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懷孕中期

孕婦醫生搞笑對話 套出胎兒性別沒門

最近,國家衛生計生委等4部門聯合發佈《禁止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鑒定和選擇性別人工終止妊娠的規定(公開徵求意見稿)》。

相比較2003年的舊規,這次針對非醫學胎兒性別鑒定的懲處力度更大——最高擬罰3萬元,情節嚴重的還要追究刑事責任。

當孕婦懷孕28周做系統B超時,B超醫生總是會面對孕婦及其家屬的各種旁敲側擊。然而因為規定,醫生不得不用各種方式和孕婦們打太極。於是,醫生和孕婦間,出現了許多鬥智鬥勇的故事。

照B超前

一家人制訂套話攻略

27歲的龔玲當上媽媽3個月了。但回想起當初做孕檢B超時,為了從醫生那裡套出孩子的性別,兩人展開的鬥智鬥勇場景,龔玲忍不住笑出聲來:“完全就是一場PK大賽,勸那些孕婦,千萬不要挑戰B超醫生的智商。”

龔玲說,她懷孕後,一家人的精力都放在肚裡的寶貝身上。婆子媽想給寶寶織毛衣,但因為不知道性別,糾結了再糾結,最後只有一等再等;龔玲抱著字典翻來翻去,想給娃兒取個高大上的名字,但因為不知道寶寶性別,也一再擱淺。

孕期6個多月時,有經驗的好友告訴她,28周做B超時,醫生就可以看出孩子的性別了。龔玲欣喜若狂,但她也明白,

要讓醫生透露孩子的性別,那是相當困難的。為此,她在照B超的前一晚,一家人特意開了家庭會議。根據樓上那個胖妹鄰居的經驗,龔玲和婆子媽商量後決定,先打“溫情牌”,再準備幾個比較隱晦的詢問方式,一次次試探,最後讓醫生不得不透露寶寶的性別。

現場交鋒

醫生輕描淡寫勝出

第二天照B超,龔玲一躺上檢查床,就開始實戰前晚的“排練”,跟醫生說自己特別喜歡孩子,要是早點知道孩子性別,也好早點著手為孩子的到來做準備。

龔玲說完,醫生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腦,沒有任何想互動的意思。“醫生,你看我是給寶寶買藍色衣服還是買紅色衣服呀?”她深吸一口氣,直入主題,連問了兩遍。醫生回答:“黃色。”

醫生機智地取得第一回合的勝利。龔玲沒有放棄,繼續追問:“醫生,你看娃兒是長得漂亮還是帥氣呀?”這次,龔玲仔細地盯著醫生,希望從表情中看出一些端倪。“五官端正。”醫生回答得很淡定。

莫非自己準備了一晚上就一點消息都得不到?“不行,必須打破沙鍋問到底。”龔玲直截了當地問:“醫生,

到底是男是女?你給我說一下嘛。”醫生有點不耐煩了,沒有回答。

之後,不管龔玲怎麼重複這個話題,醫生都把她當成了空氣。面對醫生的“冷漠”,龔玲沒有再問,只是回家抱怨了好幾天。

醫生的說法>

打探寶寶性別

孕婦提問越來越委婉

重醫附一院產科產前診斷醫生黃帥為產婦照B超5年了。

除非醫學鑒定,他們決不透露胎兒性別。但現實生活中,不管他們怎麼守口如瓶,像龔玲一樣迫切想知道胎兒性別的孕婦還是不少。他說:“約有一半的產婦會問胎兒性別,剩下的一半嘛,可能是沒有勇氣。” 黃帥說,隨著禁止非醫學胎兒性別鑒定的規定愈加嚴格,孕婦們打探性別的方式也在更新換代,從直接了當型過渡到技術型。

前幾年,大家愛問“是男是女”、“能不能傳宗接代”等。現在卻越來越委婉。比如,她們會問兒童房是刷藍色還是粉紅色?娃娃長得像爸爸還是像媽媽?娃兒看起是帥還是漂亮?娃兒是踢足球還是鋼琴……面對孕婦的軟磨硬泡,黃帥會指一下牆壁上寫著“禁止非醫學胎兒性別鑒定”的指示牌。

但如果遇到“死纏爛打型”的孕婦,他也會改變策略,告訴對方:“小聲點,我旁邊坐了衛計委的人,你再問,我要遭了喲。”雖然只是開玩笑,然而很管用,孕婦一般都會識趣地不再追問。

但如果遇到“死纏爛打型”的孕婦,他也會改變策略,告訴對方:“小聲點,我旁邊坐了衛計委的人,你再問,我要遭了喲。”雖然只是開玩笑,然而很管用,孕婦一般都會識趣地不再追問。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