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家具殺人”難伏法 環境法專家:標準缺“人味”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2014-08-15 3543

近日二審開庭的“懷疑家具殺人案”, 和其他環境污染人身損害賠償案一樣, 又遭遇了無法證明因果關系的障礙。 我國每年由室內空氣污染引起的超額門診數22萬人, 超額急診數430萬人, 超額死亡數達11.1萬人。 rnrn室內空氣污染每年奪命十幾萬 標準缺“人味”損害認定

近日二審開庭的“懷疑家具殺人案”, 和其他環境污染人身損害賠償案一樣, 又遭遇了無法證明因果關系的障礙。 我國每年由室內空氣污染引起的超額門診數22萬人, 超額急診數430萬人, 超額死亡數達11.1萬人。 室內空氣污染每年奪命十幾萬 標準缺“人味”損害認定難

環境法專家認為,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現行環境法律缺少以保障人體健康為核心的標準, 導致如何認定環境對健康的損害、如何確定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等等需要以環境標準為基礎的司法操作, 都無法進行, 最終造成環境糾紛的處理困難。

近日, 轟動一時的“懷疑家具殺人案”二審在黑龍江省大慶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就在此前, 中新社報道稱, 我國平均每年約有十幾萬人死于室內空氣污染, 但是, 具體到個案卻幾乎沒有一個受害方勝訴。

原因在哪兒?環境法學專家呂忠梅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一語道破玄機:“現行的環境法律、環境標準無法運用于處理糾紛是問題的關鍵。 ”

?

環境法專家認為,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現行環境法律缺少以保障人體健康為核心的標準, 導致如何認定環境對健康的損害、如何確定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等等需要以環境標準為基礎的司法操作, 都無法進行, 最終造成環境糾紛的處理困難。

近日, 轟動一時的“懷疑家具殺人案”二審在黑龍江省大慶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就在此前, 中新社報道稱, 我國平均每年約有十幾萬人死于室內空氣污染,

但是, 具體到個案卻幾乎沒有一個受害方勝訴。

原因在哪兒?環境法學專家呂忠梅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一語道破玄機:“現行的環境法律、環境標準無法運用于處理糾紛是問題的關鍵。 ”

?
懷疑兒子被書柜“謀殺”

3月20日, 記者找到了“懷疑家具殺人案”的原告張志東、張瑞敏夫婦。 他們給記者講述了自己惟一的兒子張家源的不幸遭遇。

2005年, 張家源已經上了小學二年級。

“孩子上學用的書本加上課外書越來越多, 我就跟妻子商量, 給孩子買個書柜吧。 ”張志東說, 對于環境污染他們夫妻倆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 所以他們特意選擇了在大慶市信譽最好、知名度最高的大慶百貨大樓新東方服飾廣場, 并且挑了一個最貴的雙門書柜。

書柜剛買回家時, 常常散發出一股特別的香氣, 但是張志東夫婦誰也沒有在意, 以為過一段時間氣味就沒了。

到了2005年10月, 張家源開始出現流鼻血、肩膀疼痛、咳嗽等癥狀。 “身體一向很好的兒子, 這是怎么了?”張志東不敢大意, 帶著孩子一趟趟往醫院跑, 可孩子的病情一點兒不見好轉。

2005年11月, 張志東帶著日漸虛弱的張家源到了北京。 在北京兒童醫院, 張家源被確診為白血病。 此后, 夫婦倆開始奔波于北京的各大醫院, 不惜一切想挽救兒子的生命, 但張家源最終還是在2006年4月28日離開了人世。

“我們家族沒有白血病遺傳史, 家里的房子是二手房, 而且住進來后再也沒有裝修過, 孩子睡覺的床還是10年前我與愛人結婚時買的。 好端端的兒子怎么就得了白血病呢?”兒子去世后, 張志東開始琢磨這些問題。

