教導主任告訴記者,近年來,這項工作愈來愈難搞,競爭太激烈。稍不注意,好生源就會被其他學校挖了墻腳。

小升初的競爭如此激烈,每年一度的中考擇校更是如此。記者有幸認識了2008年全省理科第三名的宋某,據小宋的父親介紹,他們夫妻倆都是長治市的下崗職工,小宋初中是在長治九中就讀的,中考結束,孩子的優秀成績引起了許多學校的關注,共有十幾家學校同他們聯系,開出的條件都非常優越。一所中學甚至提出除了給3萬元經濟補償外還可安排他愛人到校圖書館打工,由學校提供住宿等條件。最后夫妻倆為了孩子的前途,

選擇了太原十中就讀。小宋是學校全體教師公認的好苗子,3年后,果然不負眾望,高考排名全省第三,為學校爭得了榮譽。

今年的高考理科狀元花落在了上黨地區的一所省直中學里,學校為此高搭彩門以示祝賀。但近日,市里的另一所高中卻聲稱這位狀元原本是他們學校的復習生,是被這所省直中學挖了墻腳。這個理不斷、剪還亂的口水官司成了市民間茶余飯后的笑談。從中反映出的卻是擇校熱背后的混亂狀況。

一位貧困縣的高中校長告訴記者,為得到優質生源,一些學校不惜采取非常手段搶奪生源,今年,他們縣里中考達600分以上的考生竟然全部被市里和周邊教育比較發達的學校“挖”走。

這些學校給這些高分學生開出的條件相當優越,優秀生源大量流失,導致貧困縣的高中教育難以為繼。

擇校熱引發的擇房熱

家住腫瘤醫院的宋女士幾個月來都在急著找房子。她的兒子成績優秀,今年中考被山大附中錄取。孩子不可能每天跑家,最現實的辦法就是在學校附近租房。聽鄰居說,如今這好學校附近的房子很難租到,所以她決定早早動手,結果找了幾個月,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房子。“太貴了,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一個月租金要2000元。可小的根本就找不到。”宋女士非常著急地說。 通過調查記者發現,隨著擇校熱日趨升溫,重點學校周邊房價水漲船高已成現實。除交通便利、地處市中心之外,毗鄰名校也已成為房地產開發商的促銷口號,

而眾多家長的關注,也使得名校附近商品房售價不菲。一位房屋銷售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現在靠近名校的房子空房率非常低,如果樓盤附近既有重點小學又有重點中學,往往是還沒建成就會售完,而且價格都不低。

家住太原市萬柏林區的趙先生一直想在市內買房。他告訴記者,離名校遠近已經是他考慮的首選因素。他說:“我家孩子今年已經六歲了,眼看就該上學了,學校離家近點孩子和我們都方便。”據了解,有趙先生這樣想法的家長并不在少數。而名校附近的商品房價格也要比其他路段的同類型房屋每平方米高出100元左右。 房子一臨近名校就漲價。記者在“我愛我家”網站上查詢到,許多出租的房源將附近臨近學校作為最重要的優勢,而這些房子一般也都愿意租給學生家長。一位姓王的房東告訴記者,出租給學生家長,他們會比較愛護房屋設備,而且租期長,收益穩定,可以避免空房期,雙方都省心。“我愛我家”房屋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也證實了這一現象。現在,他們的客戶中有近三成是想在學校附近租房,以方便孩子上學。名校附近的房子一直是供不應求,房源也越來越緊俏。同等條件的房子,臨近學校的房子月租金能比其他房子高出200至500元。

劉先生的孩子上初二,準備報十中的高中,他現在已經在十中附近找房子了。他說:“現在高考剛完,我想應該有很多空房,沒想到有很多都已經事先轉租出去了,雖然忙活了半個月了,但還沒租到合適的房子。”據他介紹,現在學校附近9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最高已經漲到2000元左右,而且還不一定能租到。

可憐天下父母心。學生家長在付出了高昂的擇校費后,又必須為高昂的擇房費掏空腰包。

一頭熱導致的一頭涼

9月1日上午10時,記者在太原市北大街一所中學校門口采訪,原本今天是學生開學的日子,學校門前應該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常,但映入記者眼簾的卻是稀稀拉拉的學生人流。記者采訪了送孩子來學校報道的山西機床廠的張師傅,張師傅的孩子今年上初一,他剛領孩子在學校報了道,“想不到,這么寬敞的學校一個班只有不到30名學生。”學校的一位班主任老師告訴記者,這只是剛開學的狀況,過一段時間,生源還要下降,有一些學生通過家長要轉學,還有一些學生會自動退學。這30名學生名額根本堅持不到畢業。

然而,就在數天之前,記者來到位于中環路的太原10中新校園,正好趕上10中高一新生軍訓結束,上午,大雨不期而至,許多家長駕車來接孩子,記者看見,單是家長開來接孩子的小汽車就排有幾公里長,疏導交通耗費了好長時間。

太原市的鄭先生向記者反映,他家孩子今年也上初一,在太原市的一所外國語學校,開學一看,班里的學生人數達到了70人。一方面是薄弱學校的生源流失,而另一方面卻是好學校的學生人滿為患。這種生源大戰的一個最直接的危害就是加劇了高中學校之間的“馬太效應”,窮者愈窮,富者愈富,好高中就進入了由于質量好而吸引大量的優秀生源,優秀生源保證更好質量的良性循環,而差高中則陷入惡性循環不能自拔。這一頭熱導致的一頭涼的辦學現象的確值得教育部門去認真的反思

