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母乳餵養,原本艱難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育兒 » 0-1歲
母乳

女兒miranda出生三周, 我帶著她去參加當月的國際母乳會活動, 主持人serena邀請前來的各位媽媽, 說一說自己在母乳餵養的一開始都遇到過什麼樣的困難, 多長時間後才適應哺乳並感到舒適自如。

在場的二十幾名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媽媽們紛紛訴說, 在哺乳之初都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困難, 適應過程長短不一, 短的一個星期, 長的居然經歷了兩個多月的“艱苦奮鬥”。 不過大家一致同意, 只要你有足夠的毅力, 堅持下去, 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女兒出生之前, 有朋友對我說, 你這是第二胎, 有經驗了,

母乳餵養一定會很順利。 我自己倒沒有這麼樂觀, 因為我知道, 每一個孩子都不一樣, 孩子之間個體差異很大, 新的孩子就意味著新的問題、新的挑戰。 我會吸收餵養兒子sam時的經驗教訓, 但這並不能保證第二個孩子的餵養過程就會一帆風順。

多虧有了這樣的思想準備, miranda的餵養過程, 較之sam的, 更加充滿艱辛。

第一難:女兒不會吃奶。

給sam哺乳初始, 我經歷了整整六個星期痛苦萬分的乳☆禁☆頭皸裂, 事後總結經驗, 那是由於剖腹產產後行動不便, 餵奶姿勢不正確而引起的。 生miranda之前, 我就痛下決心, 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忍著傷口疼痛, 擺正了姿勢餵奶。

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 miranda出生後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她根本不會吃奶。 正如書上說的,

有的孩子天生會吃奶、有的孩子卻不會。 sam屬於前者, 生下來就知道怎樣找到乳☆禁☆頭、找到乳☆禁☆頭一口叼上就像一匹小狼一樣狠狠地吸吮。 miranda則屬於後者, 咧著小嘴、晃著小腦袋左搖右擺就是對不准乳☆禁☆頭, 即使最終叼上了, 也只是輕飄飄地抿幾口, 我自己感覺不到任何吸吮力。 sam是不管有奶沒奶, 都使勁兒吃, 給我的乳☆禁☆房充分的刺激, 促進乳汁分泌。 miranda則相反, 吃了幾下, 沒有奶出來, 就鬆口了, 再給她吃, 她就不耐煩, 不接受乳☆禁☆頭, 並且大哭。

我的第一個擔心是, 沒有足夠的刺激, 怎麼能夠下奶?當時十分後悔沒有帶吸奶器到醫院來。 幸運的是, 這一次雖然也是約定日期剖腹產, 我卻在半夜先破了水, 加上這是第二胎, 我的身體已經準備好迎接新生兒,

因此產後不到30個小時, 我的奶就下來了。

第二難:女兒吸吮無力。

奶下來了, 新的問題也接踵而來:miranda吸吮無力。 我的乳☆禁☆房漲得像兩塊硬梆梆的石頭, 她也努力地吃啊吃, 可是吃上半個小時, 也不見乳☆禁☆房變軟, 儲存在乳☆禁☆房裡的奶連十分之一都沒吃進去, 更不用提吃空一邊、吸出後奶了。 此時我又開始擔心, 總是這樣漲奶, 總是這樣吃不進去, 她的營養不夠, 我的乳汁分泌量也會下降。 在她不吃奶的空隙, 我試著把奶擠出來一些, 為緩解乳☆禁☆房的腫脹, 也為保持乳汁的分泌。 產後初始的奶, 像橙汁一樣呈金黃色, 我一邊擠一邊念叨, “寶貝兒啊, 這就是黃金啊!這是比金子還貴重的初乳啊, 你怎麼不吃啊!”

