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為什麼自尋煩惱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郎達·貝克從一年級教室出來, 慢慢地朝學校前面的停車場走去, 她非常傷心。 貝克太太要把車倒出來, 她很關切地看著這一頭紅發的小可憐, 催她趕緊上車坐到前面來。

媽媽詢問道:“噢, 郎達, 你怎麼了?”後面的司機按著喇叭, 催她們讓路, 貝克太太急忙將車開上了公路。 汽車行駛在一條繁忙的大街, 郎達在輕輕地啜泣, 媽媽不知道她怎麼了, 根本無法幫她。 這孩子一直非常敏感。 一年級剛開始的幾個星期還沒什麼事, 她以為一切都會很好的。

郎達敬佩她的老師布來克女士, 放學後坐進車裡她經常會暢談一番,

把她在學校裡快樂的一天告訴她媽。 可今天她只是默默地搖頭、一直在哭。

貝克太太把車停進車庫, 摟著郎達。

“寶貝兒, 爸爸今天回來得比較早。 咱們進去拿點牛奶和餅乾, 你再告訴我們是什麼事讓你這麼委屈, 好嗎?”

郎達什麼也不說, 答應著。 她慢騰騰地拿起書, 走進廚房。 貝克先生在廚房的桌子上寫東西, 母女倆進來時, 他抬頭看了她們一眼。

“噢, 我的小公主!我還從來沒有看見過哪個一年級的學生比你更傷心呢。 是不是和最要好的小朋友吵架了?”

郎達皺著眉頭, 貝克太太瞪了他一眼。

“嗚——對不起。 我忘了, 咱們別拿這樣的事開玩笑。 ”他伸出手, 輕輕捏了捏郎達。

貝克太太把牛奶和餅乾放在郎達前面, 坐了下來。

“好吧,

寶貝兒, 告訴我們發生什麼事了。 ”

郎達的眼淚奪眶而出, 話不成句。

“布來克老師……她一向挺喜歡我的……可……現在她恨我!”

“噢, 小寶貝兒, 我肯定不會那樣的!”媽媽感歎道, “為什麼你會這樣想呢?”

郎達接過媽媽遞給她的餐巾紙, 擦了擦鼻子。 “因為她……她把……她把我的名字寫在黑板上啦!”

貝克先生看上去有點生氣了。 “噢, 我的天哪, 郎達, 這不是什麼大事情。 天呐!如果在我上學的時候, 名字在黑板上被寫一次就給我五美分的話, 那我可就……。 ” 他的妻子對他皺皺眉表示反對。

“不, 爸爸, 你不懂!只有壞孩子的名字才寫在黑板上的!我從來沒有想到布來克老師會把我當作壞孩子!”

郎達的父母交換了一下眼色。 他們已經習慣了郎達的情緒反應過度,

但這次她好像真的被傷害了。 爸爸先開口了。 “郎達, ”他平靜地說, “從頭開始講吧。 為什麼布來克老師把你的名字寫在黑板上?”

郎達猶豫了一下。 “這, 我想我和蜜雪兒說話說得太多了吧。 ”

貝克先生點點頭。 “那蜜雪兒的名字有沒有也寫在黑板上?” 郎達點點頭。

貝克太太把手伸過去, 握住郎達的手。 “寶貝, 你一定忘了老師上課時聽講是多麼重要。 ”然後她想了一下, 問:“郎達, 除了你和蜜雪兒, 黑板上還有別人的名字嗎?”

郎達又點點頭。 她爸往前靠了靠。 “郎達, 黑板上一共有多少人的名字?”

她想了想。 “大概24個”, 她低聲地說。

爸爸差一點沒耐心了。 “郎達, 你們全班總共就這麼多人。 全班人的名字都在黑板上了?”

郎達聳聳肩說, “我想是的。 ” 貝克太太把胳膊搭在郎達的肩膀上。

“寶貝, 是不是布來克老師今天太倒楣了?聽起來好像所有的小朋友都不聽話。 我猜大多數人都和你一樣——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表現有多麼糟糕。 也許布來克老師只好把每個人的名字寫在黑板上才能引起你們的注意, 讓你們知道她是認真的。 ”

郎達似乎是第一次想到這種可能性。 她的臉“燦爛”了。 “媽咪, 那你覺得她還喜歡我嗎?”

爸爸笑得咧開了嘴。 “郎達, 我擔保她還喜歡你。 ”

貝克太太站起來。 “郎達, 如果布來克老師這麼倒楣, 我們為什麼不烤些你喜歡的小甜餅, 明天給她帶些?”

郎達高興得跳了起來。 “那好啊!我還想給她畫一幅漂亮的畫, 告訴她我很抱歉, 和蜜雪兒說話太多了, 讓她過了很糟糕的一天。

”當她飛奔去另一個房間拿畫畫的紙和筆時, 貝克夫婦相視一笑。

“我想這是一個關於正確看待事物的問題, ”貝克先生沉思道。 他的妻子點了點頭。

她歎氣道:“我以前實在沒有意識到養一個這麼敏感、可愛的孩子有這麼難。 ”

賞識長處

一個敏感的、在乎別人感覺的孩子, 長大了能下意識地去理解朋友和同事, 有極大的同情心和愛心。

要點分析

要耐心地與你的孩子交談, 要搞清楚情緒失控的原由。 需要知道事情發生的真相, 要理性地看待整個過程。 倘若你的孩子很敏感, 千萬別小看他(她)的感覺, 儘量用孩子自己的感覺來幫助他(她)解決問題。 日後他(她)必定會更敏感地捕捉到別人的需要, 被他們當作最知心的朋友。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