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婚姻報告:80后婚姻幸福感最強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2014-08-15 4544

中國幸福小康指數

2010中國人婚姻及性幸福報告

80后的婚姻幸福感最強,婚內“性福”感也最高,在“婚外性行為”和“婚外戀”上則表現出了相對的保守;出軌/外遇成離婚三大誘因之一;上海、北京、深圳被選為三大外遇之城

在各個年齡段中間,80后的婚姻幸福感最強,感到“婚姻幸福”的比例超過八成。但是80后的婚姻穩定性卻不高。這群更加尊重自我的獨生子女一代引領了中國人婚姻“高質量、低穩定”的新動向。

在幸福婚姻的諸要素中,收入、孩子、性生活最受重視。對80后而言,性生活更是提到了孩子之前。與其他年齡段的受訪者相比,80后的婚內性生活滿意度最高,六成六的人感到“性福”。

2010年10月,《小康》雜志社中國全面小康研究中心聯合清華大學媒介調查實驗室,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了“中國人婚姻及性幸福”調查。調查對樣本特征進行了控制,受訪者全部為已婚(包括離婚)人士,男女比例相當,東中西部地區分布均勻。受訪者的年齡分布為80后、70后、60后及50后分別約占四成、三成、二成及一成。婚齡分布為7年及以下、7至15年、15年以上分別約占五成、二成和三成。

本次調查發現了80后群體在婚姻及性方面的一些值得關注的特征,除了婚姻幸福感和婚內“性福”感都高于其他年齡段的受訪者之外,80后群體在“婚外性行為”和“婚外戀”方面則表現出了相對的保守,他們對于“婚外性行為和婚外戀”,較70后和60后更為排斥。

調查還選出了已婚人士心中“中國最容易滋生外遇的十座城”,上海、北京、深圳分列前三。“最容易發生外遇的十種職業”前三位則由藝人、導演、秘書摘得。

80后婚姻幸福感最強 穩定性卻低

分析發現,婚姻幸福感與年齡相關,和婚齡關系不大。在各個年齡段中間,80后的婚姻幸福感最強,達81.2%,超過各個年齡段的平均水平。比較80后、70后、60后的婚姻幸福感,80后超過70后,70后又超過60后。

80后的婚姻幸福感高,婚姻的穩定性卻不高。北京市崇文區法院民二庭提供的一連串數字說明,80后正成為離婚的“主力軍”。在該庭2009年受理的360件離婚案件中,80后離婚案件占四分之一,其離婚率年均增長近50%,其中有近九成夫妻因性格不合離婚,五成夫妻結婚時間不到三年。

分析80后的離婚案例,發現沖動結婚、理性離婚成了他們的鮮明特點。梅子和雪峰就是這樣一對沖動分子。他們認識不久,便經歷了梅子母親的病故。在梅子人生的低谷,雪峰給了她溫暖的陪伴,令她感到這是她一生可以倚靠的人。但婚后的生活并不如意,他們在買房、買菜等一系列大事小情上出現了嚴重的分歧。

“她總是哭,說想她媽,哭得人心煩。”雪峰說,“可能之前,我們彼此之間的了解還是太少。”2010年10月9日,他們選擇了這個“有一點缺憾”的日子,離婚。

80后的婚姻幸福感高,婚姻的穩定性卻低,這其實并不矛盾。“過去幾十年,中國的婚姻有些是低質量、高穩定的。現在年輕人的觀念變了,他們對婚姻的期望值比較高,如果對婚姻不滿意就想提出離婚。”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婚姻家庭研究會副會長楊大文曾對媒體表示。

2010年10月10日是個“三連十”的好日子,據統計北京這一天有一萬多對新人登記結婚。其中80后占了絕大多數。隨著80后夫妻在已婚人群中的比重逐年增加,這群更加尊重自我的獨生子女一代也在逐漸改變著中國人的婚姻狀態,“高質量、低穩定”成為中國人婚姻的新動向。

收入、孩子、性生活最受重視

猜疑、冷淡、指責最感恐懼

幸福婚姻需要具備哪些要素?本次調查顯示,適當的收入、健康可愛的孩子、和諧的性生活、相互忠誠、婆媳和平相處這五個要素最受重視。對已婚80后而言,這五個要素同樣最受重視,只是次序有所不同,和諧的性生活和相互忠誠位置提到健康可愛的孩子之前。

無論對哪個年齡段的夫妻而言,適當的收入都是生活繼續下去的基礎。尤其在房價飛漲、互信下降的今天,年輕人的婚姻觀更加傾向于實實在在的物質。甚至有炫富者將票子、車子、房子作為增加性吸引力的資本,媚富者寧愿坐在寶馬車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車后面笑。

不過也有反抗者,比如裸婚族。“裸婚”就是無房無車單純因為相愛而結婚,這個概念為大城市的80后而生。“十一”長假前后,北京上演了一出小劇場話劇就叫《裸婚紀》,講的是一對身在北京的戀人,盡管彼此相愛多年,但到了結婚的節骨眼上,房子、車子、工作、戶口等一連串問題如潛藏的地雷一般逐個 “爆炸”,最后面對“裸婚”的事實,兩人難以抉擇何去何從。

