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性格在人的一生中是怎樣發展的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2014-08-14 3003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能發現性格迥異的人,如有人開朗熱情,有人則冷漠苛求;有人成熟穩定,有人則煩燥易動;有人主觀武斷,有人則謙讓依賴……所有這些心理差異都是性格差異的表現。性格是一種心理特性,它使每個人在心理活動過程中表現出各自獨特的風格。

在“性格決定一生”、“性格造就成敗”觀念盛行的今天,探討性格的基本特性、影響性格形成和發展的因素、性格及其特質發展的規律具有現實和深遠的意義。

我們生活中一般意義上所講的性格實際上是心理學概念中的人格,人格(Personality)在心理學中界定為是構成一個人的思想、情感及行為的特有統合模式,這個獨特模式包含了一個人區別于他人的穩定而統一的心理特質。人格是一個復雜的結構系統,主要包括氣質、性格、認知風格及自我調控等方面,其中性格(Character)作為人格的主要部分是一種與社會相關最密切的人格特征,包含有許多社會道德意義,表現了人們對現實和周圍世界的態度及所采取的言行上。影響人格形成和發展的因素有很多,也是心理學古老而爭論不休的問題之一。目前被普遍認可的說法即人格是在遺傳與環境的交互作用下逐漸形成的,除生物遺傳因素、社會文化和亞文化因素外,對個體來講,家庭和早期童年經驗對人格的影響最大、最深刻。

那么,人格是怎樣形成和發展的呢?人們最熟悉的莫過于心理學大師、精神分析學派鼻祖弗洛伊德的人格形成和發展理論,但弗洛伊德的理論是在研究病態人格的基礎上形成的,認為人格是以無意識原欲為核心的動力結構,人格的發展是以性心理為主線呈階段性發展的。當代新的精神分析學派不再過分強調弗氏的本能論及泛性論的作用,而是強調文化和社會因素對人格的影響,其中較為突出的就是被心理學史家墨菲稱為“現代弗洛伊德心理學最杰出的代表人”的艾里克森,他從生物、心理、社會環境三個方面考察人格的發展,提出了以自我為核心的人格發展漸成說。

艾里克森認為,人格是一種獨立的力量,是一種心理過程,是人的過去經驗和現在經驗的綜合體,能夠把個人的內部發展和社會發展綜合起來,引導心理向合理的方向發展,決定著個人的命運。

艾里克森認為,人格的發展包括機體成熟、自我成長和社會關系三個不可分割的過程,每個人在生長過程中都體驗著生物的、生理的、社會的事件發展順序,按一定的成熟程度分階段地向前發展。他根據這三個過程的演化把人格分為八個階段,這些階段是以不變的序列逐漸展開的,將內心生活和社會任務結合起來,形成一個既分階段又有連續性的心理社會發展過程。

每一個階段都由一對沖突或兩極對立的性格特質所構成,并形成一種危機(或重要轉折點)即為個體每個階段性格發展的主要任務。如果危機得到積極解決,會增強自我的力量,人格就得到健全的發展,有利于個人對環境的適應;反之,危機得不到解決,就會削弱自我的力量,使人格不健全,阻礙個人對環境的適應。而且,前一階段危機的積極解決會擴大后一階段危機解決的可能性,反之會縮小后一階段危機解決的可能性。

艾里克森劃分人格發展的八個階段(其中前五個階段與弗洛伊德劃分的階段一致)為:

第一階段:嬰兒期(0-1歲)——基本信任對基本不信任階段

●相當于弗洛伊德的口唇期。這個階段個體人格的主要發展任務就是滿足生理上的需要,發展信任感,克服不信任感。

●因為這個階段的嬰兒最為軟弱,非常需要成人的照顧,對成人依賴最大。如果父母等養育者(主要是母親)能夠愛撫嬰兒,并且有規律地照料嬰兒,以滿足他們的基本生理需要,就能使嬰兒對周圍的人產生一種基本信任感,感到周圍世界和人都是可靠的,嬰兒從生理需要的滿足中體驗著身體的康寧,感到了安全;相反,如果嬰兒的基本需要沒有得到滿足,或者得到的是不一貫、無規律的滿足,就會對周圍的人產生一種不信任感,嬰兒從生理需要混亂的滿足中體驗著身體的不適,產生最初的不安全感。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希望”的品質,成年后性格傾向于樂觀、信任、活躍、安祥等積極的人格特征;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是消極解決,就會形成懼怕感,成年后性格傾向于悲觀、多疑、抑郁、煩躁等消極的人格特征。

●嬰兒的這種基本信任感是形成健康人格的基礎,是以后各個階段人格順利發展的起點。

●這一階段要求父母等養育者(主要是母親)在撫養孩子的過程中,應充分適當地滿足孩子的生理需要,不宜過分滿足和過分剝奪;同時,在滿足程度和方式上要盡可能保持一致性、一貫性,不能隨意轉變,即使變化也要漸進地、有規律性地進行,使嬰兒能很快適應。

