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好心的獵人(俄羅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4204
赞助商链接

1

在很遠很遠的烏拉爾山北部, 在有很多樹林又沒有路的僻地里, 隱藏著蒂契基小村。 那兒一共有 11 戶人家, 實際上只有 10 家, 因為第 11 家完全是孤立的, 緊靠著樹林。 小村子的周圍, 常綠的針葉樹像城墻鋸齒那樣地聳立著。 從那樅樹和杉樹的頂上, 能夠望到幾座高山, 那些高山好像龐大的青灰色屏風, 故意地從四面八方包圍著蒂契基村。 最靠近蒂契基村的, 是傴背形的路喬佛山, 這山帶著灰白的、毛茸茸的山頂, 遇到陰霾的天氣, 山頂就隱沒在暗灰色的云霧里。

從路喬佛山上流出許多條小溪。 有一條快樂地流向蒂契基村的小溪,

赞助商链接
不論冬季和夏季, 總是把像眼淚那樣清澈的水供給這村子。

蒂契基村的小房子并不是有計劃地造起來的, 誰愛怎么造就怎么造。 有兩幢小房子緊靠在溪邊, 另一幢站在陡坡上, 其他的小房子像羊群一樣沿岸邊分散著。

蒂契基村里甚至連街道都沒有, 在一幢幢小房子的中間, 彎彎曲曲地踐踏出小路。 蒂契基村的農民們好像本來也不需要街道似的, 因為街道上面沒有車輛行駛。 蒂契基村里的人沒有大車。

夏天, 這村子常常被不能通行的沼澤、泥潭和密林包圍著, 所以只有沿著林中狹窄的小路步行, 才能勉強通過, 但這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 下雨的時候, 小溪洶涌地泛濫著, 蒂契基村的獵人們就需要等待兩三天, 等著這溪水退下去。

蒂契基村的農民都是高明的獵人。 不管是夏天或者冬天, 他們差不多都不離開樹林,

赞助商链接
因為利益就在他們的手邊。 一年四季都帶來一定的獵物:冬天他們打熊、貂、狼、狐貍:秋天打松鼠;春天打野山羊;夏天打各種的飛禽。

總之, 整年都有繁重危險的工作等待著他們。

在緊靠樹林的那幢小房子里面, 住著老獵人葉美利和他的小孫子格里蘇克。

葉美利的房子好像完全埋在泥地里, 只有一個窗在窺望這世界;小房子的房頂已經壞了, 煙囪只剩下一些塌下來的磚頭。 柵欄啦、大門啦、旁邊的偏屋啦, 這些在葉美利的小房子里都是沒有的。 只有在那沒有刨過的圓木臺階底下, 夜里有一只餓得發慌的狗萊斯克吠著——它是蒂契基村最好的獵狗。 每次在打獵以前兩三天, 葉美利因為要使它更好地找尋獵物和追趕野獸, 總是用饑餓去折磨這條不幸的獵狗。

“爺爺……喂, 爺……”有一天晚上, 小格里蘇克困難地發問, “這時鹿都帶著小鹿一塊兒出來嗎?爺爺!”

赞助商链接

“帶著小鹿一塊兒出來的, 格里蘇克, ”葉美利回答, 他快編好一雙新的草鞋了。

“那么, 爺爺, 要是您能夠把小鹿弄來那多好, ……你說是嗎?”

“慢著, 我們準能把它弄來的……等到熱天, 鹿帶著小鹿到樹林里躲避牛虻時, 格里蘇克, 我一定給你弄來!”

小孩子不做聲了, 只是難過地嘆了口氣。 格里蘇克只有五六歲光景, 現在他在寬闊的木板床上, 在那溫暖的鹿皮下面, 已經躺了有一個多月了。

早在春天融雪的時候, 小孫子就受了寒, 但總是好不了。 他的黝黑的小臉蒼白了, 瘦長了, 眼睛變大了, 鼻子尖了。 葉美利看到孫子不光是一天一天瘦下去, 而且是一小時一小時地瘦了;可是他不知道怎么能挽回這不幸的事情。 葉美利給他喝了草藥, 帶他去洗了兩次澡, 病人并不見得好起來。 這孩子差不多什么也不吃, 只啃些黑面包皮。 春天留下了一些腌山羊肉, 可是格里蘇克連看都不愿意看它。

赞助商链接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