據說很多人看完該劇都很沮喪。“我希望在《裸婚紀》里看到積極樂觀的力量,但很遺憾,這個戲讓我感到沉痛。”未婚80后“飛貓”說,“我感覺‘裸婚’在狀態上有點像‘私奔’,兩人拎個包袱就住一塊了,起初以為有感情就有面包,最后才知道沒有面包感情還不如白開水。”

對于正在面臨婚姻問題的80后而言,“裸婚”究竟是一個幸福的選擇,還是一種無奈的自嘲?《裸婚紀》的主題歌叫《不結婚就是耍流氓》,里面有句歌詞是:“就讓我們都結婚吧,房價太高我們就不買,如果所有人都不買,房價遲早會跌下來。”歌手唱到這兒的時候自己都笑了。

經濟基礎之外,調查也顯示,孩子被大多數人視為決定婚姻品質的要素,總體排名第二。對于80后夫妻而言,由于很多人婚齡較短尚未生育因而將孩子問題擺在性生活和相互忠誠之后,但也排在第四,婆媳關系之前。這個結果也從旁說明丁克家庭在中國沒有群眾基礎。

幸福的婚姻都是一樣的,不幸的婚姻各有各的不幸。隱藏在婚姻中的殺手有很多,受訪已婚人士選出最嚴重的五個是:猜疑、冷淡、指責、把離婚掛在嘴上,以及在外人面前不給對方面子。

猜疑被選為幸福婚姻的頭號殺手。猜疑是對信任的瓦解,沒有信任的婚姻是危險的。

“嗨,我都懶得猜疑他,愛咋咋地。”何莉沒心沒肺地說。她跟老公結婚6年,目前的婚姻狀態用何莉的話說是“雙冷淡”,他們不吵架、少說話,對對方的圈子不聞不問,他們上一次做愛,據何莉回憶是在2009年冬天的時候。

“我覺得冷淡比什么都可怕。我們的婚姻好像僵尸。”何莉說。不過她還不想離婚。“我對離婚也是挺恐懼的。我害怕后悔。我擔心離婚之后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男人。”

婚姻幸福對一個人的幸福感有多重要?調查顯示,相對于健康、事業、收入等因素,有逾六成受訪者認為婚姻幸福占到其總體幸福感的50%以上,五分之一的受訪者選擇占到70%以上。

80后最“性福”

六成六對婚內性生活感到“滿意”

現代中國人一改往日的羞澀,將“和諧的性生活”提到了“最看重的幸福婚姻五要素”榜上NO.3的位置,對于80后已婚人士而言,該項更提升了一個位次,居第二。

和其他年齡段的受訪者相比,80后更看重性生活,其實際的“性福”感也最高。調查顯示,在80后已婚人群中,對婚內性生活感到“非常滿意”和“比較滿意”的總計達到66.1%,即六成六的人感到“性福”。

對于衡量“性福”感的重要指標——性生活的頻率,80后的表現也明顯強于其他年齡段的受訪者。近九成80后已婚者表示一周至少有一次性生活。而在70后已婚者中,這個比例降到七成七。到了60后,更是降到六成八。

但在80后已婚人群中,也有34%的人“性福”感不高,其主要原因是工作壓力大,“性趣”消失。“無暇顧及。”張新和妻子結婚不到三年,目前的性生活頻率已按雙月計。他們工作都沒有規律,一個做記者,一個負責聯系國外的演出團體。“她經常在老外的工作時間,自己的休息時間工作”,晝夜不分。倆人經常半夜約在24小時店吃晚飯,“回到家,就只剩下困了”。

“有趣但可悲的是,我老婆那個部門的30來個年輕同事,只有2個結婚的,剩下的全都是因為工作忙沒時間找,或者找了也顧不上就散了。”張新說,為了工作,很多美好的事情都自然而然且理所當然地被放棄了。

《小康》雜志社中國全面小康研究中心2010年9月對中國人工作時間的調查顯示,73%的人一周要工作40個小時以上,其中周工作時間在 41~50個小時的占47.9%,還有25.2%的人每周要工作50個小時以上。和其他年齡段相比,80后的壓力更大,買房、物價,還有大學擴招帶來的慘烈的職場競爭。拖著疲憊的身軀,能有多少“性趣”。

英國也有一項研究顯示,工作時間過長會對性生活構成損害。“壓力和疲勞是性激情的最大殺手。”倫敦大學性心理學者彼特拉·博因頓就此評論說,“一個人沒有時間和精力享受性生活,將意味著他沒有時間和精力享受美好的人生。”

