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為何少有孩子們喜歡的兒歌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1-3歲
2014-08-15 1535

如今,由于優秀兒歌離少年兒童漸行漸遠,一批灰色童謠乘機進入中小學校園。“起得最早的人是我,睡得最晚的人是我,最辛苦的人是我、是我、還是我。”“在我心中,老師最兇,晚上補課到九十點鐘;回到家里,老媽最兇,盯著作業從不放松;父母不在,老子最兇,拳打腳踢,發泄一通……”灰色童謠的流行,實際上就是優秀兒歌匱乏帶來的負效應,無歌可唱的兒童也只能饑不擇食了。”
人們不禁要問,當代膾炙人口的優秀兒歌和童謠為什么比原來少了許多?
“我在馬路邊,撿到一盒煙,把它交給警察叔叔手里邊,叔叔拿著煙,向我把頭點,我高興地說了聲:叔叔,拿錢。”曾經教育幾代人拾金不昧的兒歌《一分錢》,如今在一些孩子們口中,已經變了味兒。
最近一段時間,“灰色兒歌”在小學生中很流行。就在上周,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一小學生梁悅(化名)隨口向記者說了幾首在學生中傳播得很火的兒歌:“日照香爐生紫煙,李白來到烤鴨店。口水流下三千尺,一摸口袋沒有錢。”“上學苦,上學累,不如加入黑社會,好吃好喝好滋味,晚上還有美眉睡!”“有了槍有了炮,就去炸學校。”“最近比較煩,比較煩,作業堆成山,堆成山。”……他表示,班里的同學每個人都會幾首這樣的兒歌。
這些兒歌多是改編自流行音樂、廣告、電影臺詞、網絡游戲、古代詩詞,有的表達了孩子對被束縛和被壓抑的不滿情緒,有的則充斥著情色、暴力、臟字等不良內容。
貼近孩子的新兒歌太少
全國少工委曾對部分少年兒童做過專題調查,28%的孩子在小學四年級以前就開始唱流行歌曲、哼帶暴力甚至色情傾向的兒歌,他們并不真正懂得歌詞的含義,只是覺得“曲子好聽”;平常喜歡哼唱灰色兒歌的孩子占56%,73%的孩子認為灰色兒歌“好玩、搞笑、順口”。
北京市海淀區一位小學老師認為,灰色兒歌和流行歌曲之所以在孩子們中間有“市場”,是因為當今優秀兒童音樂作品創作的減少。“不可否認,兒歌數量在不斷增長,但那種能夠被稱之為經典的卻越來越少,另一方面,電視、電影、網絡、流行音樂等等給孩子們帶來的影響越來越大。”
記者在采訪中也證實了這位老師的說法,在北京的一些書店,有關兒歌的書籍很少。一本《經典兒歌大全DVD》,里面收集了384首,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幾十年前的老兒歌,比如:《一分錢》、《小燕子》、《賣報歌》、《采蘑菇的小姑娘》、《兩只老虎》,新歌只有37首,選自2010年全國兒童歌曲大獎賽的金銀獎作品,不到全部內容的10%。
翻開小學音樂課本,記者發現其中不乏很多幾十年前的作品,有個別曲目甚至經歷了兩三代人。正如中國人民大學附小音樂教師吳剛所說:“現代小學生的心理發育成熟度較之前要早很多,一成不變的音樂教材顯然很難再滿足他們的需求。”
其實,近幾年國家加大力度開發推廣新童謠,在卓越亞馬遜網站,記者搜索關鍵詞“新童謠”,出現的圖書音像制品有逾百種。然而,面對如此“繁榮”的童謠市場,很多人卻說不出一首新童謠。北京海淀區學院路小學的一位家長方薇告訴記者,“我也試圖教孩子唱一些新童謠,但是跑了好幾家書店,發現大多童謠是‘新瓶裝舊酒’,也有的說教味太重,好多都有社會和諧、經濟騰飛什么的,小孩哪懂啊。這些童謠偏離孩子生活,旋律上也不像傳統童謠那樣朗朗上口,孩子們不喜歡也在情理之中。可以說,優秀的新作品真是太少了。”