第三難:保證正確哺乳姿勢的身體痛苦

為了保證哺乳姿勢的正確, 我沒有像上一次那樣躺著餵奶, 而是忍著傷口的劇痛掙扎下床來坐著喂。 即使如此, 我的乳☆禁☆頭還是很快又皸裂了。 於是我更加注意擺正自己的姿勢、注意糾正miranda的銜乳方式, 做到她的臉完全對準乳☆禁☆頭、身體完全側過來, 做到她的嘴含住大部分的乳暈、下頦緊貼著乳☆禁☆房、下方的乳暈含的比上方多(因為乳汁是依靠嬰兒下頜擠壓乳暈而泌出的)下嘴唇完全翻過來貼在下頦。 要做到這一切, 其實十分困難, 因為miranda總是左右搖擺腦袋, 根本無視正前方的乳☆禁☆頭, 而且她永遠不張大嘴, 只是咧開一條小縫, 無論我怎樣撥弄她的下巴頦, 也無法讓她的嘴張大到足夠含住大部分乳暈。

女兒出生不到48個小時,

問題就堆積如山, 每一次的哺喂都是一番痛苦的掙扎:先是忍著疼, 一點兒一點兒慢慢蹭下床, 坐在椅子上, 背後墊好枕頭, 讓自己的上身處於直立狀態;而後懷裡墊一隻枕頭, 以免孩子的重量直接壓迫傷口。 這些準備工作就緒, 才能從陪住的阿姨手裡接過孩子。 此時開始了更艱苦的掙扎:一隻手托著孩子的頭, 努力讓她對準自己的乳☆禁☆頭, 另外一隻手擺成蘭花指(dancer"s hand position), 拇指和中指將乳☆禁☆房擠壓成扁狀, 以縮小需要叼含的體積, 食指則去撥弄孩子的下巴頦, 以期她能夠張大嘴。

miranda卻不能夠很好地配合, 她的頭總是左右搖擺, 同時小手總是跟著塞進嘴裡, 她的手指頭經常刮到我的乳☆禁☆頭, 便是一陣鑽心的疼。 此時我恨不能自己再多長出兩隻手來,

好握住她的手不給我搗亂。 往往我要等到她不耐煩了, 急得張開嘴大哭, 才能夠將她的頭扣到我的乳☆禁☆房上, 將乳☆禁☆頭送進她的嘴裡。 一旦她合上嘴, 咬住皸裂的乳☆禁☆頭, 我就會低聲喊一句“疼死我了!”每一次讓她吃上奶, 我們娘倆都要奮戰十多分鐘, 每一次, 我都大汗淋漓, 精疲力竭。

第四難:女兒體重的急劇下降

與此同時, 女兒的體重急劇下降, 到了第五天, 她已經從出生的四千克, 降到三千六百克, 整整下降了10%, 基本上是新生兒所允許下降的最低點。 護士們說, 要是再繼續下降, 體重紀錄表上就沒有地方畫了。 而我所能做的, 就是強忍著疼痛與疲憊, 堅持讓孩子多吃奶。 那幾天夜裡, 孩子沒有睡, 一直在鬧著吃奶, 我也沒有睡,一直在餵奶,到最後,我簡直是癱在床上,爬都爬不起來了。這樣的艱辛,得到奇跡般的回報,第六天早晨,情況開始好轉,女兒一夜之間增長了100克體重。到了第七天出院時,她的體重已經達到三千八百克,看來是會繼續回升了。

找到了原因,也就找到了解決辦法

為什麼會發生乳☆禁☆頭皸裂?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厚厚的國際母乳會"母乳餵養答案手冊",查詢這次母乳餵養的問題。一般來講"如果哺乳姿勢不正確"使母親的乳☆禁☆頭"而不是乳暈,受到過多的壓力"乳☆禁☆頭被反復摩擦"就容易造成乳☆禁☆頭竣裂"但我心中一直感到蹊蹺的是,我的哺乳姿勢絕對正確,為什麼還會導致如此嚴重的乳☆禁☆頭皸裂?