80后婚內最“性福”,在“婚外性行為”和“婚外戀”方面則表現出了相對的保守。在60后、70后、80后三個受訪群體中,本次調查顯示,80 后“有過”婚外性行為的比例最低(4.9%),60后最高(6.1%)。對于配偶的婚外性行為,80后持“絕不容忍”態度的比例最高(72.9%),60 后最低(65.7%)。“如果真的碰到心儀的對象,也敢于對婚外戀說‘不’”的比例,80后也為最高(82.9%),60后為最低(79.3%)。可見對于“婚外性行為和婚外戀”,80后較其他兩個年齡段的受訪者來說,是更為排斥的。

“我覺得大家對80后有偏見,總覺得我們在性的問題上更開放更大膽更無所謂,所以認為我們在外遇問題上也應當沖在最前面。其實就我個人的觀察,和60后、70后相比,在我們臺里,80后保守的反倒多。”在電視臺工作的顧小萌說,“這個原因可能是,我們從來沒有被壓抑過,不需要從婚外找寄托。”

此外,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系教授潘綏銘的研究,也提醒大家注意婚外性行為與經濟因素之間的關系。他對于中國人性關系的調查顯示,就婚外性行為發生的可能性而言,富人是窮人的6.1倍。這一結果表明,婚外性行為在某種意義上是一種“炫耀性消費”。從這個角度看,有一定財富積累的60后和70后確實比被房貸壓得喘不過氣的80后更具有婚外性消費的資本。

本次調查中,16%的人“婚姻遭遇過婚外性行為或婚外戀引起的風波”。對于80后群體而言,遭遇該風波的比例要低于這個平均值,為15%。

出軌/外遇成離婚三大誘因之一

“把離婚掛在嘴上”被選為“幸福婚姻的隱形殺手”之一,但或許“把離婚藏在心里”更加可怕。本次調查發現,有超過五分之一的受訪者,時不時地會在腦子里閃現要跟另一半離婚的念頭。在他們心中,引起離婚念頭的三大理由是:不是理想的婚姻狀態、家庭財務問題,以及出軌/外遇。其中,選擇出軌/外遇的受訪者,接近三成。

出軌/外遇越來越成為現代中國人婚姻的嚴重威脅。北京市海淀法院對2009年1月至10月的2764宗離婚案件進行分析發現,在高知家庭(夫妻雙方均是本科及以上學歷)離婚案中,六成是因為“第三者”而出現婚姻破裂。且出軌的對象,四成左右是朝夕相處的同事或合作伙伴。

前不久,民政部公布了2010年二季度全國民政事業統計數據。數據顯示,今年前兩個季度,幾乎每天有近5000對夫妻辦理離婚登記。事實上,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中國的離婚人數和離婚率就一直是上升趨勢,最近10年增速更為明顯。其中,出軌/外遇導致的離婚數量快速增加。這與改革開放以來,社會流動性增加、社會交往的擴大、文化娛樂場所遍地開花,使兩性間相互結識和溝通的機會增加分不開。

對于外遇的潛在威脅,受訪已婚人士選出了印象中的“中國最容易滋生外遇的十座城”和“最容易發生外遇的十種職業”。這十座城市是:上海、北京、深圳、廣州、香港、澳門、臺北、重慶、三亞、成都。這十種職業是:藝人、導演、秘書、公關、藝術家、企業高管、導游、銷售、主持人、發型師。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為化名)

“2010中國人婚姻及性幸福調查”,問卷由《小康》雜志社中國全面小康研究中心設計,調查由清華大學媒介調查實驗室執行。

本次調查采用了基于實名制的NetTouch網絡調研方法,對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的已婚人士進行調查,東、中、西部每個區域的調查樣本量不少于330。同時,為保證樣本的代表性,此次調查樣本框的確定兼顧了性別、年齡段、收入分布。

該調查執行時間為2010年10月,清華大學媒介調查實驗室對每省/市/自治區的實名固定樣本組進行隨機問卷發布,最終回收有效問卷量為1016份。采用統計學誤差估計公式進行估算,本次調查在95%的置信度水平上,可將估計誤差控制在3.2%。

調查同時在“新浪調查”推出,8000多位網友參與調查,所獲數據用于參考。

中國最易滋生外遇的十座城

一個城市獨有的氣質,對婚外戀情的滋生到底有多少“推動”作用,大概永遠無法用數字準確表明。但那些因空虛而起的外遇,或是閑散游蕩中的一場艷遇,總有夢醒的時候

很多人或許看過李安的電影《冰風暴》。1973年美國康涅狄格州,冰風暴來臨的夜晚,一對夫妻去朋友家參加雞尾酒會,酒會上的一個重要內容是進行換房間鑰匙的游戲。在酒會結束后,每個妻子都可以和別家男人結成新歡。

而今,“換妻”游戲已不是電影中才出現的情節。在北京做生意的上海人劉東就表示,他身邊的一些朋友就 “玩”過“換妻”。“他們一般通過網絡找‘伙伴’,漸漸成為一個圈子。圈中的夫婦多是中產,有生意人、有教師。” 劉東說。

