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二胎備孕優先考慮優生優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懷孕中期
赞助商链接
《參考消息》報導, 現年48歲的左紅得知“全面二孩”後, 重燃生育欲望。 然而左紅24歲、去年剛結婚的女兒就認為母親本來都快當外婆了, 若在此時懷孕, 自己的孩子將與自己的弟弟或妹妹同齡, 她還擔心母親高齡懷孕, 可能有風險, 加上當第二胎成人後, 父母已年近八旬。 最終幾經家人勸導母親才接受不生。
全面放開二孩後, 我們確實遇到近幾十年沒有再出現過的尷尬。 也就是子孫同齡甚至孫比子大。 不過回應政策利用政策, 這是國家的需要, 只要生育正當, 便都無可厚非。
但是, 從晚婚晚育, 到優生優育,
赞助商链接
到全面放開二孩, 我們的宣傳還是應當更科學更嚴謹。 過去提倡晚婚晚育, 我們的宣傳從思想、生理、心理上進行的都是緊密配合嚴格控制人口的大政方針。 如今, 國家全面放開二孩政策是從人口紅利, 銀髮危機, 男女比例, 路易斯拐點, 失獨之殤等一系列因素應運而生的。 它利國利民放眼未來, 所以受到眾多家庭的支持與響應。
當然, 這期間也遇到一些困擾。 例如左紅等高齡孕婦的懷胎風險, 代際尷尬, 養育成本等一系列實際問題。 故此, 如何解決全面放開二孩的顧慮, 從勞保, 教育, 福利給予更多的優惠與保護的具體措施, 需要有最及時的政策跟進。 而不是像某些媒體與專家側重宣傳的“從降低乳腺癌風險的角度, 建議大家都用好政策, 多生二孩, 堅持母乳餵養, 增加生育和哺乳時間, 減少雌激素暴露。 ”去闡釋政策。
據此, 那些無力再生, 不能再生,
赞助商链接
不想再生的就要備受乳腺癌的威脅與困擾, 這樣會造成一批人的憂慮恐慌。 從不婚、不育的乳腺癌風險, 過渡到不再生不再育的風險依舊, 這種宣傳沒必要。 而要使中華民族偉岸于世界之林, 我們最最不能忽略的, 還得是優生優育。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