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一支年輕的軍隊(俄羅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936
赞助商链接

古爾馬雅洛夫沿著大路走去, 把雪踩得吱吱發響。 黃昏悄悄地落在道旁 的灌木叢上, 黑魆魆的樹木上。 凜冽的星星一個個地亮了起來, 含羞地閃爍 著。

大路很陡地彎向深谷的木橋上去了, 那兒遍地也是一片白茫茫的雪。 從 那里傳來了談話的聲音和孩子們的笑聲。 古爾馬雅洛夫走到孩子們跟前, 坐 在砍倒了的樹干上。 談話聲和笑聲都靜了下來。 孩子們默默地站著, 斜著眼 看他。 在旁邊, 東倒西歪地放著好幾個空雪橇。 孩子們大概都是 11 歲到 14 歲的樣子, 其中有男的, 也有女的。

過了一會兒, 一個男孩子說:

赞助商链接

“我想著, 想著, 終于想到了:我不能用手槍去打弗里茨①, 這樣一來, 鬼子會聽見, 他們一圍上來, 那你就要完蛋, 而……”

“你從哪兒去弄手槍呀?”那個最小的孩子揮著雙手, 興奮地叫道。

“這沒有什么了不起, 可以去把凡尼亞叔叔的手槍偷來。 可是, 放槍會 有聲音, 同時在冷天火藥味還特別厲害。 ”

“快講, 你究竟怎么搞的吧!”

“我?我是騙了他們一下, 我做了一只弓, 準備好了 3 支小箭, 每支箭 頭上都插上一顆磨尖了的釘子。 然后我就去找地點去了。 在谷地里緊靠懸崖 的地方, 在那里有一棵老柳樹, 樹上的孔大得像一扇門……我就……”

“我們知道, 我們知道!”那個小孩子叫道, 一面把他那凍紅了的臉蛋 挨次地轉向每一個同志。

“我們已經知道了, 還有呢?”男孩子和女孩子們異口同聲地響應著。

這個弓的故事他們已經聽了 20 來次了, 但每一次他們都把它當成新的, 一直聽到底。

“……在柳樹旁邊有條小路,

赞助商链接
弗里茨經常走這條路到谷地里的井邊去打 水。 這棵帶孔的樹, 差不多一直到樹枝, 整個被屋子那么高的雪堆給埋 住……”

“知道, 知道!”小孩子又高興地叫了起來。

“你叫什么呀, 我們都聾了, 還是怎么的?……噯, 往下講吧!”

“我看了一下:假如我一直爬到柳樹跟前去的話, 那準會搞垮雪堆, 這 樣, 鬼子會看得出, 有人在這兒爬過, 就一定會朝柳樹這邊開槍。 于是我就 抄小路繞到了懸崖的另一邊, 一家伙就從崖上跳到了谷地。 風把雪卷進了谷 地里, 有這么厚, 連馬都會埋在里面。 我就在深雪下面爬著橫穿過谷地, 到 達對面的柳樹跟前。 嘴里、鼻子里、領子里都塞滿了雪, 連襯衫里也都塞滿 了, 冷得我直打哆嗦。 我把手伸到雪堆里挖了一個小洞, 看了一看, 嘿, 弗 里茨常走的那條小路就在我的眼前, 可是人家看不見我, 上面的雪很平, 沒 有人動過, 所以誰也猜不到這兒會有人。

赞助商链接
我就這樣坐了兩個鐘頭左右, 眼睛 一直從小洞里往外盯著。 終于發現一個弗里茨穿著女人的敞領上衣, 腳上穿 著一雙用草編的鞋走了過來。 ”

① “弗里茨”是原蘇聯人民對法西斯德寇的輕蔑的叫法。 ——譯注

“這叫‘代用皮鞋’。 ”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