和劉東的講述有些呼應的是,在《小康》雜志社中國全面小康研究中心最近關于“印象中國:最容易滋生外遇的十座城”調查中,上海、北京分居第一、二位。緊隨其后的,是深圳、廣州。“都是一線城市。”劉東笑著說,“催生它們的土壤,和導致‘換妻’頻發的條件應當類似——大城市里,壓力、競爭導致人更易空虛,需要某種慰藉;另外城市大,流動性大,被發現的概率又很小。”

上海與北京的PK

作為大城市,上海、北京總在不同情境中被人拿來比較。在這次有關“外遇高發”的調查中,上海在結果上取勝,某種程度,倒也與人們對這座城的固有“感覺”有關。

倘若你沒有真真切切地在一座城市生活過,你該如何了解、界定它?無外乎從口口相傳、藝術作品中感受它的氣息。而這些年,人們看到的有關上海的電影,很多充滿了一股風月味道——狹窄昏暗的弄堂、華麗的洋房、暗花的墻壁、妖冶的霓虹,背景里咿咿呀呀地點綴幾首周璇白光的歌。之后,身著旗袍的女子,從黃包車上把腿款款伸下。

就連拍慣香港的王家衛,也會把自己那部《愛神》的背景地選在上海:你看,鞏俐瞇起眼睛欣賞張震粉白的屁股,暗暗渴望能在他身上游走嬉戲;而張震呢,瞪著一雙窺探的眼睛,望著鞏俐修長的手指,幻想著“繞指柔”的曖昧溫情。一雙“手”,就帶出人間所有的情欲傳奇。

當然,人們對上海的認知,少不了“上海女子”這一筆。上海女人,像作家王安憶所形容的——是細細碎碎的,是尋常家里的,是小家碧玉的,是工筆描摹的,是踏著高跟鞋于半夜時分踽踽而行在蜿蜒弄堂中的。

以上種種,讓人們覺得,雖然北京與上海同樣外來人口眾多,同樣有許多需要緩解壓力、渴望慰藉的人,同樣盡是在現世安穩中渴求刺激的人,同為繁華之城……但上海較之北京總多些溫柔氤氳的感覺。就連幾十年前,英國作家毛姆也將他的小說《華麗的面紗》中婚外情的滋生地選在了上海這座城市。

至于在本次婚外戀調查中,排名緊隨上海、北京后的深圳、廣州,似乎又有著自己獨特的故事。

以深圳為例,去年末,曾有媒體報道,深圳一專門調查婚外情的“私家偵探”隨著業務大規模增加,決定給自己一個新定位:婚外情醫生。他的公司也不再局限于外遇調查,還介入化解婚姻危機,必要的情況下會委婉勸退“第三者”。

據該“偵探”介紹,他每天至少要接六個電話,郵箱里每天有四五個咨詢信件。而且,據他了解,目前深圳有兩百家以上類似“公司”在做婚外情調查。不過,讓“偵探”感受頗深的,還是婚外情從“偷偷摸摸”到“光明正大”的轉變。“以前人們包二奶都是偷偷摸摸的,現在,深圳女白領兼職當第三者的,已經不是個別案例。”

當根據自己豐富的從業經驗分析深圳婚外情多發的原因,“偵探”認為,深圳是一個移民城市,很多人只身來這里闖蕩,沒有親人可以傾訴,經常感到空虛,很容易依賴別人。而出軌的男人多是來深圳時間較長,文化水平和收入比較高的人。這些人經過多年的奮斗,事業上小有成就。這時候他們就有很強的補償心理,想找回年輕時那種戀愛的感覺。

關于港澳臺的某種想象

和深圳的“包二奶”現象類似,香港也有此種情況,這大概也是其位居“外遇城市排行榜”第五位的原因之一。去年,香港前保良局總理事林依麗在香港發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反“包二奶”大游行。她認為香港法律對“包二奶”行為太過寬松,特別是上流社會“包二奶”的現象已經公開化、娛樂化乃至正常化。

林依麗曾在公開場合講述自己的故事。1996年,與她同居13年的男友,被發現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林曾一手握著刀,一手抓20粒安眠藥準備自殺。但沒有死成,最后她成了香港反二奶的中流砥柱。

香港婦女服務聯會主席歐陽寶珍引用香港大學2001年的調查稱,如果將召妓也算在內,香港10個家庭8個有婚外情。而香港家庭主婦自殺人數,從1998年起就不斷上升。

然而,較之深圳,香港的故事顯然更有深意,且多少也和人們的固有印象脫不開關系。畢竟,港片中常有《大丈夫日記》、《一屋兩妻》、《婚外情》等突顯大男子主義的以一夫兩妻、婚外戀為題材的電影,杜撰一些男人左右逢源艷福無邊的荒誕笑料取悅觀眾。至于現實世界中,香港曾上演的“艷照門”集體偷窺狂歡事件。不由得讓人們對發生在這座城市的情感故事充滿想象。