流行歌曲大多對少兒不利
在孩子們傳唱的流行歌曲中,愛情歌曲居多,而這些愛情歌曲卻中摻雜著許多“雜質”。今年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譚晶透露,樂壇關注度最高的歌曲排行榜統計結果顯示,愛情歌曲占93%,公益歌曲、勵志歌曲占7%,愛國歌曲則一首都沒有。上榜情歌中,體現積極健康愛情觀的不到20%,大部分是無病呻吟、蒼白空洞的內容,有的甚至鼓吹快餐式、買賣式愛情。
教育人士認為,流行歌曲和灰色兒歌對孩子們的不良影響,無論于形象還是于內在都是潛移默化的。北京小學校長、語文特級教師李明新說,“傳唱灰色兒歌還會使孩子的語言不純凈,價值觀導向混亂,會讓他們變得玩世不恭。灰色兒歌中的那些話,可能就會成為孩子的人生哲學,其童年和未來有可能會被扭曲。”
采訪中,一些中小學老師和家長普遍認為,社會環境的影響,對灰色兒歌和流行歌曲在孩子們中間的傳播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現在真正能夠流行起來的兒童作品實在少之又少……”身為小學老師的柴曉青表示,只有讓更多的優秀少兒作品涌現,才能真正讓灰色兒歌在中小學生心中沒有立足之地。
優秀兒歌繁榮需社會合力
是什么讓兒歌的路越走越窄?
有報道稱,創作隊伍老齡化是兒歌不受兒童歡迎的主要原因。據某市音樂家協會兒童音樂專業委員會介紹,目前該市從事兒歌創作的只有100人左右,很多都是退休音樂教師和少年宮、文化館的工作者,平均年齡60多歲,年紀最長的已近80歲。讓爺爺奶奶為孩子們寫歌,顯然心有余而力不足。這些爺爺奶奶創作的兒歌風格傳統,信息量不足,說教味太濃,也不符合流行的旋律節奏,孩子們難以接受。可以想象,兒歌創作者卻不了解兒童心理,甚至遠離兒童,依然是過多的說教,當然難以真正到達兒童的內心,也就不具有傳播性。
另一個事實是兒童歌曲創作長期無利可圖。因此“商業利益”就成為了兒歌發展的最大阻礙,在當今的商品時代,歌曲也隨之進入商品領域。少兒歌手和歌曲相較于成人流行歌手和歌曲受眾面小,即使花費精力為少兒歌手寫歌、錄制專輯,其專輯的出售和衍生品的開發都比較困難,以致以逐利為目的的資本少有問津,導致少兒歌曲產業處在被邊緣化的位置。
記者了解到,目前音樂人創作一首兒童歌曲,如果被采用,支付給作者的費用多則幾千元人民幣,少則幾百元人民幣。許多專家認為,獲得與付出不成正比是造成兒童歌曲創作團隊斷代,少兒原創歌曲新陳代謝慢,新歌推不出來的主要原因。可以說,當網絡、電視等傳播渠道大肆宣傳成人歌曲時,兒歌被迫進入了一個十分狹窄的領域。
一些音樂人表示,目前如果單純依靠市場化運作來推廣兒歌原創作品是極不現實的,政府和有關職能部門應當重視兒歌現狀,召集組織有能力的音樂人,參與到兒歌創作中,并在市場中制定相應的扶持政策和推廣機制,給予經濟上的支持,雙管齊下推動少兒原創歌曲的發展,讓符合兒童成長規律、歌唱真善美的新兒歌伴隨著孩子健康成長。同時,引導家長形成正確的教育理念,主動為孩子選擇符合當下時代特征的兒童音樂作品。在全社會形成一個組織者、創作者和接受者共同關心兒童音樂的良好市場氛圍。
兒歌是少年兒童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只有全社會都來支持兒歌的創作和傳播,才能使優秀的兒歌層出不窮地涌現出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