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小兔斯焦普卡(俄羅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095
赞助商链接

可以說, 要不是葉夫格拉福夫夫婦相救, 小兔斯焦普卡準死無疑, 有年春天, 葉夫格拉福夫和妻子在一片沼澤地上溜達, 想采集一些越冬后凍得甜絲絲的酸蔓果。 走著走著突然聽到從不遠處傳來嬰兒的聲嘶力竭的哭叫聲。

在這荒涼的沼澤地里, 怎么會有嬰兒?夫婦倆嚇壞了, 于是立即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長著幾棵云杉的小山坡跑去。 跑到一看:原來是只小灰兔被一頭巨大的長耳貓頭鷹抓住了。

葉夫格拉福夫和妻子從貓頭鷹的爪子下救下可憐的小兔, 把它放到籃子里帶回家來。 回家后, 立即對這個受難者進行急救。

赞助商链接
一切按醫院的規矩辦事:

先用高猛酸鉀溶液洗凈大大小小的傷口, 然后抹上碘酒, 又給折斷的免腿纏上一根小拐杖。 當然嘍, 還給它準備了一個窩——一個裝糖果的膠合板小箱 頭一個星期斯焦普卡不聲不響, 非常安靜。 后來, 就自個兒從小箱子里爬了出來, 拄著小拐杖一瘸一拐地在客廳里走來走去, 不時還聞聞坐在桌邊的主人們的腳。 葉夫格拉福夫夫婦高興極了——他們沒有孩子啊!

后來……后來給斯焦普卡去掉了拐杖, 這下子小兔可就大顯神通了。

忽而——上了窗臺, 忽而——上了桌子, 忽而——上了客人們的膝蓋, 沒什么, 小家伙, 盡管跳吧, 蹦吧!

可是小兔跳夠了, 蹦夠了, 卻磨起牙來。 一個星期就把所有房間的糊墻紙扯得稀爛, 把貴重的餐具小櫥啃了個洞, 把女主人的漆皮便鞋撕成了碎片。

沒什么, 這也沒什么!怎么開心就怎么玩吧!毀這點東西咱們窮不了的。

赞助商链接
銀行里多少有點存款。

可當斯焦普卡把葉夫格拉福夫那雙嶄新的鉻鞣革皮靴也啃破時, 夫婦倆發火了。

葉夫格拉福夫是衛戍區的大尉, 他的部隊駐扎在一個林區小鎮上。 他按照習慣, 頭天晚上就把皮靴擦好放在床前。 早上起床一穿——怎么回事?腳丫子露出來了。

一看:靴子尖給咬破了。

只好換一雙舊靴子, 連找帶收拾——總得像個樣嘛——一個小時過去了。 素來以模范遵守紀律著稱的葉夫格拉福夫這天早上第一次挨了批評。

大尉忍無可忍了。

“去買點酒, ”他晚上對妻子說, “咱們今天吃兔肉。 ”

妻子嘆了口氣, 但不敢違拗丈夫。 葉夫格拉福夫自己則把兔子帶到柴棚里去了。

“兔崽子, 快把腦袋放在斷頭臺上!”他對免子說, “你的日子過完了。 ”

你猜怎么著?斯焦普卡竟乖乖地往劈柴墩上一跳, 躺在那兒引頸就戮。

葉夫格拉福夫手里的斧子掉到了地上。

赞助商链接

這時, 他的一個同事來到了柴棚里。

“你在這兒干嗎?”

“想把這個兔子宰了。 這個淘氣鬼讓人簡直不得安寧。 ”

“你見誰用斧子宰兔子來著?還是帶上槍, 到林子里去正經八百地收拾它吧。 ”

于是他們帶上槍, 來到郊外。

“喂, 斯焦普卡, 你要是不想死, 就快逃吧, ”走進樹林后, 葉夫格拉福夫說, “下一次我的手可不會發抖了。 ”

斯焦普卡瞧瞧主人, 又瞧瞧主人的朋友, 一切都明白了, 于是飛快地往密林深處跑去。

回到家, 妻子噙著眼淚對葉夫格拉福夫說。

“酒買來了。 兔肉你自己去燒吧。 我可不忍心。 ”

“不用燒兔肉了, ”葉夫格拉福夫愉快他說, “跑了, 斯焦普卡跑到樹林里去了。 ”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