在本次調查中,排在香港之后的則是澳門與臺北。澳門和香港類似,也是購物天堂。據說,西方奢侈品制定中國銷售策略時,“外遇”就是要考慮的因素之一。而澳門這座遍布奢侈品的城市,自然和外遇兩個字有些絲絲縷縷的聯系。

至于臺北,根據今年年初臺灣千代文教基金會發布的“臺灣家庭現況”調查顯示,參與的受訪者承認本身曾有外遇的有3.3%,配偶曾有外遇的有 5.8%,合計預估有100萬人。不過對于參與本次《小康》雜志社有關“外遇城市”調查的大多數受訪者來說,其實并未真正體察過臺北這座城市,人們在投票時免不了對它有想象與揣測的成分。

閑散中的一場艷遇

在本次調查中,分居第8、9、10位的,分別為重慶、三亞、成都。關于重慶,雖然有人對其將“美女”作為城市名片抱有爭議。但不能不說,“美女”早已成了重慶這座城市的某個標簽。人們夸獎重慶美女時,總形容說,城市上空的“霧帽子”擋住了毒辣的陽光,讓重慶女人捂得白里透粉,粉里含春。所以,在人們的思維中,這個盡是美女的城市,總該發生點什么。

至于三亞這座被陽光、大海、沙灘包圍的城市,本來就是艷遇最好的催生地。就像德國作家黑塞所講,“旅行就是一場艷遇”。

或許,和三亞的“旅游”味道不同,入榜的成都,本身就帶有點閑散氣息。就像生活在這座城里的詩人翟永明形容的:每個城市都有它自己的屬性,成都山水靈秀,竹林掩映,紫外線都難以穿透,更像一個心思活絡、九曲回腸的小女人。每一個城市都有它自己的性情,成都這個城市的性情是不思大變,小康即富,氣定神閑。

大概正是成都本身的閑適味道,讓這里成了人們心中艷遇的高發地。很多人在腦中或許都曾構想過這樣的情境:傍晚時分,來到四川老鎮。青石板鋪就的小巷幽幽地延伸向小鎮的每一個角落,一座座古樸的石橋靜靜地臥在清清的小河上,街邊店鋪發黑的門板上方斜掛著藍底白字的招牌,三輪車夫的吆喝聲清脆而響亮,老店鋪里飄出陣陣菜香。恍惚中,有人握緊了身旁人手,問自己:是浮生,還是夢境?

一個城市獨有的氣質,對婚外戀情的滋生到底有多少“推動”作用,大概永遠無法用數字準確表明。畢竟,人的情感,本身就是無法物化的東西。但迷情畢竟是瞬間的,經不起深思熟慮,輕飄飄的。因此,無論是因空虛而起的外遇,或是閑散游蕩中的一場艷遇,總有夢醒的時候。“歲月刺激,現世過癮”畢竟經不起生活的打磨和反復咀嚼,唯有“歲月靜好,現世安慰”的厚重感,才能讓人遠離“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離婚未遂

有太多事情,預示著他們的婚姻即將走向末途。但時代、父母、子女,還有內心的猶豫,使他們不能立即做出離婚的決定,仍有絲絲縷縷、不可名狀的東西把他們連在一起

那些糾結在形形色色問題婚姻中的男女,很難毫無顧忌地講出他們的故事,除非面對特殊的人群,比如律師。

有10余年從業經驗的律師周凱,就曾接觸過太多因婚姻而身心疲憊的男女。

忍了40年,那個年代離婚很難

周凱講的第一個故事,有關一對60歲上下的老夫妻。女方是司令員的女兒,男方則出生農村,后入伍參軍。當年,是岳父一眼相中的女婿——踏實、上進、人也實在本分。在岳父的張羅下,一對男女結為伉儷。那是上世紀70年代的事情。

婚后,單看兩人的生活,挑不出大問題。但當視角轉入兩個家庭,矛盾漸漸浮現。第一次“交鋒”是兩人婚后不久。男方父母,拎著老家的土特產坐了兩天兩夜的火車來看兒子兒媳。早上敲門,兒子已上班,兒媳開門,問,爸媽有事么?二老說,只是看看。兒媳說:“這不都挺好的。把東西放下就走吧。”

下班回到家的兒子,聽妻子稀疏平常地講了這件事。那時,他的父母已坐上歸程的火車,只留下門口角落那些灰撲撲的土特產。它們顯得與這個家格格不入,那么廉價。這個男人一言沒發,走進另一間屋子,關了門。門再開時,所有生活繼續。

之后,同類的事還有好多。但表面上,男人始終沉默。唯一一次發作,是他們的女兒剛出生時。男人的母親從老家趕來幫忙帶孩子,結果和兒媳發生口角。老太太一時氣不過,突發腦溢血去世。兒子抱著母親的遺像,大叫:還我媽媽!可是,母親已經走了,男人不想再失去女兒。于是,婚姻繼續。