他還專門咨詢了有關專家, 專家告訴他,

白血病一方面是遺傳所致, 一方面與生活環境有密切關系。

專家的話提醒了張志東。 “一定是2005年買的放在孩子臥室里的書柜有問題。 ”張志東有了這樣的想法。

2005年12月, 張志東委托大慶市環境監測中心站對他家室內空氣質量做了檢測。 結果顯示, 張家源居住的臥室苯含量是0.35毫克/立方米, 超過國家標準3倍以上;總揮發性有機物(TVOC)1.2毫克/立方米, 超標2倍。 其他房間也存在苯和TVOC超標的問題, 但超標程度明顯弱于張家源的臥室。

根據這份檢測報告, 張志東夫婦認為書柜質量問題是造成兒子死亡的直接原因。

2006年5月,張志東在無法找到書柜生產商圣源家具廠的情況下,將大慶新方圓家居配套有限公司和大慶新東方服飾有限公司(即租賃方和銷售方)告上法庭,并提出了52萬元的索賠金額。

2007年12月25日,大慶市讓胡區人民法院以張家源房間書柜苯并非導致張家源白血病的惟一誘因,且無法排除其他致病因素為由,駁回了張志東的訴訟請求。

室內空氣污染每年奪命十幾萬

2008年11月12日,在中華環保聯合會環境法律服務中心的幫助下,志愿律師馮秀華、楊學臣出任張志東、張瑞敏的二審訴訟代理人。為避免被告因產品質量而逃避損害賠償責任,律師決定從環境污染侵權角度提起上訴。

據環境法律服務中心督查訴訟部部長馬勇介紹,在決定為張志東案提供法律幫助后,他們走訪了國內權威的病理專家,甚至信函咨詢了世界衛生組織。

咨詢病理專家的答案是,甲醛已被世界衛生組織確定具有致癌致畸效應,另一個強致癌致畸污染因子———苯在臨床及病理學上,已被國際社會公認具有導致白血病的作用。

而北京市工商局投訴舉報中心受理的家具類投訴顯示,家具質量問題已躍居北京市消費者投訴量前位,投訴的主要問題是,“一些家具使用劣質的板材、涂料,造成有害物質超標、異味刺鼻”。

據中新社公開報道披露,我國每年由室內空氣污染引起的超額門診數22萬人,超額急診數430萬人,超額死亡數達11.1萬人。

?無法證明因果關系難倒訴訟者

事實上,因環境污染而提起的人身損害訴訟中,幾乎沒有一起案件因果關系被法院認定。

記者此前曾采訪過湖南省吉首市退休干部劉德勝告吉首農機局汽車修理廠一案。盡管原告手里拿著吉首市環保局兩次對農機局汽車修理廠污染做出處理的“鐵證”以及同住一個院里的9名鄰居患癌癥的事實,但法院最終還是以劉德勝的死與農機局汽車修理廠所排放的苯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為由,駁回了劉德勝的訴訟請求。

事實上,從2001年開始,國家相關部委陸續制定了《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有害物質限量》、《室內空氣質量標準》、《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木家具中有害物質限量》等一系列強制性標準。但中華環保聯合會環境法律服務中心認為,已有的這些法規和標準與日益增長的家具類環境質量所引發的室內環境污染問題相比,還遠遠不夠。


他們告訴記者,在標準缺乏的情況下,家具類科技標準又遠遠滯后于《室內空氣質量標準》;而《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木家具中有害物質限量》與《室內空氣質量標準》之間缺乏有效的對接。比如,《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木家具中有害物質限量》只對色漆中的重金屬含量做出規定,卻沒有對涂料中的苯、甲苯、二甲苯、TVOC等有害物質進行限量,而這些有害物質恰恰是造成室內空氣污染的主要來源。

業內專家認為,標準“打架”的問題已不是新問題,幾年前就有人提出過,但至今問題還沒有解決。

呂忠梅曾任湖北省高級法院副院長,審理和研究過許多環境損害賠償案件,對環境污染案件為何總是不能勝訴有著深刻的體會。

“我們的環境標準雖然很多,但基本上是單純的環境技術標準,缺少以保障人體健康為核心的標準,于是就形成了法律上雖然有環境標準制度,形式上也有很多環境標準,然而一旦出現環境糾紛,如何認定環境對健康的損害、如何確定法律上的因果關系、如何確定環境損害賠償等等需要以環境標準為基礎的司法操作,都無法進行,最終造成環境糾紛的處理困難。”呂忠梅說。


?