第二階段:幼兒期(1-3歲)——自主對羞怯和疑慮階段

●相當于弗洛伊德的肛門期。這個階段的主要發展任務是決定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獲得自主感和自我控制,克服羞怯感和自我疑慮。

●因為這個階段的兒童學會了走動、推拉、說話等,也學會了把握和放開,尤其是自身身體的控制和大小便排泄,因而使兒童介入自己意愿與父母等養育者意愿相互沖突的危機中。如果父母等養育者對兒童的行為限制適當,給予兒童一定自由,兒童就會建立起自主性和自我控制的意識;相反,如果父母等養育者對兒童限制、批評甚至懲罰過多,就會使兒童感到羞怯,并對自己的能力產生疑慮。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意志”的品質,成年后性格傾向于堅強、獨立、克制、自律等人格特征,;如果這一分階段的危機是消極解決,就會形成羞怯感,成年后性格傾向于意志薄弱、依附、隨意、敷衍等消極的人格特征。太過縱容,成年易形成骯臟、浪費、無秩序等生活習慣;限制太嚴,則易形成清潔、吝嗇、忍耐等強迫性特點。

●兒童的這種自主性和自控性的形成,使性格中自我意識、自我調控能力、適應社會化要求的能力增強,對于個人今后對社會組織和個人理想之間關系的態度及處理產生重要影響,對個體的社會化及未來的秩序和法制生活作好了準備。

●這一階段要求父母等養育者對兒童的行為必須理智而耐心,適度控制同時給與一定的自由,并施以科學的訓練,及時矯正不良行為。

第三階段:學前期(4-6歲)——主動對內疚階段

●相當于弗洛伊德的性器期。這個階段的主要發展任務就是獲得主動感,克服內疚感。

●因為這個階段的兒童身體活動更為靈巧,語言更為精練,口語表達能力增強,更重要的是這個階段是兒童思維尤其是表象性思維發展最快的時期,想象力極為生動豐富,已開始了創造性的思維,開始了對未來事情的規劃。因此,這個階段的兒童富于幻想,喜歡童話故事、擬人化的游戲等事物及活動,并傾向于通過自己的想象去解釋周圍的世界。如果父母肯定和鼓勵兒童的主動行為和想象力,兒童就會獲得積極的自主性,使其想象力和創造性充分發揮;如果父母經常限制兒童的主動行為,譏笑兒童不切實際的幻想,兒童就會喪失主動性,變得無所適從,并且對自己的能力感到懷疑和內疚。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方向和目的”的品質,成年后性格傾向于自動自發、計劃性、目的性、果斷等積極的人格特質;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是消極解決,成年后性格傾向于不思進取、無計劃性、優柔寡斷等消極的人格特質。

●目的在此的含義就是“正視、追求價值目標的勇氣”。艾里克森認為個人未來在社會中所能取得的工作上、經濟上的成就,都與兒童在本階段主動性發展的程度有關。

●這一階段要求父母等養育者要充分鼓勵和肯定兒童的主動性和想象力的充分發揮。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要積極組織并引導兒童開展多種多樣的游戲,因為:

●游戲是人的社會活動的初級模擬形式,它解決了兒童渴望參與成人活動又受到身心發展水平的限制的矛盾;

●游戲是想象與現實生活的一種獨特結合,兒童在游戲中既能利用假想情境自由地從事自己向往的各種活動,又不受真實生活中許多條件的限制;既可以充分展開想象的翅膀,又能真實再現和體驗成人生活中的感受及人際關系,認識周圍的各種事物;

●游戲是兒童主動參與的、伴有愉悅體驗的活動,沒有強制性或義務性,因而深受兒童喜愛。

因此,游戲是適合此時期兒童性格發展的最好形式,應該成為兒童的主導活動,所以此階段又稱“游戲期”。

兒童在游戲中學習,在游戲中成長,通過各種游戲活動,兒童不但運動器官得到發展,而且認知和社會交往能力也能有效增強;同時,游戲還幫助兒童學會表達和控制情緒,學會處理焦慮和內心沖突,對培養良好的性格品質有著重要的作用。

這個階段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特征就是弗洛伊德認為是產生俄底普斯情結(戀母/戀父情結)的特殊時期。但艾里克森的理論更具積極的意義:

●他也認為這是兒童認同性別角色、建立與異性交往的萌芽時期,男女兒童雖對異性父母產生了愛慕之情,但能從現實關系中逐漸認識到這種情緒的不現實性

●一方面,為解決這種沖突,男女兒童會開始以父親(母親)為榜樣,模仿并逐漸認同其行為方式,以此來獲得性沖動的間接滿足,從而促使男女兒童習得男女性別角色行為,形成男女子性格;