直到今年5月,老司令員去世。就在他去世后的第5天,那個溫和木訥的女婿找到周凱,咨詢離婚。他妻子知道后,大罵丈夫沒有人情。但周凱記得,向自己陳述往事的男人只說了一句:“我忍了40年。”之后,男人哭得聲嘶力竭。

男人之所以在40年的時間維持著自己的婚姻,某種程度,是懾于岳父的壓力。在當初那個年代,迫于部隊上下級關系、迫于社會輿論,離婚都不是一件易事。婚姻雖死,關系卻殘喘幾十年。

婚外情是誰都可能遇到的事,

抉擇是自己的事

死守一段壓抑的婚姻,究竟有多少意義?但有的婚姻出現問題后,最終能守得云開見月明。周凱接觸過一對夫妻,男人40歲,女人35歲,有一個2歲的女兒。女方條件明顯優于男方,但女人很單純,并沒覺得兩人關系中有天然的高低之分。至于男人,很愛自己的妻子,但骨子里覺得配不上她。

這對夫妻的日子本來也是波瀾不驚地過著。但3年前,男人有次參加同學聚會,一位當年的女同學以玩笑語氣向他示好。換了別人,大概并不過心。畢竟女同學也有婚姻。但男人卻態度曖昧。從此,兩人私下多次接觸,并發生了關系。

女人總有些不可言說的“第六感”。并沒太逼問,丈夫全盤交代,包括細節。妻子僅存的一絲僥幸隨之飄散。丈夫懊悔、哀求、發誓,但沒有用。妻子找到周凱咨詢離婚。

配偶婚姻出軌,對任何人而言,都是莫大傷害。但周凱感覺,當時坐在自己對面的那個妻子,心并沒冰冷。“她只是被最信任的人欺騙后,心理防線崩塌了。”一番長談下來,妻子感慨:“他跟我在一起其實很累。我對他期望太高,他老覺得我跟他委屈了我。男人需要被崇拜。那個女同學崇拜她,他在她面前有成功感、自豪感,這對一個敏感的男人很重要。”

冷靜下來的妻子偶然看到書里的一句話:我從不奢望第二次婚姻會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幸福。于是,她和丈夫進行了一次平靜對話。他保證和那個女人分手。而妻子也做了一個她至今都不敢相信的決定:要一個孩子。這是她對他的一個證明,證明她對他的感情還在。她需要的,是一個內心的修復期。

但婚外情留給當事者心上的陰影,如同釘子釘在木板上,釘子拔出,傷疤卻永遠留在那。這個妻子顯然是個冷靜的人。在她選擇原諒后就再沒提起過丈夫的出軌經歷。人有時過于強調自身的受傷感,只會讓事情更糟。于是,即便丈夫靜坐發呆時,捕捉到的妻子也會刻意避開兩人的心理禁區。“要知道,那是一個傷口,你經常去揭開它,它就永遠沒有愈合的可能。”周凱說。

最初的一年,這對夫妻沒有爭吵,也不冷淡。只是,對于很多家里的大事情,比如買房、裝修,妻子都沒有太多“參與感”,都是“行”、“可以”這些話。她知道得給自己和對方時間。

如今事情過去了3年,幾天前,周凱又見到了這對夫妻,“狀態很自然,臉色也比前幾年柔和許多。”攜手走過陰影、挽救婚姻的人,都值得尊重。婚外情是誰都可能遇到的事,最重要的是面對時,要冷靜、反省,做出取舍選擇。

相愛容易相守難,分開更難

很多人覺得婚外情對婚姻的殺傷力最大,但實際上越過越淡的日子,強烈的疏離感,對婚姻生活的心理落差,這種無法具體化、明確化的東西,反倒更容易讓婚姻岌岌可危。這些東西就像人腳底的一粒砂,似乎小到可以忽略,但時間久了,腳是要磨出血泡的。

小婭是周凱的朋友。她并不介意和別人探討她的經歷。因為她有迷茫,她希望能在探討中走出情感生活的邊界。

記者在約定的咖啡館見到小婭。告訴她,是談“為什么不離婚”這個話題,她哈哈笑,說,她不止一次和自己的離婚情緒對抗,但為何仍在一起,她也在尋找答案。

小婭和丈夫林周同樣都是30歲,小婭是湖南人,林周是北京人。兩人大學時便在一起。相對于很多“自習室戀情”,他倆的戀愛則是“非要整出點動靜”。小婭說,大一時,有次下課她坐在宿舍啃蘋果,忽然聽到樓下有人唱歌。小婭想,露天演出?可再聽,歌里怎么有自己名字?忽然,有人大叫:小婭,我喜歡你!換別的女孩,大概會羞答答地走下去。可小婭呢?穿著睡衣拿著蘋果沖出去,一把拽住林周,說:“干嘛,干嘛。太丟人啦!”之后,兩人“莫名其妙”就成了情侶;再后來,畢業后的他們理所當然地走進婚姻。那時,他倆都24歲。

