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正確認識寶寶的假想遊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在惺忪煩冗的時尚中, 兒子和我開始了一天的生活。 我們蘇醒過來, 把毛絨猩猩玩具請出了臥室, 吃了早餐, 然後應鄰居們的邀請一起外出散步。 當我們加入人群時, 兒子問到:“‘蝙蝠俠’會不會和我們一塊兒去散步?”向旁人打聽之後, 才得知住在我家隔壁3歲半的泰德(時常把自己扮做蝙蝠俠)想在這一天自行安排活動,

於是“蝙蝠俠”也就沒有露面。

這是一個普遍現象, 大約北美30%的寶寶都有自己的假想夥伴, 對於小男孩兒來說, 用假想來創造一些動物或者是“變成”假想的夥伴, 是十分常見的。

假想遊戲

著名兒童心理學家皮亞傑, 根據兒童認知發展水準認為:兒童的遊戲分為實踐遊戲(練習性☆禁☆遊☆禁☆戲)、假想遊戲(象徵性☆禁☆遊☆禁☆戲)、結構遊戲和規則遊戲。 假想遊戲是寶寶想像力發展的行為表現。 玩假想遊戲是寶寶想像的“起點”。 多數專家認為, 經常玩假想遊戲的寶寶情商高。 而且經研究發現, 經常玩假想遊戲或有假想夥伴的寶寶, 也能有較多的微笑和歡樂, 他們表現得興奮、快樂和滿足, 堅持性和合作性也較好, 長大後較少出現攻擊行為,

較少表現出憤怒和悲傷。 充滿豐富想像遊戲的童年, 將會給寶寶適應將來複雜、競爭激烈的社會環境打下良好的基礎。

通常, 小寶寶會從2歲時開始為自己創造假想夥伴, 但18個月大的寶寶已經開始假想遊戲了, 比如把一塊積木假當作餅乾, 或拿一個空杯子假裝喝水。

人們曾經一度認為與假想夥伴遊戲的寶寶是不正常、缺乏安全感和靦腆的。 這種誤解主要由於過去的研究將一些“問題”兒童當作實驗觀察物件——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一項相關研究中, 就把兒童精神監護院的孩子作為觀察訪談對象。 那麼, 也就不難理解人們把這種假想的遊戲夥伴當作一種消極誘因。

但是, 即使和假想夥伴玩耍的寶寶受到一些指責和非議,

人們也仍然相信這些寶寶實際上比平常兒童更聰明。 兩項研究的結果綜合起來, 顯示了這樣一個結果:想像力豐富的寶寶實際上比想像力貧乏的同齡兒童更加外向, 但在智力上的差異則並不十分顯著。

在上述事例中, 當毛絨猩猩玩具首次在家裡露面時, 兒子認為是家裡多了些小寶寶, 對它們寵愛有加。 當兒子步入艱難的如廁訓練時, 那些猩猩們則被他橫七豎八扔得滿地都是。 這是很正常的, 寶寶們通常只是在自己確實需要夥伴的時候, 才會去用大腦假想一個出來。 這些通常是社會化良好、樂於與人交往的寶寶, 他們願意用想像去創造一個玩伴, 因為在現實世界中找不到。

在大街上, 寶寶們假扮的“蝙蝠俠”有時候會露面。

時不時地可能又有“海盜船長”或“蜘蛛俠”出來。 鄰居家3歲半的泰德經常全身心投入到兒子給他安排的遊戲角色中, 有時甚至一整天也不會從那個角色中走出來。 我兒子也時時問我“媽媽, 今天我們和誰一起遊戲?”或者“‘蝙蝠俠’”今天在嗎?”

一個小男孩曾經精心製作了一個農場, 當他聽到爸爸媽咪的朋友們談論到他的農場時, 他俯在爸爸耳邊悄悄說:“告訴他們, 這不是一座真的農場。 ”

在心理學家莫嘉裡·泰勒的研究中, 曾碰到一個小寶寶, 經常用童貞的話語告訴其他接受訪談的小寶寶們:“你知道, 這只是假裝的”或者“她不是真的。 ” 從而使她從實驗的困境中解脫出來。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