●另一方面,男女兒童可以從與異性同伴的交往中找到代替自己異性父母的對象,使俄底普斯情結在發展中獲得最終解決。

●這一階段要求父母正確對待親子關系,母親要有意削弱自己在孩子生活中的重要性,父母要注意自己性別角色的正確扮演,給孩子樹立榜樣,同時要鼓勵和引導孩子與異性同伴交往,建立完整的性別概念。

第四階段:學齡期(7-12歲)——勤奮感對自卑感階段

●相當于弗洛伊德的潛伏期。這個階段的主要發展任務是獲得勤奮感,克服自卑感,體驗著“能力”的實現。

●因為這一階段的兒童大都上小學,兒童的主要社會生活環境由家庭轉移到了學校,活動范圍擴大了許多,學習成為兒童的主要活動,兒童在這一階段最重要的是“體驗從穩定的注意和孜孜不倦的勤奮來完成工作的樂趣”,可以從中產生勤奮感。如果不能發展這種勤奮,會使他們對自己能否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缺乏信心,從而產生自卑感。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能力”的品質;如果危機是消極解決,就會形成無能。

●艾里克森認為兒童的這種勤奮感的形成,對其成年后的社會工作和生活影響很大,將來對學習、工作和生活的態度和習慣,都可源于本階段的勤奮感。

●在性格的發展上這是一個相對平靜的時期,作為父母和老師應教育兒童勤奮讀書,參加社會活動,在各個感興趣的領域嘗試發現、培養和發展自己的才能,同時培養兒童的生活自理能力,積極參加各種社會公益活動,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第五階段:青年期(13-18歲)——-同一性對角色混亂階段

●相當于弗洛伊德的青春期。這一階段的主要發展任務是建立同一感,克服同一感(角色)混亂。

●因為這一階段的兒童必須思考他已掌握的自己和社會信息,為自己確定生活的基本原則和策略,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就獲得了自我同一性(心理社會同一感),否則就會產生角色混亂即個體不能正確地選擇適應社會環境的角色,產生消極同一性即個體形成與社會要求相背離的同一性。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忠誠”即“不顧價值系統的矛盾堅持自己的信念”的品質;如果危機是消極解決,就會形成不確定性。

●同一性的形成標志著兒童期的結束和成年期的開始,標志著個體人格的成熟,只有建立了積極的同一性,才能順利地度過青春期,也才能順利地解決成年后三個階段(結婚、立業、晚年)的性格發展任務。

第六階段:成年早期(19-25歲)------親密對孤獨的階段

●這一階段的主要發展任務是獲得親密感,克服孤獨感,體驗著愛情的實現。

●因為這一階段的個體受生理發展的影響,開始和異性發生戀情,而個體只有在自我同一性鞏固的基礎上獲得共享的同一性,才能導致美滿的婚姻而獲得親密感,如果沒有建立自我同一性,則會擔心同他人建立親密關系而失去自我,從而有了孤獨感。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愛”即相互奉獻的品質;如果危機消極解決,就會形成混亂的兩性關系。

●艾里克森認為,發展親密感對個體是否能滿意地進入社會有著重要作用。

第七階段:成年中期(26-65歲)——繁殖對停滯階段

●這一階段的主要發展任務是獲得繁殖感,克服停滯感,體驗著關懷的實現。

●這時的男女擁有自己的事業,開始成家立業,會努力創造能提高下一代精神和物質生活水平的財富,關心和指導下一代成長,如果這一需求得到滿足,就會產生繁殖感(即成就感),缺乏這種體驗的人就會因過度專注自己而產生停滯之感。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關心”的品質,如果危機消極解決,就會導致自私自利。

第八階段:成年晚期(65歲以后)——自我整合對失望階段

●這一階段的主要發展任務是獲得完善感,避免失望和厭倦感,體驗著智慧的實現。

●這時人生進入了最后階段,前面七個階段順利度過的人,具有充實、幸福的生活,對社會有所貢獻,才會擁有充實感和完善感,否則會因為生活的主要目標尚未達到而體驗到失望。

●如果這一階段的危機得到積極解決,就會形成“智慧”的品質,如果危機消極解決,就會有失望和毫無意義之感。

綜上所述,個體的人格就是在這樣一種性格對立面斗爭的過程中不斷發展得到增強的。

可以看出,盡管性格發展是個體一生的事情,但性格中最重要、最基本的特質卻是在生命早期的前三個階段即0~6歲形成的,已基本上奠定了個體性格的基調。因此,嬰幼兒早期性格的培養顯得極為重要,父母及早教機構應根據人格發展的規律把握各個時期的培育重點,有針對性地進行性格教育和訓練,才能幫助孩子順利地度過每一關鍵時期,更好地塑造孩子健康、成功的性格。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