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驢影(德國)

2905

有位旅行者是這樣報道他的意大利之行的:有一天我要從羅馬到蒂沃利去。蒂沃利是個小城,有許多壯麗的瀑布,到那兒去只有一小段路,正像那兒人們出門習慣租毛驢一樣,我也租了一頭。毛驢和它的主人安東尼奧在指定的時間里來到了我家門前。

你們知道,毛驢有多懶。幾乎總得有個人跟在它后面跑,用棍子狠狠地抽打這頭懶驢,因為它總想站著、睡覺或者吃草。甚至用大棒狠揍它也常常不能使它離開它感興趣的薊草。

我就是騎上這頭毛驢上路的。安東尼奧歡快地在后面跑著,不斷地吆喝:“呵,

呵,走啊,懶家伙,走啊!”一開始,情況還不錯。

有一天,天氣酷熱。在意大利經常遇到這種天氣。路上沒有樹,甚至連灌木叢都找不到。臨近中午時刻,陽光穿透草帽,熱得我不知該在何處藏身。

毛驢跑累了,趕驢人打累了,我在驢背上也坐累了,困得直打盹。可是,我所見之處都沒有一塊陰涼處能讓我舒舒服服地伸展一下身子。

我突然萌發了一個機靈的念頭。“停下!”我喊道。那頭毛驢如同生了根似地停了下來。路邊有一根干枯了的粗龍舌蘭桿,我就把毛驢拴在這根桿上。我打算在被太陽曬得枯黃的草地上毛驢投下的影子中躺下歇歇。可是就在我揉出眼中的沙子,活動一下僵硬了的雙腿那一會兒功夫,就聽到有人像一頭大麻鳽似的打著鼾,

安穩從容地躺在毛驢身后的陰影里了!除了安東尼奧還會是誰呢?這家伙反倒比我更會找竅門,我剛想出的好辦法,他倒捷足先登了。

“喂,安東尼奧,起來!”我邊喊邊推揉他。他睜開眼,瞪著大眼睛瞧了我一眼,然后又合上眼,翻了個身,朝另一側又睡著了。

我使勁地搖他。“安東尼奧!”我喊,“起來!你躺著的那個陰影是屬于我的,它并不是屬于你的。”這會兒安東尼奧根本就懶得睜眼,也不說話,只是用右手食指晃來晃去,好像在說意大利人常說的話:“不,先生!”

我又一次在他耳邊喊道:“安東尼奧,放明白些!是我租用了這頭毛驢,當然也租用了它的影子,所以,你給我走開,影子是我的!”

這回,安東尼奧嚷嚷起來了:“先生,

這影子是屬于毛驢的,而毛驢是屬于我的。所以,我不但不會起來,而且要在屬于我的財產中安安穩穩地睡下去!”

他又想躺下了。他真把我惹火了,因為我實在無法駁倒他的這番話。我抓住他的衣領,把他從躺著的地方拽開。這回他也生氣地跳起來,于是我們兩人就為了爭奪自己渴望的地盤而廝打起來,雙方互不相讓。末了,我們撞到了一塊石頭上,兩人摔倒在地上,在午間烈日下,翻來滾去許久,直到最后扭打到一塊坡地上,身體陷到松軟的土里幾尺深才停止廝打。

“先生!”現在安東尼奧開腔了。”聽著!我有個建議。給我 10 個里拉,我就把驢影賣給您!”“再沒有別的招了,你這傻家伙,”我喊道,“我可以給你錢。你要是早說,我們誰都不必火冒三丈了。

我們相互松手了,站了起來。安東尼奧收下了錢,我們又爬上斜坡。可我們看見了什么呢?我剛買下的驢影不見了,毛驢和影子都無影無蹤了。安東尼奧比我狡猾,可他的毛驢比安東尼奧還狡猾。它輕而易舉地拔出龍舌蘭桿后就溜之大吉了。我看見毛驢在通往羅馬的路上,在地平線盡頭正從容不迫地一溜小跑著。

安東尼奧相信他已永遠失去了這頭毛驢,于是就像真正的意大利人那樣悲痛欲絕起來。他啃咬大拇指,揪頭發,把他那頂尖帽扔在地上,用腳踩,那舉止活像一個幼稚的火冒三丈的孩子。同時,他不斷地喊:“啊,我的小毛驢!啊,我可愛的小毛驢!你是我這個窮人在世上擁有的唯一財富啊!啊,你錯就錯在有那該死的影子。

要是你沒有影子,這會兒我還會擁有你,你也不會跑掉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