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貧困救助裡生出怪味(附圖)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早教

人們都說這生活百味, 世間百態, 可這教育, 也有數不清的苦辣酸甜痛, 形形色色, 熙熙攘攘, 勾勒出一幅教育百態圖。

進入2005, 教育上各類貧困救助接二連三地到來。 這可是多年來沒有過的事。 往年偶爾有, 但也是只見填表不見落實。 今年可是回回落實次次到位,

而且速度很快。 這對那些貧困生來說, 實乃雪中送炭。 可在此過程中, 出現了種種與之活動初衷極不和諧的音符, 如同吞了顆怪味豆, 說不出心中的滋味。

元月份有過一次兩種數額的救助款, 分別是200元的住宿救助和50元的書費補助。 全校共有200多個名額。 每班平均7、8個。 錢分發下去之後, 擔心學生把此錢亂花, 各班主任老師要求拿到救助款的學生回家一律讓家長給老師回個電話。 其中九三班班主任老師接到這樣一個電話, 這家長一沒說感謝黨的話, 二沒說感謝政府的話, 劈頭一句就是:“老師呀, 能不能多給個?!”

本三月份又來了一個數額大覆蓋面更廣的“兩免一補”, 每個名額130元, 平均每四個學生就有一個名額。 學校把政府規定的救助條件複印下發班主任,

讓班主任在班中做好宣傳發動工作, 符合條件的學生可寫出救助申請上交學校審查。

會是頭天晚上開的, 第二天就有家長找到學校來了。 聽九一班的班主任艾老師講, 當天上午他和幾位老師正在集體辦公室備課, 一家長推門進來, 環視了一遍問道:“誰叫艾老師?”艾老師接上話, 問他有什麼事。 “聽說學校又來了救助款?給俺孩兒弄倆吧!”把艾老師說得摸不著頭腦, 問他孩子是誰, 這家長這才想起自報家門。 “就為這事來?!”艾老師重問了一句。 “是, 是, 老師, 給俺孩兒多弄個啊!”臨走也沒問一句自己孩子在校學習表現怎樣。

大概也就因為背後有這樣的家長,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也就不足為怪了。

領導曾在會上說這次名額多, 估計用不完。 沒曾想當各班主任把申請交上來時, 領導撓了頭了, 幾乎所有班級都有幾十份申請書, 一年級有一個班, 班中共有80來位學生, 申請救助的就有60位。

為此正校長親自出馬, 在早自習時又召開了一次班主任會, 來開會時孫副校長手中托著厚厚一遝子申請書。 眾老班一見啞然失笑。 學校沒法把關了, 把權利下放, 平均每班給了十多個名額, 要求班主任嚴格審查, 把好關。 其實這關班主任也不好把, 那學生寫得大體一樣, 不是爺爺奶奶年邁體弱, 就是爹娘長期服藥, 一個班幾十位, 班主任怎麼去調查?更何況你真去調查還真未必能查出什麼來, 你讓學生回村開貧困證明, 那一準都能開來。

說實在的, 像我們這中原地帶, 絕大多數家庭供一兩個孩子完成義務教育還是不成問題的。 如果真按政策來, 全校1600多學生夠條件的沒有多少。

扶貧救難, 本來是件好事, 弄到現在卻讓人感覺這其中滋味怪怪的。

品:真正的農村到底是什麼樣子呢?親眼看到這樣的例子, 老人和孩子分家, 兩個兒子, 一家每月給老人十塊錢。 我們能想像一個月二十塊錢的生活嗎?而這就是農村!農民是真苦, 真窮……

loading...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