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發現就在好奇的拐角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孩子都好玩, 喜歡敲敲這個打打那個, 喜歡拆拆這個裝裝那個。

前幾天, 我在公安局門口看到一個孩子, 他拿了根竹棒, 斜貼在柵欄上一路劃過去, 竹棒在一根根柵欄上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 他覺得好玩, 回過頭又來一遍, 還不過癮, 乾脆一根接一根地敲了起來, 十分投入。

顯然, 他在這裡發現了音樂。

你也許也發現過孩子在飯前飯後喜歡用筷子敲碗,

每只碗響聲不同, 有婉有脆, 他把這些聲響組合起來, 伴以節奏, 側頭、側耳, 邊聽邊調整。 顯然, 那是孩子在探索一支心中的樂曲了。

其實, 發現離孩子並不遙遠。

第一個把大大小小、厚厚薄薄的鑄鐵排列起來, 配上小錘擊打, 反復嘗試反復編排的, 就可能是編鐘的發明者;第一個把長長短短的絲弦, 緊緊松松組合、排列的, 就可能是揚琴的發明者;第一個把粗、細兩弦拉緊, 再按動手指, 改變發聲絲弦的長短, 使其發出不同聲音的, 就可能是二胡的發明者。

玩是快樂的, 有快樂就不會感到乏味和時間長, 有意思的發現就在好奇的拐角。 在他玩的這個時候, 其實他已經在研究了。 可惜的是,

大人感覺不到這種新奇和有意思, 他們自己覺得這很無聊, 更不願意讓孩子“無聊”, 許多發現就被這只“有過的手”拖走了。

有一個叫賓尼希的德國小朋友, 他覺得電話很好玩, 可父母不讓他玩。 無奈, 孩子想辦法, 用兩個罐頭盒中間拉上一根繃緊的線, 造出了一台“賓尼希電話”, 用它, 隔壁的兩個孩子講話全能清楚聽見。 孩子高興極了, 這次成功遊戲, 對他的玩性和好奇, 都是一次莫大的鼓勵, 長大以後, 他保持著這種好奇, 造出了能拍攝原子結構的光柵隧道顯微鏡。 這個賓尼希, 後來獲得了1986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七八年前, 我聽院子裡的大嬸給我講了一件事。

一次, 她給兒子把幾本《童話世界》裝訂成冊, 紙很厚, 探過頭的針拔不出來。

她讓兒子找塊棉布給她包住針身, 仍拔不出來, 又讓兒子找來一塊絨布, 還是不行。 孩子頑皮上了, 他把手頭那根廢棄的“雞皮管”(自行車打氣用的)遞了過去, 說, 媽, 套上這個試試。 大嬸笑了, 這滑溜的東西抵啥事?不過, 為了不掃孩子的興, 她還是用這截管子套在針上試了, 奇怪, 針過去了, 很輕鬆。 後來, 她把孩子玩中發現的這項技術推廣到了每個鄰居。

類似的故事還有, 吃豬骨頭的時候, 孩子都喜歡吸骨髓。 那天吃骨頭, 可兒子掏也掏不出來, 吸也吸不出那幽深的骨髓。 我準備接過手來動刀斧了。 正好, 臺上有一根牛奶吸管, 兒子拿過去就插進了骨孔。 我急了, 對他說, 你發什麼呆, 骨髓那麼濃, 管口那麼細, 骨髓能從管子吸進嘴嗎?兒子不管,

他其實已在玩了, 還是吸。 只聽“呼”一聲, 他成功了。 我將信將疑, 也照著試了試, 果然, 簡單又省事, 巧得簡直應該申請專利。

大人有“經驗”, 最不喜歡孩子出格、出框。 孩子呢, 總是喜歡呆在格子框子外邊, “外邊”才新鮮、才痛快, “外邊”的世界才精彩。 當然, 也只有在格子和框子外邊才會有新的東西發現。

如果你的孩子在“敲碗”, 請別皺眉, 讓他那種好奇和興致繼續下去, 深究下去, 世上或許就有一種新的樂器“碗樂”要出現了。 即使出不了“碗樂”, 有了這份興致, 長大了, 成功也許就在發現的拐角——因為, 發現就在好奇的拐角。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