書裡羅列了乳☆禁☆頭皸裂的不同部位,。我的屬於乳☆禁☆頭頂端皸裂,可以看到一條橫向的裂口。導致這種皸裂的原因,不是哺乳姿勢不正確,而是嬰兒沒有正確地運用自己的舌頭――她沒有做到把舌頭伸到乳暈與下牙床之間,而是停留在口腔內部,不斷地摩擦乳☆禁☆頭,導致皸裂。嬰兒不能夠正確運用舌頭的原因也有幾種可能,最常見的是舌頭或者舌系帶過短。

我仔細觀察了miranda的舌頭,發現它的確總是在口腔內部向上捲曲,很少平放下來。我懷疑她是遺傳了我的舌系帶過短,但是有時候她的舌頭又能夠延伸到下唇外。

另外一個可能就是嬰兒在子宮內曾經吸吮自己的手指,這一點倒是確切的,有一次b超就看見miranda在吃手指頭。由於舌頭的位置不正確,嬰兒也不能夠保持有效吸吮,吸吮力經常斷開,吃奶時總是發出“咂!咂!”的聲音。miranda吃奶的聲音就很響亮,我也能夠感覺到她的吸吮力有節奏地斷開。家裡的阿姨說,“你聽這孩子吃奶多香!”我卻發愁地告訴她,這種聲音不是什麼好消息。

怎樣幫助小嬰兒學會正確運用自己的舌頭?

無論什麼原因導致miranda不能夠正確運用自己的舌頭,我的首要任務就是採取措施糾正她。按照書上的指導,我在每次哺乳之間給女兒進行“壓舌練習”(push the tongue down and out):將洗乾淨的手指伸進孩子的口腔,指甲朝下,讓孩子吸吮30秒,而後慢慢地將手指翻過來、指肚朝下向下壓孩子的舌頭,同時慢慢地抽出手指。練習過程中我明顯地感到miranda的舌頭在吸吮時很少延伸到下牙床外。這樣的練習幾乎是立竿見影,如果馬上餵奶,孩子的舌頭就會平鋪並且外伸。

隨著孩子慢慢地長大,吃奶有了經驗,效率也大大提高。她的舌頭位置問題一直沒有徹底解決,所幸這並沒有過多影響她對乳汁的吸收。按照書上說,像miranda這樣的孩子,體重增長會很緩慢甚至下降,但是我的女兒倒像氣兒吹的似地茁壯成長。她出生時的身高是48公分,按照身高體重比例算是矮個子,但月子裡簡直是直線上升,到了滿月,她已經躥到了57公分、5.5公斤。我的乳汁功不可沒,當初一切的煎熬,都是值得的!

寫在最後:

這次的經歷使我更加理解前來找我諮詢母乳餵養問題的媽媽們,她們中間有許多人體驗著比我艱苦數倍的困難。如果miranda是我的第一個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夠的信心和毅力堅持下來。陪住的阿姨曾經問過我,為什麼不放棄,給孩子餵奶粉,除了眾所周知顯而易見的原因外,其實miranda的特殊情況,讓她吃奶粉會更加困難,因為她的舌頭會堵住奶嘴的出口,無法進行有效吸吮。奶嘴只有一個出口,乳☆禁☆頭的溢奶口卻有十幾個,母乳餵養是唯一的選擇。

現在餵奶,早已沒有當初那樣的困難,我的乳☆禁☆頭也癒合了。我仍然需要協助女兒張嘴銜乳,她吃奶也還是“滋咂”有聲,但是曲折的道路已經走到盡頭,光明的前程已經來到。胖嘟嘟的女兒經常含著乳☆禁☆頭睜著美麗清澈的藍眼睛溫柔地望著我,好像在說“媽媽的奶好香好甜!”哥哥sam吃母乳一直到兩歲三個月,妹妹miranda肯定也會吃到兩歲多。一想到還有兩年這樣溫馨的哺乳時光,我的心中就充滿了甜蜜。

我也沒有睡,一直在餵奶,到最後,我簡直是癱在床上,爬都爬不起來了。這樣的艱辛,得到奇跡般的回報,第六天早晨,情況開始好轉,女兒一夜之間增長了100克體重。到了第七天出院時,她的體重已經達到三千八百克,看來是會繼續回升了。

找到了原因,也就找到了解決辦法

為什麼會發生乳☆禁☆頭皸裂?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厚厚的國際母乳會"母乳餵養答案手冊",查詢這次母乳餵養的問題。一般來講"如果哺乳姿勢不正確"使母親的乳☆禁☆頭"而不是乳暈,受到過多的壓力"乳☆禁☆頭被反復摩擦"就容易造成乳☆禁☆頭竣裂"但我心中一直感到蹊蹺的是,我的哺乳姿勢絕對正確,為什麼還會導致如此嚴重的乳☆禁☆頭皸裂?