怎樣才能讓擇校熱退燒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今年小升初,因為教育部門對一些名校的公參民招生指標進行了嚴格控制,一個小升初指標的黑市價格被炒作到了7萬元。但即便“門檻”如此之高,有些家長仍然是揣著血汗錢卻“求”校不得。

山西社科院王華梅研究員告訴記者:“擇校的基本表現形式是通過權錢交易,來換取短缺的教育資源。它破壞的是正常教育資源的均衡發展。現在大中小城市都有重點校、普通校、薄弱校,重點校制度以及由此引發的‘擇校風’,進一步加劇了各類學校教育資源配置的兩極分化,造成了一系列教育不公平現象。”王華梅向記者建議,要想讓擇校熱真正降溫,重點要抓好三方面工作。首先,針對優質教育資源不足、區域教育發展不均衡的癥結,擇校熱如果一時難以改變,至少應該立即緩解癥狀:從杜絕名校腐敗入手,對擇校費加強管理,增加透明度,使擇校公開,避免暗箱操作。將擇校行為由暗箱操作變為公開行為。其次,政府要使校際均衡發展。教育經費投入要向薄弱學校、普通學校傾斜,要選派優秀教師、校長到薄弱學校、普通學校進行定期的教育教學和管理示范,而普通學校、薄弱學校也可選派教師、校長到名校兼職學習。第三,就是今后教育部門不能再搞重點校和普通校品評。在普及義務教育初期,應該集中力量建設一大批重點學校,來滿足社會的需求。只有認真做好這三項工作,我省的擇校熱現象才能夠真正降溫。

許多出租的房源將附近臨近學校作為最重要的優勢,而這些房子一般也都愿意租給學生家長。一位姓王的房東告訴記者,出租給學生家長,他們會比較愛護房屋設備,而且租期長,收益穩定,可以避免空房期,雙方都省心。“我愛我家”房屋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也證實了這一現象。現在,他們的客戶中有近三成是想在學校附近租房,以方便孩子上學。名校附近的房子一直是供不應求,房源也越來越緊俏。同等條件的房子,臨近學校的房子月租金能比其他房子高出200至500元。

劉先生的孩子上初二,準備報十中的高中,他現在已經在十中附近找房子了。他說:“現在高考剛完,我想應該有很多空房,沒想到有很多都已經事先轉租出去了,雖然忙活了半個月了,但還沒租到合適的房子。”據他介紹,現在學校附近9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最高已經漲到2000元左右,而且還不一定能租到。

可憐天下父母心。學生家長在付出了高昂的擇校費后,又必須為高昂的擇房費掏空腰包。

一頭熱導致的一頭涼

9月1日上午10時,記者在太原市北大街一所中學校門口采訪,原本今天是學生開學的日子,學校門前應該是人來人往,熱鬧非常,但映入記者眼簾的卻是稀稀拉拉的學生人流。記者采訪了送孩子來學校報道的山西機床廠的張師傅,張師傅的孩子今年上初一,他剛領孩子在學校報了道,“想不到,這么寬敞的學校一個班只有不到30名學生。”學校的一位班主任老師告訴記者,這只是剛開學的狀況,過一段時間,生源還要下降,有一些學生通過家長要轉學,還有一些學生會自動退學。這30名學生名額根本堅持不到畢業。

然而,就在數天之前,記者來到位于中環路的太原10中新校園,正好趕上10中高一新生軍訓結束,上午,大雨不期而至,許多家長駕車來接孩子,記者看見,單是家長開來接孩子的小汽車就排有幾公里長,疏導交通耗費了好長時間。

太原市的鄭先生向記者反映,他家孩子今年也上初一,在太原市的一所外國語學校,開學一看,班里的學生人數達到了70人。一方面是薄弱學校的生源流失,而另一方面卻是好學校的學生人滿為患。這種生源大戰的一個最直接的危害就是加劇了高中學校之間的“馬太效應”,窮者愈窮,富者愈富,好高中就進入了由于質量好而吸引大量的優秀生源,優秀生源保證更好質量的良性循環,而差高中則陷入惡性循環不能自拔。這一頭熱導致的一頭涼的辦學現象的確值得教育部門去認真的反思

怎樣才能讓擇校熱退燒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今年小升初,因為教育部門對一些名校的公參民招生指標進行了嚴格控制,一個小升初指標的黑市價格被炒作到了7萬元。但即便“門檻”如此之高,有些家長仍然是揣著血汗錢卻“求”校不得。

山西社科院王華梅研究員告訴記者:“擇校的基本表現形式是通過權錢交易,來換取短缺的教育資源。它破壞的是正常教育資源的均衡發展。現在大中小城市都有重點校、普通校、薄弱校,重點校制度以及由此引發的‘擇校風’,進一步加劇了各類學校教育資源配置的兩極分化,造成了一系列教育不公平現象。”王華梅向記者建議,要想讓擇校熱真正降溫,重點要抓好三方面工作。首先,針對優質教育資源不足、區域教育發展不均衡的癥結,擇校熱如果一時難以改變,至少應該立即緩解癥狀:從杜絕名校腐敗入手,對擇校費加強管理,增加透明度,使擇校公開,避免暗箱操作。將擇校行為由暗箱操作變為公開行為。其次,政府要使校際均衡發展。教育經費投入要向薄弱學校、普通學校傾斜,要選派優秀教師、校長到薄弱學校、普通學校進行定期的教育教學和管理示范,而普通學校、薄弱學校也可選派教師、校長到名校兼職學習。第三,就是今后教育部門不能再搞重點校和普通校品評。在普及義務教育初期,應該集中力量建設一大批重點學校,來滿足社會的需求。只有認真做好這三項工作,我省的擇校熱現象才能夠真正降溫。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