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孩子不合理要求的背後

穿裙子還是不穿,一位小姑娘和媽媽發生了“重大分歧”——這樣的小小戰爭好像在很多家庭發生過。這究竟只是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還是裡面大有文章?

在這裡,媽媽茹風勇敢地把自己的案例拿出來與大家分享,來自教育專家李躍兒的不同視角的即時評價是否讓我們的讀者有所反省和收穫?

媽媽:

剛剛誇獎了閨女,這不,今天我們這兩個冤家又幹上了。

起因是裙子。從週一開始小姑娘很想穿裙子上學,由於我對天氣和天氣預報都沒有信心,而且覺得穿裙子不利於幼稚園的活動,所以以天氣還冷不適宜穿為由勸阻了她,

並許諾回家後可以穿。昨天晚上對她說“這裙子都穿了三天了,臭了,明天讓姥姥洗了吧”,小姑娘點頭。

李躍兒:

孩子們在一個美的環境裡被薰陶過以後,就開始發現“什麼是不美”,進而對“美”有了追求。這時,我們成人就不能太實用主義了,而得先支持孩子對於“審美”的實踐。

如果我們只用實用主義的觀點來看這個問題的話,人類生活就會變得無趣。如蓋房子,蓋成坯子能夠遮風擋雨就行了,沒必要加上紅的尖項、刷上漂亮的顏色、進行裝修等;飯菜也不用要什麼色了,有營養、味道好、做得灰不拉唧,我們也能吃得下。

因為只有人類在審美上如此要求這些日用品,才使我們與地球上的其他低級動物有了區別。

如此看來,這小姑娘正在從“小動物”變成“人”。媽媽們要幫助她。

媽媽:

今天早上,一睜眼睛:“媽媽,悠悠穿的就是短裙子,她不怕冷我也不怕!”。我想,反正那裙子已經在水裡泡著了,答應了也沒問題:“行,但是今天不行了,已經洗了,明天只要天氣和今天一樣,你就穿。”

“不行嘛,就今天穿!”完了,小冤家開始了。她只要一開始就很難結束,根據我以往的經驗,我開始煩躁。

李躍兒:

上帝給了她不可知的力量,使她不達目的決不甘休。正因為有了這樣的特質,才能使小姑娘完成那些“創造自己”的巨大工程,否則,她就不能成為一個“人”。

小姑娘已經很照顧媽媽了,因為她給媽媽找了一個小理由。

媽媽:

“你昨天已經答應洗了,我們才洗的呀!那這樣,

我去看看姥姥是不是真泡水裡了,如果沒有,你就穿!”,我下樓。

“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去!你抱我一起下去!”

李躍兒:

媽媽做得很好,但我們看出來,在這件事上,孩子有些不信任媽媽了。

媽媽:

“我抱不動!”我開始動怒了,雖然這時候理智告訴我,如果抱她下去,估計就此平息,但我控制不了自己了,轉身下樓。還沒走到衛生間,就聽見小傢伙嚎哭著穿著褲衩背心、光著腳沖下了樓,我沒有理她,開始換衣服,做要上班狀。

小姑娘立刻哭喊:“媽媽別走,媽媽別走!”

李躍兒:

早晨穿著睡衣,被媽媽抱著下樓去看裙子——這是一幅多麼美麗的圖畫啊!孩子們都是創造美的大師,可媽媽不配合,而且還生了氣,並威脅孩子!對於孩子來說,沒有什麼比媽媽威脅“離開她了”而感到恐懼的。

眼看要到手的幸福快泡湯,她當然要拼命地挽回。

媽媽:

我說:“只要你看一下裙子是不是在水裡,然後立刻上床,我就不走”!

李躍兒:

孩子是在要愛,裙子只是一個媒介。但媽媽只看到裙子。不知其她媽媽是不是這樣?這是我們在培訓教師時最初要她們掌握的技能。如果給足了愛,裙子就會放棄掉。裙子很容易被說服放棄掉的。

媽媽:

小姑娘去看了一眼泡在水裡的裙子,繼續站在樓梯上哭。

“上床,我數1、2、3,如果你還不上床,我立刻上班!,1……2……3”,小姑娘終於上樓了。

李躍兒:

噢,媽媽同志!任何人都不允許使用這種方式!!誰要再用,我跟誰急!!!

