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從"倒數第一"到獲諾貝爾獎

3380

導讀:今年的諾貝爾醫學獎公布后,獲獎的英國醫學教授約翰·格登和日本醫學教授山中伸彌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他們在“體細胞重編程技術”領域做出的革命性貢獻,徹底改變了人們對細胞和器官生長的理解,促成了許多醫學領域的長足發展。但成功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現年79歲約翰·格登回憶稱,自己在中學時曾成績墊底,甚至被老師斷言絕不可能成為科學家。

?

格登出生于1933年10月2日。據英國《每日郵報》9日報道,15歲時,格登在英國著名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求學,當時在250名學生中,格登的生物科成績排在最后一名,其他科學科目也排名非常靠后,被同學譏笑為“科學蠢材”。在1949年的學校成績報告單中,格登被一名老師如是評價:“我相信格登想成為科學家,但以他目前的學業表現,這個想法非常荒謬,他連簡單的生物知識都學不會,根本不可能成為專家,

對于他個人以及想教導他的人來說,這根本是浪費時間。”這份成績報告至今仍被格登放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偶爾用來娛樂一下。

格登回憶說:“每當遇到什么麻煩,比如實驗無法進行下去等情況時,我都會看看這份評價,來提醒自己要努力堅持,不然真的就被以前老師說中了。”雖然成績差、不被老師和學校看好,但格登仍然非常堅持自己的想法,他對生物學的熱愛從來沒有減少過。法新社8日報道稱,格登在多年前的一個采訪中回憶稱,自己少年時被生物學深深吸引,他甚至在學校養過上千只毛毛蟲,并看著它們變成飛蛾,這在當時還引起老師的強烈反感。

格登的父親曾希望他去參軍或進入銀行工作,因為格登身體很棒且是壁球高手。

但格登的家庭醫生卻認為他不適合在軍隊發展,因此將他的小感冒診斷為支氣管炎,由此中斷了他的參軍之路。格登回憶說,幸虧當時沒去參軍,不然就沒有現在熱愛的職業生涯了。后來,格登考入牛津大學,最初讀的是古典文學,后又轉向動物學,正式開始了他的科研生涯。

1958年,格登用從蝌蚪細胞提取的完整細胞核成功克隆了一只青蛙。這次成功隨后被應用于哺乳動物的克隆。格登在這次實驗中用于細胞核移植的工具和技術至今仍在使用,他也因此被稱為“克隆領域的教父”。1962年,格登在英國《胚胎學與實驗形態學雜志》發表論文,論述了一個突破性理論:細胞的特化機能可以逆轉。

這項發現震驚生物界,也遭到很多質疑聲當時全球生物學界普遍認為,特化細胞發育過程是不可逆的。直到2006年,日本教授山中伸彌通過對小白鼠的實驗,證明了一個成熟特化細胞的細胞核可以被逆轉到非成熟的干細胞狀態,格登之前的發現才逐漸被學界接受。

在牛津大學完成博士學位后,格登又在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完成博士后工作。1971年以后,他便一直在劍橋大學工作,曾任多個生物學、遺傳學等領域研究機構的負責人。據法新社8日報道,在科研生涯中,他一直兢兢業業,79歲的他現在仍堅持全職工作。在被通知獲得諾貝爾獎時,他還在實驗室工作。一名英國記者曾試圖聯系格登進行連線采訪,但格登的實驗室答復稱:“格登正在工作,

請不要打擾他。”據英國《獨立報》8日報道,格登還表示,愿意將自己的部分諾貝爾獎金拿出來作為博士生的第4年科研經費(因為第4年的科研經費往往比較緊缺)。劍橋大學計劃為格登辦一個慶功宴,但格登表示自己很快會回到實驗室繼續工作。

格登獲得諾貝爾醫學獎對我們教育不能不帶來啟示。我們每一個孩子不可能都有格登這樣的幸運和這樣的堅守。很多時候,老師的話在孩子心目中還是很有分量的,他們的一句話可能就會影響孩子的一生。有了一個好老師,可以讓一個孩子成長為社會一個杰出人才,而一個素質不高的老師,也有可能毀掉孩子的一生。

而稱格登“笨得完全不應該學習自然科學”的老師并不是一名真正的老師,

而是一個博物館館長,被校方雇用來教那些成績最差的學生。正是因為他不具有教師資格,所以才說出了那樣的話。如果格登和普通孩子一樣,那么就會放棄對自然科學的追求,也就不會有獲得諾貝爾醫學獎的今天。

再者,格登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也離不開他的興趣。可是我們很多時候卻忽視了這一點,雖然我們開設了很多興趣班,但是有多少真的是讓學生根據自己的興趣自由地參加呢?有很多都是家長逼的。這當然也不能怨我們的家長,現在我們很多地方,如招生,一旦學生有了“特長”,就可以優先或者降分錄取,這樣的招生讓很多孩子即使沒有興趣也要參加興趣班、補習班,使他們過早地失去了童年的天真和樂趣。

另外,在我們很多大學要轉專業是很難的。很多學生在填志愿時由于這樣那樣的原因,沒有根據自己的興趣和實際情況填寫,等到了這個專業學習時才發現錯了,可這時要想轉已經很難了。

每年的諾貝爾頒獎,我們很多人在關注誰獲獎了,他有什么成就,但我認為對我們而言,與其關注這些,不如關注他們為什么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們的成長對我們有什么啟示,從而讓我們知道創造人才成長環境還缺少什么,恐怕這更有意義

使他們過早地失去了童年的天真和樂趣。

另外,在我們很多大學要轉專業是很難的。很多學生在填志愿時由于這樣那樣的原因,沒有根據自己的興趣和實際情況填寫,等到了這個專業學習時才發現錯了,可這時要想轉已經很難了。

每年的諾貝爾頒獎,我們很多人在關注誰獲獎了,他有什么成就,但我認為對我們而言,與其關注這些,不如關注他們為什么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們的成長對我們有什么啟示,從而讓我們知道創造人才成長環境還缺少什么,恐怕這更有意義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