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逃越安第斯山(德國)

1845 年 9 月,英法聯合艦隊在拉普拉塔掠走阿根廷船只,對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海港進行封鎖。他們還派兵登陸,占領那些由阿根廷將軍占據的小海港,由此而削弱了獨裁者羅薩斯的影響,盡管時間不長。

羅薩斯勃然大怒,立即下了一道命令,威脅要把他的反對者當成海盜處置。假如他當時全權在握,反對他的人的處境也許會更壞一些。然而他對英法這兩股聯合勢力一直還是懼怕的。

他對那些同英國人和法國人有秘密聯系的人處置得最嚴厲、最殘酷,其中有很多人被“莫須有”的罪名所害。他的官員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橫沖直撞,

占據彼懷疑者的房屋,根本不核查他們是否真的有罪,就把他們擊斃在家里。然后就在房前燃放煙火,示意警察可以來收尸了。這個時代,在維多利亞廣場上,被砍下的首級慘不忍睹;這個時代,即使是羅薩斯最忠實的朋友聽見有人敲門,也會被嚇得心臟停止跳動。誰都沒有安全感。羅薩斯這個的援助。是的,獨裁者將被推翻,似乎已成定局了。一天晚上,艾林頓先生的內弟唐·約塞來到他的住處并告訴他,他倆的生命此時已是千鈞一發。唐·約塞已六神無主,完全作好了逃亡的準備,因為羅薩斯的人已從布宜諾斯艾利斯來到門多薩。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落入這些殘酷無情的人之手。

現在能夠拯救他們的只有盡快逃亡。

艾林頓起初不相信危機迫在眉睫,他想逃進羅薩斯不敢對其施暴的英國領事館,但后來還是經不住內弟的催促和妻子驚恐的情求。

老艾林頓先生也必須一起亡命,以免落入獨裁者的魔掌。他們快速打點行裝,帶上錢、武器和糧食,在最后一刻離家出走。不到 10 分鐘,家門就被人從外面堵住了,穿紅衣的人手持武器,怒吼著,搜索一間間空蕩蕩的居室。

逃亡者處境不利。他們雖然躲過了獨裁者的刀刃,然而要天長日久地越過門多薩省四周那廣袤的巴姆巴斯草原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安第斯山又把他們和近在颶尺的智利隔開。山被冰雪覆蓋,威脅著每個敢于在這個風暴頻繁的季節穿行于狹谷地帶的人的生命。

然而安第斯山是他們唯一的救星,是保全生命的唯一可能,而從羅薩斯的走卒那里是得不到絲毫同情的。他們得知,至遲明天早上,通往安第斯山的道路也會被切斷,所以唐·約塞徑直把他們帶到山腳下,在這里,他們相信會有運氣,即使在現在的冬季也能找到一條越過群山的通道。

他們的確有運氣,在第一個山谷里便發現一個小棚屋,遇到兩個阿根廷雇工。他們立即表示愿意帶領他們翻過群山,但報酬要多給一點。他們說,他們熟悉每條進山的通道;即使唐·約塞承認羅薩斯的嘍羅們正在追蹤他們,這兩個雇工也不改初衷樂于幫忙。他們一面笑一面說,他們是阿根廷人,但終究要到智利那邊去的;要是先生們和這位女士擔心被追蹤,

他們就選擇一條馬上可使追蹤的人到此必返的道路、再者這些人從來是屁股不離馬鞍的。

清晨,兩匹騾子已準備好,一匹給艾林頓夫人,一匹給老先生使用,同時也裝載些糧食。他們從棚屋所在的山谷一直向上攀登,正好在天將擦黑的時候到達第一座山的頂峰,此峰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翻過頂峰后,借著映照在雪上的微弱星光又向下面一個比較暖和的山谷進發。

安第斯山是由兩條界線分明、自北向南延伸的山脈組成的。第一條山脈位于巴姆巴斯草原的邊緣,緊靠安第斯山的主脈,二者之間只有一條狹谷可通。第一條山脈十分高峻,雖然處于低緯度,但整個冬季仍然被皚皚白雪覆蓋著;安第斯山主脈雄偉地矗立于山谷之上,

是冰雪的堅固的復合體,山腳是巖石。眾多山澗急流從萬仞高處奔瀉而下,只有在某些地方才有可能沿溪向上登山;而其他山體則組成一道堅固的、不可逾越的通天石壁。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