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搜索 分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 » 母嬰資訊

怎麼和老師溝通孩子的不足之處

(一)

家校溝通通常都會涉及權威問題,只要是父母覺得“孩子在學校上學,自己多少受制于老師”,那麼校方的權威感就產生了。因為這樣想的父母占多數,從而“老師做權威”也成為一個通常的現象。老師不僅是做孩子的權威,也做家長的權威。喜歡訓父母、要求父母,甚至“恐嚇”父母,用一件小事誇張到很大的方面,或者用現在的表現對未來投射很大的擔憂。

然而,任何的權威感都是我們賦予的,校方的權威感也不例外,如果父母處於平等的心態,對方也權威不起來。平等地溝通不在於對方怎樣,而在於我們自己是不是平等,

我們自己是平等的,對方沒有辦法不平等,他慢慢地就會進入平等。

不要討好老師、去打擊或者否認老師,我們直接做一個平等的、認真的、敞開的、尊重的(溝通),我們尊重老師、也尊重自己。進入這樣一個頻道,溝通就會進入建設性的,也只有平等的溝通,才是建設性的。

若達成平等性溝通,須先化解“權威”投射。在我們的心裡,我們不感到自己和學校的關係是“受制於”的關係,而是彼此需要和借重的關係。我們理應支持學校的選擇,但不意味著我們沒有選擇,我們有很多主體性可以發揮,包括要不要繼續在這個學校。

一個人越有主體性,就越能感知到自己可以選擇、正在選擇,主體性越低,就越覺得沒辦法,

覺得受制。這不取決於頭腦中的理由和“眼前的現實”,而取決於作為父母的我們,自身內在的權威課題修習的怎樣。

(二)

平等的溝通是我們尊重對方,我們也尊重自己;我們看重對方,我們也看重自己。在溝通中,是有對方、也有我們自己的,如果老師說什麼我們都唯唯諾諾,那是只有老師、沒有自己;如果只是覺得這老師水準太差、態度有問題,那實際上是只有我們自己,沒有對方。

平等的溝通,是有對方、也有我們,就是我們對於老師是有接收性的,我們的心裡是準備接收的,老師講的話有合理的、有價值的東西我們就去肯定、吸取,有共同的意願我們就去感謝和合作。

當我們能夠給出老師尊重,我們自然認出老師講話的合理性,

認出他話語裡的責任感和愛意,認出他的良好的願望,我們就可以和他連接。至於一些具體的觀點、具體怎麼做,我們都能去探討、去問詢,我們抱著一個態度:雙方不一定要達成共識,存在不同也是可以的。只有平等的交流,才是一個有效的、彼此受益的。

(三)

請允許我零散地舉例。

A 核准焦點

老師講了很多話,孩子最近紀律也不好、做業也不積極,不講衛生等等。如果是這樣的話,老師的話裡面,信息量挺大、點很多,我們是無法給出回應的。

這時候我們可以去追問:“老師,我覺得您說的話都很重要,您可以一個個的和我講嗎?(或您最想告訴我的是什麼?)”,核准焦點才能推進交流。

B 深入交換

老師說,“孩子就是父母的鏡子”或者“孩子就是家長的影子”。

通常老師在講這句話想傳達的是:孩子有什麼問題,反映出家長有哪些地方沒做好。通常是有這樣的指責和期待在裡面。

如果我們因此而感覺到不舒服,那我們就沒有發揮,我們自己就沒有“站起來”。就是好像對方用一句話,給我們穿上了一件衣服,把我們箍得很難受,我們覺得很不舒服、很難過,然後開始不喜歡這個老師。這是父母沒有自已的表現,有自己的表現是:雙方是平等的,不在意對方說什麼,而都能去如實應對。

實際上, 這時候就可以問:“老師,我同意您說的。那麼,您在鏡子裡看到了什麼?”這是一個對溝通的推進。這不是一個被動地接受老師的評價或者情緒,而是一個對溝通的推進。

