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兩個堂兄弟(德國)

1907

兩個堂兄弟,一個叫阿道夫·文霍夫,另一個叫博吉斯拉夫·文霍夫。

兩人同齡,都長得英俊、健壯,同時愛上了一位年輕可愛的姑娘。姑娘的父親除了想把她嫁給一位有錢人之外,別人一概不嫁。理由很簡單,因為他除了擁有老貴族稱號外,只有達利茨大貴族莊園,而這座莊園的債務已大大超過這座莊園本身的價值。這時堂兄弟倆雖已沒有貴族稱號,但他倆出身富裕的家庭,達利茨莊園主本來完全提不出反對他倆中任何一位的理由。他必須而且可能提出的不同意理由就是他倆可能比他本人還窮。

事實上,他倆除了每人有一桿好的雙筒獵槍及其附件外,還有一雙好獵靴。他倆穿著這雙厚底靴,頻頻進出島上很多朋友的家門,是到處備受歡迎的狩獵、比賽和宴席的伙伴。因為他們的身材一樣高大,臉型十分相像,在各種騎術技能方面也是那么一樣,甚至一樣得連熱情好客的莊園主都樂意看到他們獨自來莊園,更歡迎他倆同時來,而情況也確實如此。他倆的兄弟之情比大多數兄弟更深之計。評委們很不樂意采取這一下策。因為博吉斯拉夫不僅是兄弟倆中的最佳射手,而且在全島也是第一,這連每個孩子都知道。不過,事情終究還要作出決斷,而且阿道夫也許希望這份獎賞在最后一項考驗之前就歸他所有,
所以對最后一項比賽條件沒有什么異議。現在一切就緒,比賽可以開始了。

比賽開始了,并且正如人們普遍預料的那樣進行著。兩位年輕的巨人騎了馬,駕了車,游完了規定的里程,喝了 12 瓶酒,同樣出色地、無可指責地玩了波士頓紙牌,所以在評定成績好壞時,連最仔細的眼睛都無法發現任何差異。評判員們只得勉強地開始進行最后一項比賽項目。比賽的結果決不會仍然不分勝負的。

當可憐的阿道夫在決定命運的這一天上場時,他那無畏的胸膛中可能揣著一顆沉重的心。他很沮喪。那些是他摯友的評委們的私下勸告全都不起作用。現在一切都是徒勞的,他說。

可是,奇怪的是,博吉斯拉夫似乎同樣很不平靜,

甚至比他的堂兄還要不平靜。他臉色蒼白,那對藍色的大眼睛目光呆滯,深深凹陷。他的摯友們吃驚地覺察到,當堂兄弟倆這次和以往一樣握手時,他那強壯的棕褐色的手卻像膽怯少女的手那樣在發抖。

堂兄弟倆該抽簽輪流射擊了。阿道夫先射,他瞄準了好久,停了幾次,但只射中倒數第二環。

“我早就知道。”他邊說邊揉眼睛,最好也把耳朵捂住。可他驚奇地看著,非常仔細地聽著,博吉斯拉夫開槍只擊中了靶子上的最后一環,評判員大聲地報出中靶的環數以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這難道可能嗎?好,這樣就還有希望。阿道夫集中全力,射得越來越好。

6 環,9 環,10 環,又是 6 環,又是 10 環,又一次 10 環,而博吉斯拉夫總是落后于他一環,不多不少,

總是少一環。

在第一批 6 發子彈之后,評判員們私下里說,他對他就像在玩描和老鼠的游戲。

不過,博吉斯拉夫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了。每次,他的手都顫抖得更加厲害,只是在開槍的一剎那,他變得冷靜了。不過,他總是比阿道夫少一環。

這時,開始進行最后一次射擊。對阿道夫來說,他這次射擊是最壞的。他異常激動,正好只把靶緣擊成碎片。要是博吉斯拉夫現在命中靶心,他就贏了:

長時間比賽的結果、可觀的遺產、漂亮的新娘——這一切全取決于這一槍了。

這時博吉斯拉夫上場了,臉色死一般地蒼白。不過,他的手不再顫抖,牢牢地握住槍桿,好像胳膊和獵槍長在一起似的。他舉槍瞄準,明亮的槍管紋絲不動。這時槍響了。打中了,

評判員們說。

報靶員們走到靶前,找了又找,就是不見子彈。評判員們走過去,找了又找,仍不見子彈。一樁聞所未聞、幾乎不可置信的事發生了——博吉斯拉夫甚至連靶子都沒打著。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