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書迷(俄羅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赞助商链接

1

我因為突發的看書狂, 受到了許多難堪的屈辱、侮蔑和不安, 想起來真 是又傷心, 又可笑。

我把裁縫太太的書看得很寶貴, 害怕被老婆子①扔進爐子里燒掉, 因此盡 力不再去想這些書, 開始在每天早上去買下茶面包的那家鋪子里, 拿一些丘 彩封面的小書回來。

我劈柴的時候, 躲在什物間里看, 或是上屋頂樓去看;無論哪兒都同樣 不方便, 同樣寒冷。 有時候看入了迷, 或是要趕緊看完, 便半夜里起來點了 蠟看。 可是老婆子留意到晚上蠟短了, 便用一片木片來量過, 把木片藏在隱 蔽的地方:如果早上起來瞧見蠟短了一截,

赞助商链接
或是我雖找到那木片卻沒有折短 到蠟所燃到的長度, 那么, 廚房里便馬上大聲嚷起來。 有一次維克多①氣呼呼 地在床上大喊:

“媽, 你別亂嚷了吧!真要命!不消說, 蠟他一定要點的, 我知道他在 面包店里租小說看哩!你上屋頂樓去瞧瞧就知道啦……”

老婆子跑到屋頂樓里, 找到了一本什么書, 就把它撕得粉碎。

不消說, 這很使我憤慨。 但是看書的愿望, 卻更加強烈了……

2

我想盡一切巧妙的辦法, 繼續看書, 老婆子幾次燒掉了我的書。 短短的 時間內, 我竟欠了小鋪老板一筆大債:47 戈比!他要我還錢, 并且嚇唬我, 說我到他鋪子里買東西的時候就扣下主人家的錢, 抵償債款。

“那時候你可怎么辦呢?”他嘲弄地問我。

他實在使我討厭, 他大概也知道我討厭他, 所以故意拿各種威嚇來難為 我, 當做一種娛樂。 每次我上鋪子去, 他總嘻著那污痕斑斑的臉, 溫柔地問 我:

赞助商链接

“錢拿來了么?”

“沒有。 ”

這使他吃驚了, 他把臉一沉:

“怎么回事?你要我到法庭去控告嗎?把你的財產充了公, 送你到遠地 去充軍嗎?”

我的工錢是主人直接交給外祖父的, 我沒有地方去弄錢, 我慌張了, 怎 么辦呢?而店老板對我請求緩一點還債的回答, 是伸出油炸餡餅一般胖呼 呼、油膩膩的手來, 對我說:

“你親一親這只手, 我就再等一下!”

可是當我拿起柜臺上的秤舵, 向他一揚的時候, 他就往下一蹲喊道: “啊唷, 你怎么啦, 你怎么啦!我是說著玩的呀!”

① 即高爾基外祖母的妹妹。 高爾基曾給她的兒子(一個繪圖 師)當過學徒、實際上完全為他們家干雜活。 ——譯注

① 即高爾基的主人繪圖師。 ——譯注

我知道他并不真是說著玩的, 為了要還清他這筆帳, 我決定偷錢。 每天早上我給主人刷衣服, 他的褲于口袋里常有鏘鏘的錢聲;有時錢跳了出來, 在地板上滾動。 有一次, 有一枚落在地上,

赞助商链接
從地板縫里滾進樓梯底下柴堆里去了。 我忘記把這件事告訴主人, 過了幾天, 我在柴堆里找到了一個 20 戈比的銀角, 才記起來, 當我把它交給主人時, 他老婆對他說: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