小婭與林周是眾人眼中一對“超級合拍”的夫妻。剛畢業那會兒,在北京發展的小婭和林周都經歷了工作的不穩定期。但對方會說:“總要做自己愛做的事兒才行。不嘗試,就永遠沒機會,反正咱倆年輕。”話里話外,盡是默契。

轉變是什么時候發生的?小婭將“質變”的發生點,定在2009年7月。月初的一天晚上,小婭和丈夫說:“我們好久沒一起看電影了。之前說好的每周末‘咖啡館對談’也斷了半年。”說后,瞥丈夫一眼。林周頭也沒抬,說:“小婭你最近是不是挺清閑?我給你個建議,我們生個孩子吧。”

小婭一聽,懵了。之前,他倆正兒八經地聊過這事,并做出保證:32歲前,保持丁克狀態。努力工作,也享受二人世界。對于雙方家長的壓力,自己解決自己父母這邊,但都得“挺身而出”護著對方。“怎么忽然變卦?”小婭問丈夫,語氣有點冷。“我父母今年剛好退休。有個孩子可以調劑。這事兒,我和我媽商量過。”

聽到林周這樣回答,小婭火了,覺得自己像一點就能著的炸藥。“請問,你們誰征求過我的意見?”小婭說。聽到這話,一向孝順的林周也急了:“你為何這樣不顧及老人的感受?”之后,兩人分處兩個房間,一夜無語。

小婭說,她自認是個能照顧別人情緒、尤其是老人情緒的人,所以她才會給自己一個期限——32歲。但是,這一次她覺得碰了她的底線——不被尊重。而這種“弱勢的感覺”似乎始終若隱若現于她和林周的婚姻。

小婭說,生活是不能細琢磨的。當她感覺被信任的人“背棄”后,忽然發現林周幾年來對自己的無所謂與忽視。比如,前年她過節回家,林周沒有陪她一起,連火車站都沒送,她拎個大箱子在人潮洶涌的站臺擠來擠去;比如,他倆一同去超市,林周總是自顧自走進去,把冬天時超市用來擋風的棉門簾,呼啦一下摔在她臉上。“關系好時,你可以將它們視作他大咧咧的例證,但出現問題時再想,就只能讓自己陷入不滿、怨憤的惡性循環。”小婭說。

所以當時,小婭腦子里閃過“離婚”的念頭,但不強烈,帶點負氣感。多少還有點以“離婚”要挾別人,要求給予重視。那一段,小婭和林周常有爭吵。吵過之后,總感覺身心俱疲,兩敗俱傷。

生活有時就是這樣,會向你提出一個個難題,讓你應接不暇。那晚,小婭抱腿坐在沙發上,忽然覺得下身一陣熱,低頭一看,沙發被染紅一片。小婭覺得肚子撕扯一樣地疼。是她從沒經歷過的疼。她哭了。給她最要好的一個女孩撥了電話,說:“帶我去醫院,我害怕。”

好朋友“飛車”過來。到了醫院,大夫告訴小婭:“你流產了。但流的不完全,還要再做一次手術。” 大夫說,流產的原因很多,有可能是大自然的優勝劣汰,也有可能,和母親情緒有關。小婭想到,有可能是自己無休止的爭吵親手扼殺了孩子。那一刻,她只覺得天昏地暗。

好友電話通知了林周,讓他把醫院里的小婭接回家。路上,林周說:“我的心也一樣疼,小婭,我是孩子的爸爸。”“我不想再聽孩子這兩個字。我不需要同情,不需要……”小婭哽咽著,有點語無倫次。

手術后的小婭回了一次老家。她沒有和父母說,為什么忽然回來。只是說,累了,想家。有天晚上,小婭和母親躺在一張床上聊天,說:“婚姻篩掉了我們的青春、激情、浪漫,就是些干巴巴的日子。”小婭記得,母親拉著她的手和她講:“難道我和你爸爸就沒有相看兩厭的時候?就像上次我突然住院,你爸爸在外地出差,按說該馬上趕回來,可他呢,還堅持把手頭的事做完,頂多是遠程電話遙控。你要理解婚姻的真實面目,更多是平淡。”

婚姻是一種難舍的聯系

回到北京后的小婭,獨自去了趟白云觀。她沒有宗教信仰,別人來這里多半是求神庇佑,她只是傻坐著看鳥。小婭說,煙霧中,佛像前,借此氣場,她捫心自問:為何愛情常在逆境中茁壯成長,在安穩與穩定中,卻很難保鮮?“或許是,我們很多人,太習慣把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安放于這穩定當中。而眼見的,心念的,卻只有他人的不堪。”小婭感慨說。

到家后,小婭對林周說,咱們去趟海邊吧。那是10月。小婭上大學時就和林周說過,自己喜歡冬天的大海。“冬天它才不會淪為浴場。它才能顯示最本真的價值。”小婭不確信將近10年過去,林周是否還記得她的這些“歪理邪說”。林周也沒提,只是說,行,周末去。

周末的夜里,小婭和林周披著棉服坐在沙灘上望天。自從孩子沒有了,他倆沒再爭吵,但也從來沒有坐得很近。這應當算是第一次。小婭問林周:“你說什么是婚姻?”林周想想說:“說不清。”小婭說:“跟你說個秘密。有關我爺爺奶奶的。”林周答:“你說一千回了。他倆感情不好,總吵,要不是礙于當時的那個年代,恐怕早就離婚了。你從小在他們身邊長大,渴望家庭溫暖,可又對家庭充滿恐懼。對吧,我都會背了!”