書裡羅列了乳☆禁☆頭皸裂的不同部位,。我的屬於乳☆禁☆頭頂端皸裂,可以看到一條橫向的裂口。導致這種皸裂的原因,不是哺乳姿勢不正確,而是嬰兒沒有正確地運用自己的舌頭――她沒有做到把舌頭伸到乳暈與下牙床之間,而是停留在口腔內部,不斷地摩擦乳☆禁☆頭,導致皸裂。嬰兒不能夠正確運用舌頭的原因也有幾種可能,最常見的是舌頭或者舌系帶過短。

我仔細觀察了miranda的舌頭,發現它的確總是在口腔內部向上捲曲,很少平放下來。我懷疑她是遺傳了我的舌系帶過短,但是有時候她的舌頭又能夠延伸到下唇外。

另外一個可能就是嬰兒在子宮內曾經吸吮自己的手指,這一點倒是確切的,有一次b超就看見miranda在吃手指頭。由於舌頭的位置不正確,嬰兒也不能夠保持有效吸吮,吸吮力經常斷開,吃奶時總是發出“咂!咂!”的聲音。miranda吃奶的聲音就很響亮,我也能夠感覺到她的吸吮力有節奏地斷開。家裡的阿姨說,“你聽這孩子吃奶多香!”我卻發愁地告訴她,這種聲音不是什麼好消息。

怎樣幫助小嬰兒學會正確運用自己的舌頭?

無論什麼原因導致miranda不能夠正確運用自己的舌頭,我的首要任務就是採取措施糾正她。按照書上的指導,我在每次哺乳之間給女兒進行“壓舌練習”(push the tongue down and out):將洗乾淨的手指伸進孩子的口腔,指甲朝下,讓孩子吸吮30秒,而後慢慢地將手指翻過來、指肚朝下向下壓孩子的舌頭,同時慢慢地抽出手指。練習過程中我明顯地感到miranda的舌頭在吸吮時很少延伸到下牙床外。這樣的練習幾乎是立竿見影,如果馬上餵奶,孩子的舌頭就會平鋪並且外伸。

隨著孩子慢慢地長大,吃奶有了經驗,效率也大大提高。她的舌頭位置問題一直沒有徹底解決,所幸這並沒有過多影響她對乳汁的吸收。按照書上說,像miranda這樣的孩子,體重增長會很緩慢甚至下降,但是我的女兒倒像氣兒吹的似地茁壯成長。她出生時的身高是48公分,按照身高體重比例算是矮個子,但月子裡簡直是直線上升,到了滿月,她已經躥到了57公分、5.5公斤。我的乳汁功不可沒,當初一切的煎熬,都是值得的!

寫在最後:

這次的經歷使我更加理解前來找我諮詢母乳餵養問題的媽媽們,她們中間有許多人體驗著比我艱苦數倍的困難。如果miranda是我的第一個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夠的信心和毅力堅持下來。陪住的阿姨曾經問過我,為什麼不放棄,給孩子餵奶粉,除了眾所周知顯而易見的原因外,其實miranda的特殊情況,讓她吃奶粉會更加困難,因為她的舌頭會堵住奶嘴的出口,無法進行有效吸吮。奶嘴只有一個出口,乳☆禁☆頭的溢奶口卻有十幾個,母乳餵養是唯一的選擇。

現在餵奶,早已沒有當初那樣的困難,我的乳☆禁☆頭也癒合了。我仍然需要協助女兒張嘴銜乳,她吃奶也還是“滋咂”有聲,但是曲折的道路已經走到盡頭,光明的前程已經來到。胖嘟嘟的女兒經常含著乳☆禁☆頭睜著美麗清澈的藍眼睛溫柔地望著我,好像在說“媽媽的奶好香好甜!”哥哥sam吃母乳一直到兩歲三個月,妹妹miranda肯定也會吃到兩歲多。一想到還有兩年這樣溫馨的哺乳時光,我的心中就充滿了甜蜜。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