2006年5月,張志東在無法找到書柜生產商圣源家具廠的情況下,將大慶新方圓家居配套有限公司和大慶新東方服飾有限公司(即租賃方和銷售方)告上法庭,并提出了52萬元的索賠金額。

2007年12月25日,大慶市讓胡區人民法院以張家源房間書柜苯并非導致張家源白血病的惟一誘因,且無法排除其他致病因素為由,駁回了張志東的訴訟請求。

室內空氣污染每年奪命十幾萬

2008年11月12日,在中華環保聯合會環境法律服務中心的幫助下,志愿律師馮秀華、楊學臣出任張志東、張瑞敏的二審訴訟代理人。為避免被告因產品質量而逃避損害賠償責任,律師決定從環境污染侵權角度提起上訴。

據環境法律服務中心督查訴訟部部長馬勇介紹,在決定為張志東案提供法律幫助后,他們走訪了國內權威的病理專家,甚至信函咨詢了世界衛生組織。

咨詢病理專家的答案是,甲醛已被世界衛生組織確定具有致癌致畸效應,另一個強致癌致畸污染因子———苯在臨床及病理學上,已被國際社會公認具有導致白血病的作用。

而北京市工商局投訴舉報中心受理的家具類投訴顯示,家具質量問題已躍居北京市消費者投訴量前位,投訴的主要問題是,“一些家具使用劣質的板材、涂料,造成有害物質超標、異味刺鼻”。

據中新社公開報道披露,我國每年由室內空氣污染引起的超額門診數22萬人,超額急診數430萬人,超額死亡數達11.1萬人。

?無法證明因果關系難倒訴訟者

事實上,因環境污染而提起的人身損害訴訟中,幾乎沒有一起案件因果關系被法院認定。

記者此前曾采訪過湖南省吉首市退休干部劉德勝告吉首農機局汽車修理廠一案。盡管原告手里拿著吉首市環保局兩次對農機局汽車修理廠污染做出處理的“鐵證”以及同住一個院里的9名鄰居患癌癥的事實,但法院最終還是以劉德勝的死與農機局汽車修理廠所排放的苯沒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為由,駁回了劉德勝的訴訟請求。

事實上,從2001年開始,國家相關部委陸續制定了《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有害物質限量》、《室內空氣質量標準》、《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木家具中有害物質限量》等一系列強制性標準。但中華環保聯合會環境法律服務中心認為,已有的這些法規和標準與日益增長的家具類環境質量所引發的室內環境污染問題相比,還遠遠不夠。


他們告訴記者,在標準缺乏的情況下,家具類科技標準又遠遠滯后于《室內空氣質量標準》;而《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木家具中有害物質限量》與《室內空氣質量標準》之間缺乏有效的對接。比如,《室內裝飾裝修材料木家具中有害物質限量》只對色漆中的重金屬含量做出規定,卻沒有對涂料中的苯、甲苯、二甲苯、TVOC等有害物質進行限量,而這些有害物質恰恰是造成室內空氣污染的主要來源。

業內專家認為,標準“打架”的問題已不是新問題,幾年前就有人提出過,但至今問題還沒有解決。

呂忠梅曾任湖北省高級法院副院長,審理和研究過許多環境損害賠償案件,對環境污染案件為何總是不能勝訴有著深刻的體會。

“我們的環境標準雖然很多,但基本上是單純的環境技術標準,缺少以保障人體健康為核心的標準,于是就形成了法律上雖然有環境標準制度,形式上也有很多環境標準,然而一旦出現環境糾紛,如何認定環境對健康的損害、如何確定法律上的因果關系、如何確定環境損害賠償等等需要以環境標準為基礎的司法操作,都無法進行,最終造成環境糾紛的處理困難。”呂忠梅說。


?

loading...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