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躺在產床上 准媽媽最害怕的三件事

終於熬到了生產時刻,孕晚期的種種心酸和不適也隨之淡去。伴隨著緊張,家人陪伴著孕婦急色匆匆的趕往醫院,期待小生命的幸福感貫穿全身。

此刻的女人心情最為複雜,既希望小寶貝快點出來,帶給自己少一點生產的痛苦,又擔心生產中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女人生孩子的第一次即便平日裡看的書再多,此刻也早已拋到了九霄雲外,陣痛的當下哪還顧及那些醫生的叮囑。只求著寶貝平平安安的降臨即可,有子萬事福,當然這裡的子並非只是兒子了,現代人更渴望有個女兒吧。當產婦躺在產床上,你猜,她會最害怕什麼事情呢?

其實要擔心的事情真的很多,因為人生的第一次總有著太多未知的東西。只是我們都知道,到了現在來擔心,不過是徒增煩惱罷了,不如順其自然。類似我這樣的,連自己的生產醫生都要on call的,更是心中沒有底氣。我記得當我躺在產床上,走進來一個婦產科的男醫生,很鎮定的對我說,“我是你的生產醫生,我叫xxx。“然後又一陣風的走了。

頻繁來的陣痛已經讓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壓根兒沒有考慮到男女授受不親的傳統觀念,老公也沒有任何的不悅。當麻藥開始起作用,

我的陣痛停止時,才開始想到了剛才一陣風吹來的大夫是個男人呀,這是不是太尷尬了。只是我有選擇的權利嗎?想著想著,反倒在麻醉的安靜下想睡著了。到了那一刻,管它呢?

那時候我最害怕的倒不是醫生的男女問題,而是醫生的技術問題。前幾日,群裡聊天,談到了麻藥的問題。我就想到了我自己那時候受麻藥的折磨。幸好,我不是臨破腹產的時候麻藥失靈,要不然後果不敢想像。

1,麻藥預計的不夠。

對產婦對孩子,破腹產的時候,麻藥的份量是有講究的。多了對大人孩子的身體都不好,少了大家都可以想到那痛苦的後果。我那時是麻藥的針頭位置偏了,麻藥沒有進去,可是醫生沒有檢查錯誤的認為麻藥要過一點時間才生效。好在在開刀前已經糾正了這個問題。有一種令人比較害怕的情況是,麻藥預計的不夠,手術還沒有做完,麻藥的藥力已經消失了,那時候產婦還動不得。有一個群友說,她就是遇到這種情況,硬生生忍下來的。

2,拼盡全力最終還要開一刀。

我就是這個比較不幸的產婦了,為此造成的陰影還是比較重的,過了這些年,還對懷孕二胎心有餘悸,寧可選擇領養呀。自然生產是要等到十指全開才行,而八指後為了孩子的發育,產婦已經不能繼續麻藥,那種臨產前的陣痛可以說幾乎沒有間隙的時刻,

當然這還是忍一忍就可以過去的。只是你用盡全力打算自然生產,到最後醫生還是要告訴你,只能剖腹產了。這樣的再去開一刀,內心裡的不平是很難用語言來形容。

3,要獨自一人面對生產的痛苦。

生產雖然是一個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對女人的心理壓力其實還是蠻大的,只是很多男人都忽略了這一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吧,男人或者是難以體會那份複雜的心情。有一個朋友,臨生產的時候,老公居然因為工作原因,沒能及時趕到醫院,又沒有其他的親人陪伴在身旁,整個生產的過程,她都不得不自己獨立一人應對。事後她說,她覺得自己的產後憂鬱症特別的嚴重,內心裡總是很難原諒老公,即使她明白老公的難處,卻還是過不了自己心裡的這道關口。

只是很多男人都忽略了這一點。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吧,男人或者是難以體會那份複雜的心情。有一個朋友,臨生產的時候,老公居然因為工作原因,沒能及時趕到醫院,又沒有其他的親人陪伴在身旁,整個生產的過程,她都不得不自己獨立一人應對。事後她說,她覺得自己的產後憂鬱症特別的嚴重,內心裡總是很難原諒老公,即使她明白老公的難處,卻還是過不了自己心裡的這道關口。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