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辣媽分娩日記 長達70小時劇痛生娃過程

憋尿危機

2010年1月3日,離預產期還差12天,淩晨5點多,寶貝就發動了“攻擊”。睡夢中我感覺一股熱流洶湧而出,我一下子醒了。起來查看,

發現自己破水了。我急忙起來叫醒老公。老公從朦朧中醒來,過了好一陣突然驚慌失措地從床上跳起來,光腳站在地上稀裡嘩啦地蹦了有五分鐘,完全失了章法,直到我媽從房間出來才安定下來。

我們按照醫囑墊高臀部,並且撥打120。天哪,等待120的時間真是漫長,而120駛往醫院的路上則更是漫長。當護工把我和擔架從車上抬下來時,羊水流得特別厲害,一刹間我幾乎以為羊水已經流完了

我躺在上面一路哭叫著“寶貝,我的寶貝”,老公則推著擔架車大步流星飛奔到了產房。

醫生過來給我檢查,說胎膜早破,並無大礙,讓我安靜等待陣痛來臨,但是不能下床。上午十點半,我想去上廁所小便。但是護士不讓,讓我在床上解決。這太令人難堪了,我無論如何實在做不到。憋得難受,趁著媽媽、老公和護士都不在,我悄悄下床去了衛生間。解決了內急,好舒服,結果剛出廁所門就被護士逮了正著。護士對我一點沒客氣,厲聲告訴我:這會造成臍帶脫落胎兒窒息,後果不堪設想。

晚上,我躺在病床上苦苦等待陣痛,

可是這“搗蛋”的陣痛時有時無的。不行,我又想上廁所了。這次不敢再去衛生間了。我讓大家都回避,自己在床上努力。不管怎麼努力都不行,尿意越來越強,可是無法尿出來。這真像噩夢一樣。

我讓媽媽用兩個杯子把水倒來倒去製造嘩嘩聲,可是還是不行。最後,媽媽找來了護士,一番懇求之下給我插了導尿管,危機總算解除了。

危機解除之後,陣痛完全消失了。我們一家人在茫然、困惑、焦急中,歪七扭八地在病房裡勉強湊合了一夜。

第二夜的煎熬

第二天上午10點進產房掛催產素。過了一會兒,陣痛越來越明顯。醫生來察看宮口,讚揚我說:“宮壓已經100了,我就欣賞你這個淡定的表情”。那時,陣痛十分鐘左右一次,我疼得站不住、躺不下、坐不了,但是還記得用拉梅茲呼吸法來緩解疼痛。

又過了幾個小時,醫生來檢查,發現胎頭已經下降了。下午6點,我回到了病房。醫生說不再給我打催產素,要我等待自然陣痛來臨。回到病房後,剛開始陣痛還10分鐘來一次,接著頻率越來越慢,

兩個小時後陣痛完全消失了。

管病房的醫生是一個非常可親可愛的美女大夫。她很為我著急,隔一會兒就來看看我。

看到我陣痛已經消失了,她就對著我的肚皮開玩笑:“你可真是個小蝸牛呀,現在還不肯出來,爬得真慢!”陣痛啊陣痛,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來啊?

如果說,昨天晚上大家還有焦急,那麼今天晚上大家的心情可以用絕望來形容。沒辦法,全家人又在疲累中湊合了一夜。媽媽和老公都已經被折騰得不知說什麼好了。

人的潛力有多大

第3天,醫生繼續給我催產。10點半左右我進了產房,隔壁床的孕媽宮口已然開了五六指,正疼得呼天搶地呢。

她的喊聲讓我也緊張起來,陣痛開始越來越頻繁。剛開始,間隔時間長還能忍受,到後來幾乎一波接一波地來,我完全沒有喘息時間,劇痛讓我體會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覺。

醫生檢查之後宣佈我可以上產床了。疼痛完全佔據了我,我已經不知道在用什麼毅力來對抗了。

我拼命回憶在電影《風聲》裡看到的各種受刑的場面,看到那些血腥的場面,似乎能讓我的疼痛好點兒。

事先約好的無痛分娩麻醉醫師終於進來了。他在我背部拿針穿刺,那種感覺又痛又脹,前面肚子疼,後面背部脹,前後夾擊,我覺得我已經到極限了。本以為上了麻醉,會好一些。誰知,麻醉的安慰作用大於實際作用,疼痛沒有一點減輕。

我後來才知道,其實不是所有媽咪生產時都像我這麼疼,因為催產素引起的宮縮疼痛遠大于自然宮縮的疼痛。聽著麻醉劑很久很久才滴下一滴,我實在熬不住了,苦求麻醉師給我加快麻醉流量,求醫生趕快給我進行剖宮產手術。當時那種痛苦,簡直沒有語言能夠形容。

寶貝出世,人生從此有了甜蜜的“負擔”

人的潛能到底有多大?在生產過程中,很多次我都以為自己到極限了,可是後面的疼痛再次加劇,我也忍受了。我以為這就是極限了,結果後面來了更巨大的疼痛,到了這一步我得繼續忍下去。

