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給奶奶治夢囈癥(俄羅斯)

3570

孫子一回來,便跟伙伴們一起滑雪去了。杜尼婭奶奶一下子來了精神,馬上在屋里忙開來:煮湯,煎包子,取出果醬和糖煮水果,還不時朝窗外望望,看格里沙是不是快回家。

孫子在午飯前回到家,風卷殘云般地吃了一點東西,又溜了,這次是去谷地滑冰。

杜尼婭奶奶又一個人留下來。不過這已經不能稱為孤苦伶仃。孫子的小褂脫在沙發上,他的書在桌上,書包扔在門口……統統都放得不是地方,胡亂扔得到處都是。不過這樣一來,屋里倒顯得挺熱鬧。

兒子和女兒在城里安了家,很少回來看看,一年能回來一次就不錯了。

杖尼婭奶奶也不常去看他們,要去一般也是到晚上便趕回家,她一方面是掛念房子:不管怎么說,總是一份產業。另一方面…… 第二個原因更為重要:也不知是從什么時候起,杜尼婭奶奶夜里睡得很不踏實,常說夢話,要不就是大喊大叫。在自己家里不管怎么喊都不打緊,沒人聽見。可要是作客在外……別人剛一躺倒入睡,她便開始嘟噥,大聲說話,苦苦哀求,寧靜的夜里聽得十分清楚,最后還喊起來:“好人啊!行行好吧!!”所有的人不用說都會被驚醒,直奔奶奶床頭。她那是在做夢。大家說上一陣,勸她幾句,讓她服下纈草酊,然后走開。可過上一小時她又來了:“行行好吧!行行好!!”

全家又是一陣忙亂。

大家不用說都明白,這是奶奶半世坎坷又上了年紀的緣故。

她經歷過戰爭和大饑荒。明白是明白,可并不因此就日子好過。只要杜尼婭奶奶去到誰家,大人們可以說是整夜都睡不好。這種事情可不太妙。

她被帶去看病。大夫給開了藥。毫不見效。

于是,杜尼婭奶奶到兒女家去的次數越來越少了,后來干脆是當天來回:

坐上公共汽車顛簸兩個小時,到家問問好,然后便往回趕。

兒女也只是夏天度假時候回老家來看她。

只有正在長大的孫子格里沙經常來看她:寒假來,十月革命節和五一勞動節也來。

他冬春去頓河釣魚,采蘑菇,滑冰和滑雪,跟街頭的小伙伴們相處得相當不錯。一句話,他玩得很好。杜尼婭奶奶喜在心頭。

就說這一次吧,格里沙一來,她的病也好了。

一天就在忙忙碌碌中不知不覺度過。一眨眼窗外已經發藍,天快黑了。

天還沒黑盡,格里沙回來了。他在臺階上弄得劈劈啪啪一陣響,臉通紅地沖進屋,帶著滿身寒氣,還在門口就嚷道:

“明天釣魚去!橋那頭來了伏爾加鱸魚,多得很!”

“這不錯,”杜尼婭奶奶對此表示贊許,“讓咱們也嘗嘗魚湯是什么味道好了。”

格里沙吃罷晚飯,坐下來開始收拾漁具:檢查帶鉤的蝦形鋁片和魚形金屬片,把他的那些撈什子擺滿半個屋子。杜尼婭奶奶則在沙發上坐好,望著孫子擺弄這些東西,還不時地問這問那。

孫子一直都還很小,可近兩年突然長高了,奶奶都快認不出這個長腿、 長胳膊、大手、嘴唇上已長出黑胡須的少年就是笨拙的格里沙了。

“奶奶,你聽我說,你完全可以放心。咱們會喝上魚湯和吃上炸魚的。

不過,公司可不扎管帚①,請你注意。”

“笤帚的情況是不太妙,”杜尼婭奶奶表示贊同,“集市上都快賣 3 個 盧布了。”

格里沙笑了,說:

“我是說魚。”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