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燃燒的心(俄羅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2066
赞助商链接

…… 古時候地面上就只有一族人, 他們周圍三面都是走不完的濃密的樹林, 第四面便是草原。 這是一些快樂的、強壯的、勇敢的人。 可是有一回困難的時期到了:不知道從什么地方來了一些別的種族, 把他們趕到林子的深處去了。 那兒很陰暗而且多泥沼, 因為林子太古老了, 樹枝密密層層地纏結在一塊兒, 遮蓋了天空, 太陽光也不容易穿過濃密的樹葉, 射到沼地上。 然而要是太陽光落在泥沼的水面上, 就會有一股惡臭升起來, 人們就會因此接連地死去。 這個時候妻子、小孩子們傷心痛哭, 父親們靜默沉思,

赞助商链接
他們讓悲哀壓倒了。 他們明白, 他們要想活命就得走出這個林子, 這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條路是往后退, 可是那邊有又強又狠的敵人;另一條路是朝前走, 可是那兒又有巨人一樣的大樹擋著路, 它們那些有力的椏枝緊緊地抱在一塊兒, 它們那些虬曲的樹根牢牢地生在沼地的粘泥里。 這些石頭一樣的大樹白天不響也不動地立在灰暗中, 夜晚人們燃起簧火的時候, 它們更緊地擠在人們的四周。

不論是白天或夜晚, 在那些人的周圍總有一個堅固的黑暗的圈子, 它好像就想壓碎他們似的, 然而他們原是習慣了草原的廣闊天地的人。 更可怕的是風吹過樹梢, 整個林子發出低沉的響聲, 好像在威脅那些人, 又好像給他們唱葬歌一樣。 然而他們究竟是些堅強的人, 他們還能跟那些曾經戰勝過他們的人拚死地打一仗, 不過他們是不能夠戰死的,

赞助商链接
因為他們還有未實現的宿愿, 要是他們給人殺死了, 他們的宿愿也就跟他們一塊兒消滅了。 所以他們在長夜里, 在樹林的低沉的喧響下面, 泥沼的有毒的惡臭中間, 坐著想來想去。

他們坐在那兒, 簧火的影子在他們的四周跳著一種無聲的舞蹈, 這好像不是影子在跳舞, 而是樹林和泥沼的惡鬼在慶祝勝利……人們老是坐著在想。 可是任何一樁事情——無論是工作也好, 女人也好, 都不會像愁思那樣厲害地使人身心疲乏。 人們給思想弄得衰弱了……恐懼在他們中間產生了, 綁住了他們的強壯的手, 恐怖是由女人產生的, 她們傷心地哭著那些給惡臭殺死的人的尸首和那些給恐懼抓住了的活人的命運, 這樣就產生了恐怖。 林于里開始聽見膽小的話了, 起初還是膽怯的、小聲的, 可是以后卻越來越響了……他們已經準備到敵人那兒去, 把他們的自由獻給敵人;大家都給死嚇壞了,

赞助商链接
已經沒有一個人害怕奴隸的生活了……然而正是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丹柯, 他一個人把大家全搭救了。

丹柯是那些人中間一個年輕的美男子。 美的人總是勇敢的。 他對他的朋友們這樣說:

“你們不能夠用思想移開路上的石頭。 什么事都不做的人不會得到什么結果的。 為什么我們要把我們的氣力浪費在思想上、悲傷上呢?起來, 我們到林子里去, 我們要穿過林子, 林子是有盡頭的, 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盡頭的!我們走!喂!嘿!……”

他們望著他, 看出來他是他們中間最好的一個, 因為在他的眼睛里閃亮著很多的力量同烈火。

“你領導我們吧!”他們說。

于是他就領導他們…… 丹柯領著他們。 大家和諧地跟著他走——他們相信他。 這條路很難走!

四周是一片黑暗, 他們每一步都碰見泥沼張開它那齷齪的、貪吃的大口, 把人吞下去, 樹木像一面牢固的墻攔住他們的去路,

赞助商链接
樹枝糾纏在一塊兒;樹根像蛇一樣地朝四面八方伸出去。 每一步路都要那些人花掉很多的汗和很多的血。 他們走了很久……樹林越來越密, 氣力越來越小。 人們開始抱怨起丹柯來, 說他年輕沒有經驗, 不會把他們領到哪兒去的。 可是他還在他們的前面走著, 他快樂而安詳。

可是有一回在林子的上空來了大雷雨, 樹木兇惡地、威脅地低聲講起話來。 林子顯得非常黑, 好像自從它長出來以后世界上所有過的黑夜全集中在這兒了。 這些渺小的人在那種嚇人的雷電聲里, 在那些巨大的樹木中間走著;他們向前走, 那些搖搖晃晃的巨人一樣的大樹發出軋軋的響聲, 并且哼著憤怒的歌子, 閃電在林子的頂上飛舞, 用它那寒冷的青光把林子照亮了一下, 可是馬上又隱去了, 來去是一樣地快, 好像它們出現來嚇人似的。 樹木給閃電的寒光照亮了,

赞助商链接
它們好像活起來了, 在那些正從黑暗的監禁中逃出來的人的四周, 伸出它們的滿是疙瘩的長手, 結成一個密密的網, 要把他們擋住一樣。 并且仿佛有一種可怕的、黑暗的、寒冷的東西正從樹枝的黑暗中望著那些走路的人。 這條路的確是很難走的, 人們給弄得疲乏透頂, 勇氣全失了。 可是他們不好意思承認自己的軟弱, 所以他們就把怨恨出在正在他們前面走著的丹柯的身上。 他們開始抱怨他不能夠好好地領導他們——瞧, 就是這樣!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