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社交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赞助商链接

2歲10個月的樊琦剛入院時情緒低落, 拒絕老師抱她, 拒絕小朋友拉她的手, 排斥周圍一切事物。

樊琦的媽媽常給她帶很多零食。 剛開始她把零食抱在懷裡, 不要說和別人分享, 甚至都不讓人看一眼。 但最近她開始喜歡站在旁邊, 看小朋友們一起玩, 看小朋友們分享食品。 有時她會自我安慰地說:“我也有吃的, 就不給你們。 ”

那天劉寰宇正在和小朋友分享食物, 樊琦走到老師身邊說:“老師, 我也想吃。 ”“你可以問問他願意不願意和你分享?”“他不給我!”“你沒問怎麼知道呢?”樊琦壯著膽子走了過去, 小聲問:“你能給我分享一個嗎?”劉寰宇乾脆地說:“行!”給了她一個。

赞助商链接

樊琦很快吃完了, 接著又問:“再給我分享一個好嗎?”這次劉寰宇沒有給她, 而是提出了要求:“那你也給我分享。 ”邊說邊指著樊琦手裡的食物。 樊琦猶豫了一會兒:“好——吧。 ”小心地拿出一個和劉寰宇交換。 兩人交換了幾次, 看上去都很高興。

有一天, 我們班吳澤茜(比樊琦大一點的一個小女孩)帶了一袋“麥咪”來幼兒院。 她很喜歡樊琦, 就給她分享了一塊, 但並沒有要求樊琦給她分享。 接受了幾次分享物後, 樊琦終於拿出自己的食物給茜茜分享。 可愛的茜茜說:“姐姐不吃, 你吃吧!”

茜茜常常叫樊琦妹妹, 並且要求樊琦叫她姐姐。 看到茜茜不吃, 樊琦過來很不解地對我說:“她不吃!”“她是因為喜歡你才和你分享的。 她並不想吃你的東西。 ”我說。

過了兩天, 情況發生了徹底的變化。 樊琦一到學校就把自己的食物分享給很多小朋友(狗狗,

赞助商链接
茜茜, 蛋蛋, 貝貝等), 分完後還要求和他們一起玩, 大家一起玩得非常快樂。

有時候別的小朋友帶了吃的沒給她分享, 她會很生氣地說:“你不給我分享, 我不和你玩了。 ”還要求別的小朋友也不和那個小朋友玩。 就這樣她開始有了自己交朋友的方法, 還常給老師說她最喜歡和誰玩, 誰對她好, 誰最壞等等類似的話。

十一長假後, 樊琦的興趣又轉移了, 開始對蕩秋千很感興趣, 每天都蕩, 並且常常是一個人蕩。 她動作的協調性越來越好。 看來她已經對分享食物、交朋友不感興趣了。

也許樊琦的另一個敏感期又來了。

秦瑩

孫瑞雪:在我們這裡, 孩子們有權將自己的東西帶到學校。 在自由自在的活動中, 孩子們借助食物和玩具建構最早的人際關係智慧, 認識人與物, 物與物, 物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有一次, 3個男孩(4至5歲)來到校長辦公室, 每人手中拿2個模型蜘蛛俠,

赞助商链接
要給兩個校長和我描述蜘蛛俠的特點:“他的胸前有一個蜘蛛”, “他的嘴像老頭的嘴”……他們拿著蜘蛛俠在桌子上的上空擺來蕩去, 顯示了一會兒, 又把陣地轉移到大廳裡。 三位校長對視一笑:三個孩子都到了身份確認的敏感期。 這一共同的敏感期和共同擁有的玩具, 使他們擁有了共同的語言, 還自動組成一個行動小組(可能這是早期的組織能力的雛形)。 這是一個讓孩子多方位成長的機會。

和諧的人際關係不是在軍隊式的集體中建立的, 而是通過自由選擇夥伴、長期自由交往、對話、活動的過程而建立的。 人是社會的存在者, 正常兒童願意和其他人交往與合作。 因此, 兒童一定要生活在一個適應的環境中, 這個環境應該是自然(混齡的)而和諧的——一切該發生的都自然發生;這個環境應該是積極而友善的——孩子們和老師們互相尊重、平等地生活在一起。

赞助商链接
這就是愛和自由的成長環境。

成人的交往方式其實延續了兒童時期的很多做法, 只不過呈現一個螺旋式的上升。 百姓之間, 一支煙、一杯酒就可能是一段交際的序幕;一束花、一件小禮物可以加深他們的關係;由於共同的物質需要, 人們站到了一起;由於共同的世界觀和方法論, 學者們站到了一起;由於共同的理想, 思想家、革命家又站到了一起……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