小婭笑:“你只知道過程不知道結局。我奶奶老了以后,是堅定地想要離婚的。就在那時,爺爺查出癌癥。我一直認為,他們是無法正常對話5分鐘的,可我爺爺去世的那個上午,拉著奶奶的手說,她是個好女人。再之后很多年,奶奶家裝修,爺爺當時睡的舊床,跳上只貓也會吱呀作響,可奶奶死命不讓扔。人的感情真是太難解了。”

黑夜的海邊,什么也看不到,只剩下感覺。小婭記得,說完這些,她站起身,走進咸霧濕風里。她將走過去的黑夜丟在身后,一直走進看不見的前面的前面。

面對記者時,小婭說,她一直記得海邊的那種感覺:潮岸不知伸向何方,她和林周,亦是其去未知。但她希望,他們永遠不要喪失坐著交談的力氣與能力——推心置腹,海闊天空。

記者問小婭,為什么愿意和人分享自己這些好的、壞的時,小婭說:“于我,也是反思、自省的機會。另外,我的故事或許是個例,但日光之下并無新事。人和人的那些感情事,總有些細細微微的地方,能讓其他夫妻找到警戒,從而停下腳步,互相攙扶著走過漩渦。畢竟,人要善待情緣,給彼此一個機會。”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均為化名)

越過越淡的日子,強烈的疏離感,對婚姻生活的心理落差,這種無法具體化、明確化的東西,反倒更容易讓婚姻岌岌可危。這些東西就像人腳底的一粒砂,似乎小到可以忽略,但時間久了,腳是要磨出血泡的。

2009~2010

中國幸福小康指數:79.5

2010年10月,《小康》雜志會同有關專家及清華大學媒介調查實驗室,對中國“幸福小康”進行了調查。經過對調查結果進行加權處理,并參照國家有關部門的監測數據和大量社會信息,得出2009~2010年度中國幸福小康指數為79.5分。

《小康》從居民收入、住房、生活、工作、健康、家庭、物價等各個方面衡量中國人這一年的幸福狀況。

幸福的主要因素有:

家庭婚姻幸福。調查顯示,居民覺得自己婚姻幸福的占77.7%。在各個年齡段中間,80后的婚姻幸福感最高;性別之間,男性的婚姻幸福感高于女性。

健康水平提高。隨著收入水平增加,生活改善,醫療衛生事業發展,居民的健康水平顯著提高。調查顯示,城鄉居民對自己的健康水平滿意的占76.5%,不滿意的占22.0%。其中,務農農民的健康水平滿意率最低,其次為離退休人員,其他行業人員健康水平滿意率較高。

生活水平提升。調查顯示,居民對目前生活水平滿意的占69%。據統計,2009年我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7175元,比上年增長 9.8%,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為5153元,比上年增長8.5%;恩格爾系數是反映居民生活質量的一項重要指標,2000年以來我國城鄉居民家庭恩格爾系數呈現持續下降的趨勢,其中,城鎮居民家庭恩格爾系數由2000年的39.4下降到2009年的36.5,農村居民家庭恩格爾系數由2000年的49.1 下降到2009年的41.0。

住房條件改善。近年來,居民的住房環境、房屋質量、住房設施均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改善。調查顯示,居民對目前住房滿意率為60.1%。

社區環境優化。調查顯示,居民對社區環境滿意率占60.5%。居住小區治安、綠化、衛生以及文體設施等方面與過去相比有了很大改觀,今后仍需要進一步加強。

業余生活豐富。調查顯示,居民對自己的業余生活滿意占52.3%。其中,17~29歲人口業余生活滿意率最高,達65.4%,但如何加強中、老年群眾的業余生活,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不幸福的主要因素有:

城市房價居高不下。調查顯示,居民對城市房價最不滿意,不滿的比重高達71.2%。百姓希望政府提高宏觀調控房市的能力,使住房供給多元化,滿足不同階層的需求。

物價水平增長過快。調查顯示,居民對目前的物價水平不滿意率為55.8%,滿意率為36.9%。物價水平與百姓生活息息相關,也與百姓幸福指數緊密相連。要不斷增加居民收入,保持物價相對穩定。

工作職業滿意率低。調查顯示,居民對工作職業現狀不滿意率為32.0%,滿意率為47.1%。其中城鎮居民對工作職業現狀不滿意率為26.5%,滿意率為51.6%;農村居民不滿意率為35.8%,滿意率為32.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