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小山村裡竟然“重女輕男”?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懷孕 » 準備懷孕
赞助商链接

30年來, “上門女婿勝親生, 女兒也是傳後人”已漸漸成為這個村子200多戶村民的共識, 隨之而來的是小山村裡婚育觀念的悄然改變……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這裡是寧化縣城郊鄉下巫坊村。

“不生了, 生那麼多幹嘛?”

“養兒防老啊!”

“生兒生女都一樣, 女兒也是傳後人。

赞助商链接
你不知道我們村裡的黃老伯, 只生了一個女兒, 生活照樣有滋有味!那個上門女婿啊, 嘖!比親兒子還親!”

9月24日, 在寧化縣城郊鄉下巫坊村, 面對記者關於再生一胎的話題, “獨女戶”鄧國洪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孩子外出打工去了, 現在的日子是越過越有滋味了。 ”瞧, 上門女婿江添發(右一)與岳母(中)及妻子笑得多開心。

黃有明指著在集市上剛買的房子說:“我家的上門女婿也是村裡發家致富的帶頭人, 這不, 年底前我們全家就要住進這幢樓啦!”

1 因循守舊昔日大族漸趨沒落

下巫坊村距離寧化城關15公里, 全村現有村民270戶、1164人口。 過去, 這裡是寧化縣城郊東片10多個村莊的商貿中心, 至今仍然保留著5天一圩的傳統, 鄰縣清流縣暖水塘等地的村民經常到這裡趕圩。

李佘曾經是下巫坊村最大的自然村, 黃氏是這個自然村的大族。 清朝咸豐年間, 李佘黃姓達到160多戶700多人。

赞助商链接
到1989年重修族譜時, 李佘黃姓僅80多戶300多人。

“導致李佘黃姓逐漸走向沒落的原因, 除了戰亂,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族規太過苛刻, 許多人不願意到下巫坊村當上門女婿。 ”現年71歲的黃有明老人深有感觸地說。

當時的族譜這樣規定:凡入贅的男子, 其父(母)必須到女方家寫繼帖, 以示願意將兒子過繼;男方繳納一定的入祠紅包後, 方可以女方家的姓名上族譜;婚後的第一個子女隨女方姓, 第二個隨男方姓, 以此類推;清時掃墓時, “上門”女婿不能挑祭果。 分祭果時, 本族人每人可分4個, 上門女婿只能分2個;每年清明掃墓時, “上門”女婿出的紅丁錢必須是本族人的2倍;無論文化水準如何, “上門”女婿不能主持宗族祭祀儀式;不管婚後是否多子, “上門”女婿不能牽新娘(當地的一種習俗, 娶親時, 一般請村裡多子多福的人牽著新娘進門, 預示將來人丁、家業興旺)。

赞助商链接

苛刻並帶有明顯歧視性的“上門”條件, 令人望而卻步。 解放後至1989年重修族譜的40年間, 下巫坊村僅有4個上門女婿, 其中2個還是上山下鄉的知青。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