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由於生命終結而產生焦慮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對於成年人來說, 死亡的悲劇在於它的不可逆轉性。 死亡, 是最終的結局, 永恆的結局, 是所有希望的終結。 因此, 死亡是個人無法想像的:我們不能想像自己的生命停止, 不能想像自己的軀體腐朽。 人本身包括記憶和希望, 過去和未來, 人無法看到沒有未來的自己。 由宗教信仰帶來的安慰正好屬於這個範疇,

它向人們提供了來世, 因此人們可以在平靜中生活, 在平靜中死去。

如果死亡對於成年人來說都是一件難以捉摸的事情, 那麼, 對於孩子來說, 死亡就是神秘面紗下的謎團。 年幼的孩子無法理解死亡是永恆的, 不管是父母, 還是牧師, 都無法把死去的人帶回來。 在死亡面前, 魔法願望的無效對孩子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它動搖了他們用主觀願望影響事件能力的信心, 這使他們感覺到脆弱和焦慮。 孩子們看到的是, 不管有多少眼淚和抗議, 深愛的寵物或人不在了, 結果, 他們覺得自己被拋棄了, 不再被愛了。 他們的恐懼體現在他們經常問父母的問題裡:“你死了之後, 還會愛我嗎?”

有些父母努力保護他們的孩子, 不讓孩子遭受失去某個他們深愛的人的痛苦和悲傷。

如果一條金魚或者一隻烏龜死了, 父母趕緊用新的來替代, 希望孩子不會發現兩者的差異。 如果一隻貓或者狗死了, 父母會趕緊給痛苦的孩子一隻更可愛、更昂貴的替代品。 孩子從這些突然失去又迅速替代的早期經驗中獲得了什麼教訓呢?他們可能會得出結論, 失去所愛不是那麼了不得的事情, 愛可以很容易地轉移, 忠誠也可以很容易地替換。

孩子(以及成年人)不應該被剝奪痛苦和哀傷的權利。 他們應該能夠自由地為失去某個深愛的人而感到痛苦。 當孩子能夠為了生命和愛的終結而哀悼時, 他們的人性得到了深化, 人格也更加高貴。 最基本的前提是, 孩子不應該被排除在家庭生活中出現的痛苦之外,

就像不能把他們排除在家庭生活的歡樂之外一樣。 如果發生了死亡的事情, 卻沒有告訴孩子, 那麼孩子可能會一直沉浸在莫名的不安中, 或者孩子可能會用恐懼和混亂的理由彌補資訊上的不足, 他們可能會因為死亡而責備自己, 感覺自己不僅和死去的人分開了, 甚至和活著的人也分開了。

幫助孩子面對失去所愛的人的第一步, 就是允許他們充分地表達出他們的擔心、幻想和感受。 和一個關心你的聆聽者分享內心深處的情感會帶來安撫和慰藉。 父母也可以把孩子一定會有的情緒用語言表達出來, 不過可能會發現表達有點難。 舉個例子, 當孩子深愛的奶奶去世之後,

父母可以這麼說:

“你想念奶奶。 ”

“你非常想念她。 ”

“你非常愛她, 她也愛你。 ”

“你希望她和我們在一起。 ”

“你希望她還活著。 ”

“很難相信她已經死了。 ”

“很難相信她不和我們在一起了。 ”

“你會好好地記著她。 ”

“你希望你能再次看望她。 ”

這樣的話可以告訴孩子, 父母關心他們的感覺和想法, 鼓勵他們說出他們的擔心和幻想。 他們可能想知道死會不會痛, 死去的人還會不會回來, 他們和他們的父母會不會死。 回答應該簡短而誠實:當一個人死了, 他的身體不會感覺到疼痛;死去的人不會再回來;所有的人最終都會死去。

跟孩子談論死亡時, 最好避免使用委婉語。 當一個四歲的女孩被告知爺爺永遠地睡去了時, 她問爺爺有沒有帶睡衣。 她還擔心爺爺會生她的氣,

因為在他睡覺之前, 她沒有跟他說晚安。 當被告知“奶奶去了天堂, 變成了一個天使”時, 一個五歲的男孩祈禱家裡其他的人也死去, 變成天使。

當簡潔、誠實地告訴孩子真相時, 同時給他一個充滿愛意的擁抱和關切的眼神, 孩子會覺得安心。 這種方法只有當父母自己接受了生命和死亡的現實時, 才是有效的。 最重要的是, 態度比言語更重要, 更有效。

成長並不容易, 成長的過程中充滿了煩惱的想法和感覺, 諸如懷疑、內疚, 特別是不安和焦慮。 孩子擔心被拋棄, 為父母之間的衝突感到煩惱, 對死亡和垂死感到困惑和擔憂。 父母無法消除孩子所有的焦慮, 但是他們可以幫助孩子更好地處理這種情緒, 表達對孩子擔心的理解,

幫他們為煩擾、可怕的事件作好準備。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