因為孩子從來不知道“3”後面的結果,她們會無窮地想像,想像大都會超過真實,

那就跟鞭打差不多了。

這個123就等於告訴孩子“媽媽不愛你,別來這一套,收起你對媽媽的感情!”

媽媽:

總算了結了,我如釋重負地上樓準備給她穿衣服。可出乎意料地是,小姑娘繼續嚎哭:“你給我把裙子拿上來,我要穿!”

李躍兒:

解決問題是需要時間的,如果時間被省略掉,“衝突”是結束了,但“問題”依然存在。

小姑娘沒有從衝突中獲得成長,只得到了一個資訊:媽媽不是知己。

媽媽:

“你不是已經看到裙子濕了嗎?怎麼穿呢?”我吼起來了!

李躍兒:

由於媽媽一直沒搞清楚衝突的演變過程,所以,只能被自己的情緒所控制。

媽媽:我們一定要讓自己有情感,而不是有情緒!

情緒總在搞破壞,不是好東東……

媽媽:

“我就要,就要!”小姑娘也完全失去控制了。

“好,我給你拿上來,如果你不穿,看我揍不揍你!”我轉身下樓,把泡裙子的盆子端了上來。

李躍兒:

穿不穿裙子,是小姑娘作為一個人的個人權利,也就是“人權”。她起碼應該享有這個自由。媽媽顯然是“霸權主義”者。如果有人這樣對待茹風,不知她會怎麼想。

媽媽:

擰乾,拿給她:“穿不穿?”

“穿!”

“真穿?”

“真穿!”

我忍無可忍,把濕裙子套在她脖子上,小姑娘這下明白穿濕衣服意味著什麼,“我不穿了!”

李躍兒:

如果茹風不帶氣,這個做法簡直棒極了。

我們園裡的孩子們都非常信任成人,他們不懂得成人用“反向堵氣”的方式使他們不去做成人不喜歡的事兒。老師們發現這一點後,也覺得好笑。有時我們會忘了,不自覺地使用這種方式,當發現孩子完全在認真對待我們的話時,便感到非常慚愧。

如:小寶罵髒話,老師把她帶到園長辦公室,園長說:“你要說髒話就在這裡說,說完了才可以出去。”小寶很認真地說:“那好吧。”便說出了那句非常刺耳的髒話。園長說:“你還想說嗎?”小寶說:“想。”園長說:“那就說吧,使勁說。”小寶便跳著腳,大聲地喊著說起來。園長實在忍不住,便假裝低頭撿東西,笑完了,再直起腰。罵到後來,小寶請求園長:“我罵得牙都疼了,不想罵了,可以不罵嗎?”

媽媽:

於是我給她穿上衣服、褲子。

戰爭結束!

李躍兒:

實際上,這場“試探媽媽愛”的戰爭,留下了一些遺憾。

編後語:一個小小的生活場景,告訴我們:首先要以尊重的態度對待孩子的成長和審美需求;第二,要看到孩子“不合理要求”背後的合理要求,用愛去滿足她;第三,生活需要智慧,家長如果讓煩惱的情緒控制了,和孩子的“戰爭”只有雙輸。

便感到非常慚愧。

如:小寶罵髒話,老師把她帶到園長辦公室,園長說:“你要說髒話就在這裡說,說完了才可以出去。”小寶很認真地說:“那好吧。”便說出了那句非常刺耳的髒話。園長說:“你還想說嗎?”小寶說:“想。”園長說:“那就說吧,使勁說。”小寶便跳著腳,大聲地喊著說起來。園長實在忍不住,便假裝低頭撿東西,笑完了,再直起腰。罵到後來,小寶請求園長:“我罵得牙都疼了,不想罵了,可以不罵嗎?”

媽媽:

於是我給她穿上衣服、褲子。

戰爭結束!

李躍兒:

實際上,這場“試探媽媽愛”的戰爭,留下了一些遺憾。

編後語:一個小小的生活場景,告訴我們:首先要以尊重的態度對待孩子的成長和審美需求;第二,要看到孩子“不合理要求”背後的合理要求,用愛去滿足她;第三,生活需要智慧,家長如果讓煩惱的情緒控制了,和孩子的“戰爭”只有雙輸。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