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衝動,以及糟糕的判斷力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赞助商链接

衝突中的力量、衝動, 以及糟糕的判斷力

對現代社會中居住在郊區的父母來說, 如果兩三個小時沒有看到自己的孩子, 他們會擔心的, 而且郊區也曾發生過一些令人恐怖的事件。 作為父母, 我很理解他們的驚恐, 因為我也有過類似的體驗。 我真切地意識到, 這個年紀的男孩兒判斷力非常糟糕;即便是將來會成為大夫的聰明男孩兒也會因為衝動而從教堂的房檐跳下來。 在1932年, 青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是疾病。 令人遺憾的是, 在近些年裡, 青少年男孩兒死亡的三個主要原因變成了意外事件(大多數是車禍)、兇殺和自殺。

赞助商链接
我記不清我曾聽過多少男孩兒在房檐上行走, 從房檐上跳下來, 男孩們會更加清楚。 難道父母不應該竭盡所能防止他們的兒子出現這些危險嗎?應該, 也不應該。

我們知道, 隨著青春期出現的各個方面的快速變化, 中學生的腦也在快速發育。 腦中的神經突觸以及神經纖維快速增長;從11歲到14歲, 腦容積急劇增大。 但是, 就像嬰兒期腦的快速發育一樣, 並不是這個時期新增加的所有突觸都互相連接或者與具體的功能相關。 它們需要通過學習, 建立連接, 從而產生記憶、知識, 以及智慧。 在經歷了這個階段的巨量增長之後, 青少年早期的腦其實開始減少神經元了:那些相互連接的神經元通過學習穩定下來, 而那些沒有連接的神經元則死去。 結果, 原來稍顯混亂的腦開始變得高效了。 然而, 最重要的額葉——跟思維和邏輯決策有關——在14~18歲之間,

赞助商链接
甚至21歲的時候仍然沒有結束發育, 無論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因為女孩兒從生理上講不那麼衝動, 並且由於社會化的作用, 其行為相對成熟, 她們不會像男孩兒那樣出現很多明顯而過分的錯誤。

“你為什麼那樣做?你在想什麼?”當一個6或7年級男孩兒做出了什麼我們幾乎無法相信的蠢事時, 我們會這麼問他。 我們期待他的解釋, 但是卻沒有。 “我也不知道, ”男孩兒這樣回答。 “你怎麼會不知道?”我們想放聲大喊, 而往往脫口而出的是“肯定有什麼原因。 ”有時候, 男孩兒會給你一個不痛不癢的回答, 而大多數時候他只是不予理會。 他知道如果他說“我不知道”, 會再次讓人覺得他很傻或很粗魯。 但是在很多情況下, 他似乎真的不知道;那個時候那種做法似乎就是合理的。 我們可以懲罰他, 有時候我們需要讓他感到羞辱, 可是他可能仍然無法回答我們。

赞助商链接

讓他感到羞辱, 而不是說去嘲弄或指責他, 或刻意貶低他。 有時候當一個男孩兒做出了什麼不道德的、不好的、帶攻擊性的事, 你必須站在道德的立場上讓他認識清楚。 有時候, 這就意味著你需要讓他感到羞愧, “你應該為你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

下面我給大家講一個例子。 我曾給一個寄宿學校做顧問。 有一天, 學校裡兩個15歲的男孩兒在校園裡發現了一隻腐爛的死松鼠。 他們把它帶到了宿舍, 並放進了微波爐裡, 把時間設定為15分鐘。 接下來出現的味道非常難聞——無法想像的難聞——宿舍3天沒法住人, 在宿舍樓裡的每一件東西都必須進行清洗。 男孩兒們在把死松鼠放進微波爐的時候曾對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感到非常好奇, 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好玩兒的玩笑。

這兩個男孩兒立刻被勒令休學了, 同時, 學校也通知了他們, 沒法保證他們還能回來——這是事實。

赞助商链接
這件事令宿舍裡學生的家長們非常不安, 他們不再願意讓他們的孩子住在這樣的“家”裡了。 他們要求那兩個男孩兒離開或搬走。 這些激烈的反應表明這個惡作劇令他們感到非常生氣, 不只是在實際發生的事情上, 而且還需要考慮道德方面的因素。 男孩兒們明白了他們所犯錯誤的嚴重性, 也確實感到了羞愧。 只有誠摯的道歉和此後的謙遜才能為他們贏得重返學校的機會。

糟糕的判斷、拙劣的行為、羞愧, 以及悔恨的故事充滿了這個階段男孩兒的生活。 通常, 這都是日益增加的身體能量、對力量的渴望、不平衡的情緒自我調控, 以及對社會和他人情緒信號的敏感性尚未成熟這些因素相互交織導致的不幸。 結果, 男孩兒誤讀了危險, 誤解了自己的力量, 低估了自己的脆弱, 誤解了他人, 犯下了錯誤。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