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窮人(俄羅斯)

4653

在一間漁家的小屋里,漁婦冉娜在燈前織補一張舊帆。屋外,風在呼嘯,轟鳴的海浪沖擊著岸崖,濺起陣陣浪花……海上正起著風暴,外面又黑又冷。

但在這間漁家的小屋里,卻暖和而舒適。土鋪的地面掃得干干凈凈,爐子里還燃著余燼,擱板上的碗碟被映得閃閃發光。在掛著白色帳子的床上,5 個孩子正在大海風暴的呼嘯聲中安靜地睡著。打漁的丈大一早就駕著船出海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聽著海浪的轟鳴和風的呼嘯,冉娜真感到害怕。

老舊的木鐘嘶啞地敲過了 10 點,11 點……丈夫仍然沒有回來。冉娜沉思著。

丈夫是不顧惜自己的,冒著寒冷和風暴還去打龜。她自己也是從早到晚地干活。可結果呢,不過是勉勉強強地維持生活。孩子們仍舊沒有鞋穿,無論冬夏都光著腳跑來跑去。吃的也不是白面包——黑麥面包夠吃就不錯了;下飯的菜也只有魚。“不過,感謝上帝,孩子們倒都健康,沒有什么可抱怨的。”冉娜想著,又傾聽起風暴聲來。“他現在在哪兒呢?保佑他吧,上帝啊,發發慈悲吧!”她一邊說一邊劃著十字。

睡覺還早。冉娜站起來,往頭上披了一條厚圍巾,點上提燈就到外面去了。她想看看大海是不是平靜些了,天是不是快亮了,燈塔上的燈還亮著嗎?能看見丈夫的漁船嗎?可是,海面上什么也看不見。風掀起了她的頭巾,卷著被刮斷的什么東西拍打著鄰居小屋的門。

于是冉娜想起來,打今天傍晚起她就想去看看生病的女鄰居。“沒人照顧她啊!”冉娜想,接著便去敲門。

聽了聽,沒人回答。

“寡婦的日子困難啊!”冉娜站在門前想,“雖然孩子不算多,兩個,可是什么事都只有她一個人操心。何況又病著!唉,寡婦的日子困難啊!進去看看吧!”

冉娜一次又一次地敲門,還是沒人回答。

“喂,大嫂子!”冉娜喊了一聲,心想,別是出了什么事吧,便推開了房門。

破屋子又潮又冷。冉娜把燈舉起來,想看看病人在哪兒。頭一眼就看見一張床,正對著房門;女鄰居靜靜地、一動不動地仰面躺在床上——只有死了的人才是這個樣子。冉娜把燈舉得更近一些。不錯,就是她。頭往后仰著,那冰冷。發青的臉上呈現著死亡的安靜。

刷白僵硬的手,像是要夠什么東西似的伸著,從稻草鋪上垂下來。就在離死了的母親不遠的地方,睡著兩個卷發、胖臉蛋的孩子,他們蓋著一件破衣服,蜷曲著身子,兩個淡黃色的頭緊緊靠在一起。顯然,母親在臨死前,還來得及用舊頭巾裹住孩子們的腳,又把自己的衣服給他們蓋上。孩子們睡得又甜又香,呼吸均勻而平靜。

冉娜抱起睡著孩子們的小搖籃,用頭巾圍上,帶回了家里,她的心跳得很厲害。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樣把孩子帶回家的,為什么要這樣做;但是她知道,她不可能不這樣做。

回到家,她把熟睡的孩子放在床上,同自己的孩子睡在一起,又急忙把帳子撂下來。她很激動,臉都變白了,好像做了什么虧心事似的。

“丈夫會說什么呢?”她獨自默默地想,“自己 5 個孩子了,鬧著玩的嗎?為他們操的心還少嗎?……他會這樣說?……不,還不會!可為什么收養?……他會揍我一頓的。那也活該,我自作自受。他會這樣?不會!噯,這樣倒更好!”

房門吱扭一聲,好像有誰進屋了,冉娜一驚,從凳子上欠起身來。

“沒人,仍然沒人!上帝啊,我干嗎做這件事呢?……現在,我怎么當面對他說呢?……”冉娜沉思著,久久地默坐在床前。

突然屋門大開,一股清新的海風沖進屋里。“冉娜,我回來了!”一個身材高大、面孔黝黑的漁夫,身后拖著一張濕漉漉的撕破了的漁網,邊說邊進了屋。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