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親歷產床:雲裡霧裡剖腹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分娩
赞助商链接

受訪人:羅淑敏

年 齡:43歲

受教育程度:高中

婚煙狀況:1984年結婚

健康情況:1984年生育頭胎, 做人流多次

職 業:商店營業員

個人檔案

掏孩子那會兒特別難受, 好像心肝都被撮出來, 不是疼, 是撕裂……我現在特別同情那些不能生育的女人。 現在明白了, 女人生育那麼痛苦、流血、冒生命危險, 為什麼她們都不再提那段疼, 是因為值得, 心甘情願經歷這樣的歷程, 去獲得做母親的資格

10年前我生孩子時, 剖腹產還沒現在這麼“普及”。 聽醫生說必須剖, 心裡挺彆扭的。 丈夫說, 咱跪也跪了, 草也熏了, 不管用還得聽醫生的。

因胎位不正,

赞助商链接
為了能不剖, 從懷孕六七個月開始, 把什麼招兒都用盡了。 先是看一張圖, 膝蓋跪著, 胳膊肘這麼撐著, 每天趴半小時。 那時瘦, 床上涼席把我胳膊磨得呀全是血, 老傷沒好又來新傷。 然後趴完又拿艾草熏小腳趾。 我彎不下腰, 丈夫就搬一小板凳幫著熏, 我被熏著熏著睡著了, 他就那麼熬著, 說時間越長越管用。

有人告訴我, 熏完得到醫院讓醫生用大毛巾固定住。 我就縫了條特大毛巾帶到醫院, 可醫生沒要, 我也不敢問, 心想現在不用這個了。 醫生說孩子頭朝下, 調過來了。

臨近生產, 肚子大鬧天宮似的厲害, 醫生一查又不正了, 說:“你不能再跪, 月份大, 臍帶容易纏脖, 那樣胎兒危險, 只能剖。 ”我當時一聽心裡就對他特埋怨, 心說你早把毛巾給我用上不就好了。

算我倒楣, 只有去挨刀。 我在那十幾人的大病房裡還真是特別, 人家都是自己生的。 看前前後後都是不丁點的小孩,

赞助商链接
看媽媽抱著親的呀, 還自言自語, 什麼我的小貓咪, 聽著肉麻。 14床36歲是高齡產婦, 那晚剛自己生的, 看她彎著腰還要去看孩子, 覺得她們都有點神經, 我當時挺冷眼旁觀, 覺得自己跟她們不一樣, 挺大氣不這麼婆婆媽媽。 早早把丈夫打發走了, 不是明早才剖嘛。

正想著, 肚子就開疼了。 身邊沒認識的人, 一下就覺得特孤單, 面臨的事不知深淺, 陌生又恐怖。 獨自面臨一件挺大的事, 心裡擔心能不能熬到早9點, 得讓護士知道, 我就慢慢挪到護士值班室。 說完又自覺坐床上躺下。 啥事沒有就等肚子疼, 想起女友說她生時兩手抓欄杆, 就先找好欄杆。 熄燈時, 疼得已經滿臉大汗, 也沒敢叫。 腦子什麼也沒有, 只有下陣是什麼時候疼。 終於來了個人問我家住哪?說今晚剖。

黑暗裡有一小車咕嚕咕嚕推過來, 4床!那時感覺就是有病該治病, 作手術就不疼了,

赞助商链接
根本想不到做母親這回事兒。 快推進手術室時看到丈夫, 特別想哭, 覺得自己特可憐, 被誰推往哪兒推都不知道, 孤單、委屈, 還沒等眼淚掉下來, 丈夫又不見了。 這時已經晚3點, 要是正常生, 從晚8點疼到現在, 醫生會來看看宮口開沒開, 因為剖, 沒有人理你, 我心裡那個慌就甭提了。 現在身邊有醫生反而踏實下來。

聽醫生說:“好, 咱們最後來個薄皮的!”手術臺上一放, 我當時反應出一個詞“羔羊放到了案板上”, 任人割。 有人往我腳上扎針, 一邊紮一邊聊天, 吃的什麼, 餃子怎麼不好吃, 我本來昏昏沉沉疼得沒氣力, 突然被針紮得一激靈, 啊地叫了一聲, 他們就訓我:喊什麼喊, 不就是有點疼嗎!其實我根本不知怎麼回事, 本能的反應。 整個胳膊腿都被綁住了, 只留中間一塊肉在案板上, 任怎麼折騰你也不知道。 只感覺頭上邊站著個醫生, 她時不時跟我說兩句話,

赞助商链接
說別急一會就出來了, 她每說兩句我就嗯嗯答應一聲。 一是有人跟你說話、關心你, 你不完全是塊肉;二是讓自己清醒點。 我努力答應, 實際腦子裡是昏的, 什麼也反應不出來, 但好像知道幾個人正在我肚子上進行一場戰爭。 孤獨感最強烈, 所以每聽到一句話我就回應她, 希望她再跟你說話, 她說馬上孩子就出來了, 我才有點明白, 今兒躺這兒幹嗎來了, 噢, 我才想起來, 是為孩子, 要有一個孩子。

她說一句我就清醒一點。 掏孩子那會兒特別難受, 好像心肝都被撮出來, 不是疼, 是撕裂。 撕裂的感覺稍有點輕時, 醫生說“孩子出來了!”接下來我迷迷糊糊好像在雲端裡聽下面的醫生說“這孩子不哭!”我馬上想到臍帶這個字, 是不是趴的太厲害了?只一想腦子又一片空白。 然後又聽醫生說:拍拍!然後就聽到特微弱的哭聲。 我好像在遙遠的雲端裡,

赞助商链接
與我不太相干的感覺, 我想, 噢, 臍帶從孩子脖上掉下來了。 正雲裡霧裡時, 聽說看看你的孩子, 我努力又從雲裡睜開眼, 特沒力氣地說:噢, 是個女孩呀。

接下來的過程記憶特別模糊, 也不知是怎麼回到了病房, 看到丈夫等在那裡, 清醒過來, 沒有一點喜悅, 他說你是做媽媽的人啦, 該高興, 我實在忍不住, 大半夜抱住丈夫突然莫名其妙大哭起來……

接下來三天不能下床, 也不讓家屬來。 除了看到自己肚子塌了, 生活不能自理, 壓根兒想不起孩子。 對面的3床總是沒完沒了地跟一小不點孩子說話, 她還有更神經的舉動, 每次醫生從嬰兒室把嬰兒推進病房, 不是都放在小車裡嘛, 像碼包子似的, 上面一層, 底下一層, 她呢怕女兒腦子被咕嚕車震著, 每天都提早站到嬰兒室外等著, 她不要把孩子放車裡, 要自己抱進來。 我想她一定有神經病。

 [1]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