孩子是家長的鏡子,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它是有合理性的,所以我們可以認同。這個認同不是一個手段,不是為了達成一個好的溝通的手段,而是它本來就是可以認同的,這裡面是有合理性的。

這個推進是:那麼你從鏡子裡看到了什麼?你看到的可能和我看到的不同。有可能你看到了很有價值的東西,那我願意去聽你說的這部分。有可能你看到的只代表的是你的觀念、信念,而你的信念和我的信念是不同的,這時候我也允許有不同的信念存在。我會告訴你我是怎麼想的。我不會要求自己去適應你,獲得你的理解、認同,我也不會把我的信念強加於你,我尊重你的看法,也告訴你我怎樣看。

C 轉化方向

比如老師講:“這孩子的自律性太差。

”那我們就可以去問:“是,老師,我也這麼覺得。那麼,您覺得怎麼可以去提高一個孩子的自律性呢?”如果老師說要我們多加管理,我們可以繼續問“您是說,孩子的自律性來自於我們的約束嗎?”

比如老師說:“你看他老是不聽講,他的學習該怎麼辦?他的成績這麼落後。”我們可以去說:“謝謝您對孩子這麼看重,那麼,我們可以怎麼幫助他呢?”或者可以說:“您覺得他為什麼會這樣呢?”即便老師的話語裡含有批判和擔心,我們可以去把他扭轉為一個探討。我們可以去請教老師,我們不是以老師為權威,而是去請教。他能夠提供一個有價值的建議,當然很好;如果他不能夠提供,那麼他在指責的時候,他也會收回或者減少他的指責,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總之,當我們遇到來自老師的期待或批判,我們先感謝老師的看重和關心,然後去請教或者商談如何轉變。不管老師說孩子哪些地方不夠好,我們都可以去問:“您是怎麼理解的?您覺得是什麼原因讓孩子會這樣?您對他有什麼建議?您覺得給孩子提供什麼樣的幫助?”這樣就把溝通的性質轉為建設性的了。

D 表達懇請

有時候老師的做法並非無可商榷,這很自然,老師和我們一樣都不是完美的,沒有誰應該怎樣,當老師出現不當言行的時候我們可以懷著尊重去表達懇請。比如,老師說孩子上課老不聽講和別人說話,然後批評孩子:“你自己不學習,還不讓別人學習嗎?他怎麼老是影響別人,這樣我們怎麼上課!你這樣的學生我教不了了!”

這裡面,老師有一個合理性,就是說――他作為老師,他去維護課堂的紀律。我們可以肯定這部分,就是和老師說:“老師,我同意您做的。我覺得您說得對。不過,我懇請您只去提醒孩子,不必要去做延伸。如果您提醒他無效,那麼您就通知我,我找他談,您看這樣可以嗎?”

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總之,當我們遇到來自老師的期待或批判,我們先感謝老師的看重和關心,然後去請教或者商談如何轉變。不管老師說孩子哪些地方不夠好,我們都可以去問:“您是怎麼理解的?您覺得是什麼原因讓孩子會這樣?您對他有什麼建議?您覺得給孩子提供什麼樣的幫助?”這樣就把溝通的性質轉為建設性的了。

D 表達懇請

有時候老師的做法並非無可商榷,這很自然,老師和我們一樣都不是完美的,沒有誰應該怎樣,當老師出現不當言行的時候我們可以懷著尊重去表達懇請。比如,老師說孩子上課老不聽講和別人說話,然後批評孩子:“你自己不學習,還不讓別人學習嗎?他怎麼老是影響別人,這樣我們怎麼上課!你這樣的學生我教不了了!”

這裡面,老師有一個合理性,就是說――他作為老師,他去維護課堂的紀律。我們可以肯定這部分,就是和老師說:“老師,我同意您做的。我覺得您說得對。不過,我懇請您只去提醒孩子,不必要去做延伸。如果您提醒他無效,那麼您就通知我,我找他談,您看這樣可以嗎?”

 相關用戶問答
下一頁
推薦給朋友吧!
搜索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