這就像是選擇坐公車還是打計程車一樣。既然已經等了40分鐘公車,這時再打車就不合算了,只能繼續等下去。

這時的情況已經不由我的意志來控制了,我在醫生護士的鼓勵聲中持續地努力著,旁邊醫生和護士壓我肚子幫我生產。下午15:50,醫生、護士一起用力,我的寶貝譁然來到了這個光明的世界。

我頓時輕鬆了,這是我人生最舒服、最輕鬆的時刻。寶貝很瘦弱,哭聲也又低又柔,那麼小的她,用她有限的體力跟我苦熬了這麼久。我的孩子,你也累壞了。

“是個女兒吧?”我問護士,護士說:“你看見了,是嗎?”呵呵,其實我是高度近視,根本就看不清。只是聽見寶貝的聲音,我就知道,這是個懂事的好女兒。

老公在產房外坐立難安,委託管床護士進來查看。護士一看寶貝,說:“嗯,長得像爸爸。”我急忙請她叫我老公把我的眼鏡送進來。

戴上眼鏡,眼前終於清晰了,看著小小的寶貝,覺得有種陌生而奇妙的感覺,這就是我的女兒嗎?從此相依相伴,是我永遠無法割捨的牽掛。

媽咪生產小檔案

陣痛時間:從破水到生產是超長的六十幾個小時,真正持續的陣痛大概只有五六小時吧。

感覺生產最難的那一關:由於羊水早破,寶貝的胎頭下降前要求不能下床解小便,所以憋尿是最痛苦的。

分娩過程中最感謝的人:媽媽、老公以及醫院的醫生護士。在那種生死關頭,我根本沒選擇地把自己和寶貝完全交給她們了,幸好一切順利!

寶貝的重量、身長:重2.75千克,身長51釐米

產後下地時間:下午16:00左右生的,第二天一早就下地了,還是順產好啊。

產後恢復時間:上班後體重就恢復到生產以前的水準了。身材方面嘛,小肚子還確實是個難題呢。

醫生檢查之後宣佈我可以上產床了。疼痛完全佔據了我,我已經不知道在用什麼毅力來對抗了。

我拼命回憶在電影《風聲》裡看到的各種受刑的場面,看到那些血腥的場面,似乎能讓我的疼痛好點兒。

事先約好的無痛分娩麻醉醫師終於進來了。他在我背部拿針穿刺,那種感覺又痛又脹,前面肚子疼,後面背部脹,前後夾擊,我覺得我已經到極限了。本以為上了麻醉,會好一些。誰知,麻醉的安慰作用大於實際作用,疼痛沒有一點減輕。

我後來才知道,其實不是所有媽咪生產時都像我這麼疼,因為催產素引起的宮縮疼痛遠大于自然宮縮的疼痛。聽著麻醉劑很久很久才滴下一滴,我實在熬不住了,苦求麻醉師給我加快麻醉流量,求醫生趕快給我進行剖宮產手術。當時那種痛苦,簡直沒有語言能夠形容。

寶貝出世,人生從此有了甜蜜的“負擔”

人的潛能到底有多大?在生產過程中,很多次我都以為自己到極限了,可是後面的疼痛再次加劇,我也忍受了。我以為這就是極限了,結果後面來了更巨大的疼痛,到了這一步我得繼續忍下去。

這就像是選擇坐公車還是打計程車一樣。既然已經等了40分鐘公車,這時再打車就不合算了,只能繼續等下去。

這時的情況已經不由我的意志來控制了,我在醫生護士的鼓勵聲中持續地努力著,旁邊醫生和護士壓我肚子幫我生產。下午15:50,醫生、護士一起用力,我的寶貝譁然來到了這個光明的世界。

我頓時輕鬆了,這是我人生最舒服、最輕鬆的時刻。寶貝很瘦弱,哭聲也又低又柔,那麼小的她,用她有限的體力跟我苦熬了這麼久。我的孩子,你也累壞了。

“是個女兒吧?”我問護士,護士說:“你看見了,是嗎?”呵呵,其實我是高度近視,根本就看不清。只是聽見寶貝的聲音,我就知道,這是個懂事的好女兒。

老公在產房外坐立難安,委託管床護士進來查看。護士一看寶貝,說:“嗯,長得像爸爸。”我急忙請她叫我老公把我的眼鏡送進來。

戴上眼鏡,眼前終於清晰了,看著小小的寶貝,覺得有種陌生而奇妙的感覺,這就是我的女兒嗎?從此相依相伴,是我永遠無法割捨的牽掛。

媽咪生產小檔案

陣痛時間:從破水到生產是超長的六十幾個小時,真正持續的陣痛大概只有五六小時吧。

感覺生產最難的那一關:由於羊水早破,寶貝的胎頭下降前要求不能下床解小便,所以憋尿是最痛苦的。

分娩過程中最感謝的人:媽媽、老公以及醫院的醫生護士。在那種生死關頭,我根本沒選擇地把自己和寶貝完全交給她們了,幸好一切順利!

寶貝的重量、身長:重2.75千克,身長51釐米

產後下地時間:下午16:00左右生的,第二天一早就下地了,還是順產好啊。

產後恢復時間:上班後體重就恢復到生產以前的水準了。身材方面嘛,小肚子還確實是個難題呢。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